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鸿声里

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日志

 
 

【旧文】关于张智霖的几篇文  

2011-10-25 21:47:21|  分类: 戏如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心血来潮,在百度登陆了很久不用的“雪泥孤鸿”这个名,发觉有人回复了一张很久以前的贴,忽然发现原来有几篇关于张智霖的剧集的评论居然没有存在这里啊。(偶不是拿来凑数,话说当年偶还是很喜欢张智霖的,先贴着,回头重温一下下《胜者为王4》,然后写文。)

记忆最深处——随笔《黄浦倾情》


“情因你倾,投身火里,一分也没余剩,无视世上,秋霜和冬雪,滂沱雷雨劲……”
一曲熟悉的《倾情》响起时,心头竟有一刹那的恍惚,思绪仿佛又回到许多年前的那个夜晚——指尖在遥控器上漫无目的地轻按,目光百无聊赖地在电视屏幕上游走,见到鸿飞的刹那,才有片刻的停留,只因这全然陌生的,略带稚气的脸上,有那样一双疲惫而忧郁的眼睛。
喜欢一个人,喜欢一部戏,有时候很难解释原因,现在回想起来,那次的偶然隐约有些宿命的味道。只是不经意的一瞥,让向来对电视台播放的剧集嗤之以鼻的我,将《黄浦倾情》看到了最后。
   从来不认为《黄浦倾情》是一部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剧集,相较TVB层出不穷的台庆巨制,它显得简单而粗糙:老套的情节,虚假的布景,小成本的投入,彼时尚未成名的主演,都削弱了它的吸引力。然而,为什么偏偏是它吸引了我的视线?又或者说是《黄浦倾情》还是鸿飞留住了我的目光?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很喜欢张智霖的表演,偏爱他所演的角色。从《天地男儿》中执著正直而略带傻气的罗子健到《射雕英雄传》中憨厚耿直的郭靖,从《谈判专家》中开朗乐观,随遇而安的杨光到《澳门街》中那个善良、重情却退让隐忍的文初,甚至是那个充满琼瑶味的,与原著大相径庭的《白发魔女传》里的卓一航,都令我喜爱。然而,最终能令我感动牵挂的却仍然是鸿飞,那个笑容纯净,却永远也摆脱不了忧郁的大男孩,那个面对死亡镇定果决,面对感情却犹犹豫豫,进退两难的男子。在那个动荡不安,充满着对名利的欲望的年代,在那个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城市,鸿飞的身影,显得那样孤独和独特。
与其它的港片相同,鸿飞作为杀手的出场是毫无新意的一场枪战。阴暗的货仓里,鸿飞和龙五为了争夺一箱货物和人展开枪战,胜利的自然是他们。只是当鸿飞的枪口对准敌人的时候,眼中竟闪过一丝不忍和犹豫,只为了这一瞬间的迟疑,鸿飞差点遭人暗算,幸好龙五在他身后毫不犹豫地出手,才替鸿飞解除了危险。但也就在这一瞬间,我看到了这个貌似寻常的杀手与众不同的地方,只因为他的不忍。这是鸿飞与龙五的本质区别,龙五为了生存可以不择手段并且心安理得,他认为这就是生存的法则,但是鸿飞的心里会自责和内疚,因为他明知自己所作的一切是错的,也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他自己,只是为了报答龙五的恩情。
一直很讨厌龙五,粗鲁、自私,专横霸道,自以为是,总是将别人的沉默当作没有主见,尤其是他对鸿飞指手画脚,完全无视鸿飞的想法,实在令人厌恶。所以,和龙五在一起的鸿飞,纵然重情重义,机智冷静,却有着更多令人不快的隐忍。虽然我欣赏他对龙五的兄弟情,可还是质疑他为龙五牺牲这么多是否值得。因为相对鸿飞做的一切,龙五当年的一饭之恩根本不值一提,更何况他只是为了补偿对自己亲弟弟的内疚,不是真正想关心鸿飞。记得《笑傲江湖》里,令狐冲对岳不群的养育之恩念念不忘,盈盈却说:“像你这样的人,到哪里都能好好活下去,没有他收留也不见得就饿死了。”同样的,没有龙五,鸿飞也许不一定能过得更好,却也不见得会饿死街头,而可以肯定的是,没有龙五,鸿飞的一生便会少了很多的不幸。
好在龙五很快就被抓进了监狱,剩下鸿飞为了救他而四处奔走。摆脱龙五束缚,独自一人的鸿飞,开始显露出他的真性情,因而有着更为动人的魅力:他会为了救敌人冲进火场冒险;也会为了救青阳而恶狠狠的说“你不跳我就把你扔下去”;他可以为了救龙五而绑架月白,却也可以为不让月白失望而为她点起火柴当生日蜡烛;他可以为了救龙五而不惜生命的代价去求童世舫,却会在童世舫想将他收为己用的时候骄傲地拒绝。那样的鸿飞,做什么似乎都是为了别人,然而让人记住的却是他自己——这个善良睿智、勇敢果决而又孤傲的男子。
一直认为鸿飞是一个把自己隐藏的很深的人,相对于龙五的热烈极端,鸿飞带给身边的人的,是一种淡然而柔和的温情,他很少在人前真正流露自己的情绪,习惯躲在黑夜中面对自己的欢乐和忧伤,也许只除了南星。面对南星的鸿飞,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完全是另一种样子。
很怀念鸿飞初见南星时唇边不经意扬起的一丝微笑,单纯自然,夹杂着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怦然心动。从这一刻起,这个似乎对生死都漠不关心的杀手,在我的心里改变了模样。看似复杂神秘的他,其实内心单纯热烈,见到自己心仪的对象,就不由自主地流露最真实的一面,毫不掩饰。我想在以后那么多思念彼此的日子里,码头的相遇一定是他们最怀念神往的一段,倘若人生不可能如初遇时那般美好。
我在想如果没有这段杀父之仇,鸿飞和南星之间会有怎样的发展?也许相爱是必然的,只是不会这样刻骨铭心,生死不渝。他们的阻碍,应该会来自世俗,毕竟,一个有学识的外交官的女儿和一个黑道杀手之间的感情,不会发展的那么一帆风顺。如果真是那样,也许依旧缠绵动人,但这个故事,就不会如此动人心魄,回肠荡气。
其实我一直不喜欢看鸿飞在南星失明时和她相恋的那些片断,因为不忍。看着鸿飞一步步不由自主地泥足深陷,他看着南星的眼睛里有越多的深情,脸上有越多幸福的笑容,他就离不幸越接近。我想鸿飞必然是预计到南星会有知道真相的一天,所以他异常地珍惜每一分钟的相聚,仿佛那是在透支幸福。我怀疑假如南星的眼睛不是那么快复明,鸿飞终有一天还是会告诉她真相,因为他是那样坦荡的一个人,他又怎会忍心欺骗自己最爱的人?又怎能忍受活在谎言之中?鸿飞让南星看到他,真的是因为避无可避,还是在寻求一种解脱?在那样的情况下,他完全可以让南星找不到他,让南星以为他真的从世上消失,然而他还是选择面对——面对南星的仇恨,面对这段感情的幻灭,面对可能到来的死亡。
当南星手中的刀刺进鸿飞的胸口,当鸿飞终于倒在地上,再也无力追回南星,我竟觉得他是幸运的,倘若当时他就那样静静的死去。
因为那样,他就不用再忍受失去南星的锥心之痛,他就不用每天用一个谎言去掩饰另一个谎言,他就不用再面对独自思念南星的无望和孤独,他也不用再面对南星的仇恨和矛盾,倘若他就这样死去,这一切的一切,都只属于南星。
然而命运不会轻易放弃对人的折磨,所以鸿飞被留下了,留在一个没有希望的世界。于是很多次,我看到鸿飞独自在窗前吹着一首令人心碎的曲子,琴声在风中细碎地散开,散得好像鸿飞萧瑟零落的心。我不知道鸿飞是怎样才能够做到完全隐藏自己的忧伤,怎样面对龙五喋喋不休的教训,怎样才能做到若无其事地面对所有人,只有当他和敌人毫不在乎地赌命时,才让人惊觉他的伤竟然是那样深——他可以那样从容的面对死亡,只因他不想再独自度过一个又一个没有南星的漫漫长夜。
他以为永远不可能再见到南星,却怎知,相见争如不见。
自负的人似乎从来都只会弄巧成拙,自作聪明龙五强迫南星原谅鸿飞,却不知道自己给鸿飞带来了更多的痛苦和彻底的绝望。望着在宋怀光的怀里瑟瑟发抖,视他如陌路的南星,鸿飞终于知道,他应该放手了,因为有人会比他更好的照顾南星,有人可以给南星他给不了的幸福。于是他转身,平静而黯然地说“再见”,他告别的不仅仅是南星,还有对这段感情和对生命所有的期望和念想。生命之于鸿飞,从来都不那么重要,此刻,更成了一种难以挣脱的负累。
不是没有设想过自己的死亡,不是没有真正面对过死亡,所以当宋怀光的枪口对准眉心时,鸿飞依然淡定从容。他异常平静地望着南星,从不曾这样贴近死亡,也很久不曾这样轻松坦然。他知道枪响时,他终究可以偿还他欠南星的债,他终于可以抚平南星心里的伤和恨——如果注定不能摆脱命运的捉弄,那么无牵无挂地走,是他最好的归宿;如果注定没有带给她幸福的能力,那么用血洗尽她心里的仇恨,何尝不是对他最好的成全。鸿飞安然地闭上双眼,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他在心底如释重负的叹息。
枪声如预料中那样响起,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生死一线间,救他的居然是南星。再多口是心非的辩驳,都不能让南星否认对他的深情,曾经幻灭的希望,又在鸿飞的心中复燃,然而事实却给了他更残忍的一击,在他终于有勇气相信南星依然爱他的同时,却也让他明白南星永远不会原谅他的决心。
南星走了,彻底消失在鸿飞的视线之外,失去南星的鸿飞连伪装的力量也已经失去,整个城市都已经成了空的,上海,已经没有了留恋的理由。我异常反感此时的龙五,他居然还会怀疑鸿飞要和他争老大的位子,相处多年的兄弟,他竟然可以完全无视鸿飞的痛苦失落么?心灰意懒中,鸿飞回到了久别的故乡,站在故居的门外,景物依旧,人事全非,斜阳残照里,鸿飞的背影,显得格外孤独,也许他想回来从头开始,却已经不知道如何从头开始。
很多人不喜欢月白,觉得她是鸿飞和南星之间最大也最没有必要的障碍,然而我却还是很欣赏她千里迢迢来找鸿飞的勇气,而且在那样的情况下,其实她真的帮到了原本可能一蹶不振的鸿飞。我不想评判鸿飞和月白那一晚的冲动是对是错。我只能说,那是命运又和他们开了一个玩笑,让鸿飞和南星的感情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转机。
我不是鸿飞,所以我不清楚在他听到南星说原谅他的时候,心里有没有想过月白,我只是相信,他对月白说“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时候,绝对是真心的,只是,他更不可能放下的是南星。从他再见南星的那刻起,他注定要辜负和亏欠月白。
从未见过鸿飞这般的犹豫,从未见过他这样患得患失,尤其是当他误会南星和宋怀光关系非比寻常时,更是全然没有了一贯的优雅从容,也许是因为在感情和责任之间,鸿飞已经耗尽了心力。我无意苛责此时的鸿飞是如何的优柔寡断、拖泥带水,假如他可以完全不顾月白而去,又或者他可以只顾责任而放弃南星,那么,他无论多么深情或多么有责任感,都不可能是我们喜欢的鸿飞。
鸿飞最终选择了月白,我丝毫不感到意外,虽然我不喜欢月白,但是在这段纠结的感情里,月白是最无辜的。而以鸿飞那样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心安理得地离开,即使他已决定了不负责任,这个决心也不堪一击,因为他知道,他爱南星有多深,月白爱他就有多深,他逃不过内心的自责。
所以当他看着月白为了他而生死未卜时,逃离的勇气,终于在一瞬间崩溃。病床前,鸿飞为了救月白而向她许下了一生的承诺,我同情生命垂危的月白,我同情伤心欲绝的南星,但无疑,我更同情鸿飞。这个承诺,使他注定将辜负两个对他最重要的女人,也注定他的生命里从此不会有快乐——然而,他别无选择。
很多人指责南星和鸿飞在结婚前夜越轨的举动,既然已经决定分开,就不应该如此的拖泥带水,纠缠不清。可不知为什么,我总是无法从道德的角度来苛责他们的行为,或者是因为月白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单纯,又或者是我能体会他们心中的痛苦和不甘——没有一个好的开始,那么就留下一个美好的结束。浦江边的一吻,缠绵的一夜,若是抛开了责任或道德观念,确然很美,那种绝望的美丽,虚幻到毫无真实感。不过有过那样一夜,那样不顾一切,抛开一切恩怨情仇,道德伦理的束缚的一夜,不论对南星和鸿飞抑或是他们的感情,都可以说是此生无憾了。我相信南星是下了决心要把一切结束,她早已准备好承受天亮之后的分离,只是她没有想到会有那样的意外。
小雨的降临真的只能是一个意外,却也要庆幸有了这样的意外,才使鸿飞和南星之间永远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缘。当南星终于决定逃离上海,逃去心灵的避风港法国时,唯一能给她安慰的,只有即将诞生的小雨。三年,尽管那是有宋怀光呵护的三年,我还是愿意相信,小雨是南星最大的快乐。倘若不是宋怀光要回到上海,那么南星的后半生也就这样平静地度过了。
三年,对一个人来说,长得可以忘记很多事,又短得不足以忘记一个人,而南星和鸿飞却属于后者。记忆是很奇怪的东西,它可以在一段时间里沉默,却很难磨灭。上海对于南星来说,是一种劫数,当她回到熟悉的城市,从她再见鸿飞的那一刻开始,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感就已被触动,原来她从来不曾忘记他,而他竟也一样。
看着鸿飞任性地一次次地去找南星,看到鸿飞为了南星做出以往从未有过的不绅士的举动,我无语。或者我应该责怪鸿飞的冲动和不负责任,或者我们应该要求鸿飞检点自己的言行,然而每每还是不忍,只因夜阑人静处鸿飞无奈的眼神。我相信鸿飞的确想做一个好丈夫,可是却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他想照顾月白一辈子,实践他一辈子的承诺,可是一辈子太长,长得他无法始终为月白虚构出无爱的幸福,长得他藏不住自己的思念。
然而他终究还是决定割舍,假如不是小雨的身世被揭穿,假如不是宋怀光威胁鸿飞卷入政治的漩涡,那么鸿飞和南星之间也不可能有复合的机会。很难想象鸿飞知道小雨是自己女儿时的心境,惊讶?欣喜?或者是不满?所有的情绪都在看清局势后转为担心和恐惧——他怕自己还没有机会和女儿相认就已经失去她,他更怕南星会因此而痛苦心碎。鸿飞不得不答应宋怀光的要求,他可以舍弃一切,却不能看到南星的伤心。
上天总是要给鸿飞一些很难做出的抉择,当宋怀光用小雨要挟他时,龙五却同时用绑架月白来威胁他。牺牲月白或是牺牲小雨,鸿飞必须选择,却无法选择,一世的伤心或一世的内疚他都承受不起,于是我们惊讶地发现,一贯优雅温和的鸿飞,竟开始频繁地大发雷霆,他的心乱了,但头脑却异乎寻常的清醒。
说实话,除去那些拖泥带水的感情戏,我很欣赏这时的鸿飞,他终于显露出上海大亨的气度,也显示出正直果决的一面,在此之前,我多少觉得他有些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因为他拒绝用董先生去交换月白。我不想去赞美鸿飞顾全大局,爱国爱民的举动,事实上,凭董先生的几句话就让鸿飞完全明白那些民族大义并且身体力行,极不合理。我情愿相信,他做出这样的决定完全是由于自己本身的性情,就如他自己说的:“就算董先生只是个普通的老人家,我也不能这么自私让他去送死。”鸿飞不是龙五,他不可能为了自己就去牺牲别人的性命,他情愿在被东叔逼得百口莫辩时说:“如果我救不出月白,我也会赔上我自己的命”,也不会用无辜者的命去换月白的命。我感叹鸿飞彼时的进退两难,却更欣赏他的坦荡。记得龙五在杀死董先生时对鸿飞说:“我不会杀你,我要让你试试像条野狗被人追杀,生不如死的滋味。”龙五完全错了,无论如何,鸿飞不会如丧家之犬那般逃亡,正如当年在那场生死赌局上那样,即使会面对死亡,鸿飞也决不会逃避。又或者,鸿飞早已经料到一切不会轻易的结束,而这个结局,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一种。
因为董先生的死,鸿飞被关进了军政部的大牢,假如不是南星求助于宋怀光,恐怕他真的成了政治的牺牲品。但我却异常喜欢他和宋怀光在狱中的对饮,两个真正重情重义的男子,终于像朋友一样面对面的谈心。曾经的恩怨情仇,所有身份立场上的对立此时都不存在,只有醇酒的芬芳和迟来的惺惺相惜。我一直在想,剧中所有的人里,最有资格成为鸿飞朋友的人是宋怀光,因为他们同样的执著,也同样的高尚。宋怀光最终放走了鸿飞,不仅仅是因为南星,也是被鸿飞所折服。
于是最后的一刻,宋怀光成全了鸿飞和南星,但是当我看到南星带着小雨无助的站在码头,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重获的生命对于鸿飞是幸还是不幸。南星,月白,青阳,三个爱他或者被他所爱的女人终于都留在了他的身边,然而一切的难题却都没有解决。一边是妻子,一边是自己最爱的人和女儿,鸿飞知道,选择权不在自己的手上,可是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可能对她们造成伤害,他只能沉默,直到意料之外的那天的到来。
谁也没有想到月白和南星都会选择离去,但即使知道,鸿飞又能做什么呢?也许他可以留住她们,却不可能给她们幸福。
战争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却也给了人重新审视自己的机会。与青阳失散的鸿飞带着当年的合照独自走向未知的旅途,当他看见月白身穿修女服,快乐地救治着伤员时,他明白,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需要自己照顾的小女孩。如释重负的鸿飞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的路,然后跨上了开往前线的卡车。有些出乎意料,却也合乎情理,鸿飞那样的男子,是该在乱世中有一番作为,活了,换一个心境,死了,也轰轰烈烈。
八年的岁月转瞬即过,变换了时空,不变的是心中那份执著的想念。许是天意,胜利归来的鸿飞尚未洗尽一路风尘,就在这个熟悉的城市里重遇往昔的种种。冥冥中似有无形的牵引,钟表店中怀表的音乐声吸引了鸿飞的视线,那一刻,失而复得的喜悦在他沾染了岁月沧桑的脸上荡漾开去,原来该遇见的终究还是会遇见。
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循着熟悉的乐声,鸿飞来到承载着太多回忆的湖畔小筑,大门开启,南星走出的刹那,我仿佛感受到了鸿飞百感交集的欣喜。一切都不可能回到过去,一切都已在岁月中改变了模样,但终于,还是能重逢。
阳光里,一个沉默的拥抱,一切尽在不言中。我知道那样的结局太过虚幻,太过刻意,然而我还是觉得那是最好的结局,就如同记忆中的鸿飞,我不要求他的完美,却希望他能够幸福。

PS:话说二十岁的时候,我被《黄埔倾情》深深地感动过。可惜那时没有网络,所以也没想着写啥文。

谁人真懂你?谁人真爱你?——致文初

记忆里的童年是一场恶梦,当母亲的手残忍地夺去你天真无邪的快乐,当那个冷酷的转身带走你对母爱的依恋,当你无助的哭泣回响在医院清冷的走廊,你的人生,仿佛从此注定了要与幸福擦肩而过。
也许在你的潜意识里,总是以为那一次惊恐的哭声,令母亲狠心地离去,所以你选择了将痛苦隐藏在沉默的背后,却用微笑来面对整个世界。
印象里的你,总是一路笑声,一路笛声的穿过大街小巷,当单车载着君好从那长长的台阶飞驰而过,你的笑,纯净得如清晨那一缕淡淡的阳光。那时候,你真的觉得自己很幸福,虽然你失去了声音,你失去了妈妈,但是你有娇姨,有君好,有金胜,有海景叔……有那么多深爱你的人在你的身边。
于是你不会怨恨,你安心地接受你的命运,因为你的失去终究让你换来了更值得珍惜的一切,直到有一天,你们的生命里多了一个叫司徒礼信的男人。
原来不属于你的,终究不会属于你,多年的相依为命,其实是你预支的幸福。你看到娇姨看着礼信的眼睛里,有越来越多的赞许,你看到君好面对礼信的时候,带着从未有过的依恋,你听到所有人都在称赞他们天生一对的同时同情着你的残缺,你依然微笑着,只是掩饰不了转过身后那一抹深邃的落寞。然而,你还是选择了沉默,选择了站在君好的身后,在每一次她需要的时候出现
人与人的感情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一击?我真的无法明白,娇姨要把你抛弃在珠海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难道只是因为你喜欢君好?只是因为你对君好那自卑隐忍而永远不会说出口的爱,就可以把二十年的相处的情感一笔抹杀?当你用乞求的目光说着“我怎么会看上君好?她是我妹妹。我永远不会喜欢她”的时候,娇姨是不是意识到了她的残忍?她养育了你那么多年,却原来一点都不懂你?即使没有她的要求,即使没有你对她的承诺,这一生,你都不会把自己的深情告诉君好,你甚至比娇姨更在乎君好的幸福。娇姨所做的一切,只是让你将自己的伤口生生的剥开。
好在你还有金胜,你还有礼信,他们一个是你从小到大的兄弟,一个是真心关怀你的朋友——友情,是生命里唯一的安慰。然而金胜却从来都不明白你,在他的世界里,爱与不爱,都是那样简单纯粹,他不明白你爱君好的程度,是可以放弃和她在一起。也许明白你的是礼信,他执著着要让你恢复说话的能力,因为他想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然而他不会想到,他的大度和高尚,恰恰剥夺了你最后一点自私任性的理由,无论你再爱君好,你也不会让自己成为礼信失去君好的原因。
那一个流星雨划过的晚上,你终于可以单独面对君好,你终于听到君好说:“我希望你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是像我喜欢你那样喜欢我。”然而你却微笑着说:“我当然喜欢你,因为你是我妹妹嘛。”君好不懂你说这句话时候的心痛,你却太了解君好,你知道君好此时的失望。但失望仅仅是失望,不是心痛,你知道终究有人能够安慰她。于是那个晚上,君好和礼信度过了浪漫的一夜,你的琴声却凄楚地飘散在沉沉的夜色里。
我从来不去想君好是不是值得你爱,却总是质疑着君好对你的感情,也许那不是爱,那只是一种害怕失去的心情。因为没有人会比你对她更好,她太依赖你对她的宠爱呵护,由始至终,也许都是她在假想着对你的爱情。所以当所有人都看出你和海琳在做戏的时候,她却那样轻易相信你的移情别恋,或者,这是她给自己的离去找到的最好的理由。教堂前,你拥着海琳入怀,海琳泪流满面地问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君好会很伤心。”当她为了君好的伤心而伤心的时候,她可曾知道,你平静的目光下,有一颗千疮百孔的心。你放走了君好,却选择永远将她留在自己的心里,你不让她带走一丝牵挂,甚至为她找到了决绝的理由。
也许这世上,真的没有人能够懂你,没有人明白,你要的幸福究竟是什么。仍然记得结尾处,那次意外的重逢,美丽却又恍如隔世。你淡淡地笑着:“你好,祝君好。”千言万语都消融在那一刻深情地注视,而你终于看到一个生活美满的君好。
也许我真的不应该伤感,或者那就是你所要的幸福?

                                                                            成长的代价——我看《天子屠龙》
开始的时候,玄烨真的只是一个孩子。
聪明好学、贪玩任性,和所有的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一样,他眼里的一切都显得单纯而美好。对于他来说,生活除了读书写字,骑马射猎,就是和冰月一起拨弄从汤玛法那里搞来的希奇古怪的东西,再不然就是听太皇太后和蔼的训导,简单而幸福。唯一不同的是,他是皇帝,他是爱新觉罗玄烨,一个背负着表面风光,实则已经内忧外患的大清江山的努尔哈赤的子孙,于是年少的欢乐,注定不会比他期望得来的长久。
相比起很多帝王剧中的康熙,这个玄烨要幸运的多,虽然他小小年纪被皇阿玛发配到了别苑,皇额娘又匆匆忙忙的撒手尘寰,可是却有太皇太后的关爱教导,有冰月的朝夕陪伴,还有辅政大臣鳌拜对于他的近乎父爱的感情,这些使得这个自幼登基的帝王,仍能保有少年心性。乐观的心态。
然而人,终究是要长大的,对于普通人来说,成长犹如孩提时学走路,跌倒爬起,受伤受挫都是应有的代价,而对于一个帝王来说,成长的代价无疑昂贵的多。
我以为,玄烨开始长大,是因为倭克的死。这个在剧中无足轻重的人物,却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玄烨人生的转折。在此之前,玄烨不知道一个任性的决定,会害死一条无辜的生命;不知道自己对鳌拜的轻信,会造成怎样严重的后果;更不知道一个皇帝,也会有无可奈何,无力回天的时候,而他的皇权其实摇摇欲坠,仅仅是个摆设。他第一次意识到,皇位非但不能令他为所欲为,而且会带给他比常人更多的束缚。
然而他毕竟只是个孩子,所以在面对太皇太后语重心长的教诲时,他的内心虽然有些茫然,但更多的是后悔——一个孩子犯错之后的懊悔,后悔完了,仍然高高兴兴地去哄生气的冰月,仍然继续他那些孩子气的玩乐。就像是小孩子跌倒了爬起来,连手上的皮都没有蹭破,没有伤疤,自然也记不住疼。
真正让他懂得身为帝王的无奈的,是汤玛法的死。
如果说倭克的死,玄烨或多或少要负上些责任的话,那么在汤玛法这件事上,他是完全理直气壮的。作为一国之君,为了替一个朋友洗清莫须有的罪名而绞尽脑汁,甚至低声下气地恳求自己的臣子,他已经很委屈了,然而结果却令他大受打击——在他不顾自己身上的伤而赶去刑场,终于及时从屠刀之下救回汤玛法的时候,汤玛法却已经心力交瘁而死。面对多年的忘年之交含恨而终,玄烨开始承认一个事实,无论曾经的一切怎样的美好,无论曾经有怎样深厚的感情,在权力和欲望面前都显得那样微不足道,所有的人和事都可以改变得面目全非。平生第一次,他开始怀疑自己作为帝王的能力,如果连身边的人也保护不了,如果连自己最信任的人都会背弃,那么这个王位又有什么意义?那一次,玄烨病了,病情并不严重却是心力交瘁。他黯然地对冰月说:“我记得有一晚发高烧,鳌拜也好像冰月这样不眠不休地照顾我,真没想到,他现在居然变成这样。”那时的玄烨,茫然而沮丧,但好在他还有一个冰月,一个永远也不会变的冰月,只是他不知道,世事有时候比人心更善变。
很多人说皇帝不会有爱情,因为他身边的女子实在太多,以至于无法对任何人专情,然而世人却不知道,皇帝也许根本没有专情的权利,甚至于连任性地占有都是一种奢望和罪过。
那日在王庄,玄烨替冰月画眉,以张敝自比,言者无心,听者却是心如鹿撞,虽然他们是兄妹,但这份兄妹情却一直不那么纯粹。许是天意吧,同一天的午后,玄烨和冰月知道了他们不是亲兄妹的事实,面对这个惊人的秘密,这两个心思单纯的孩子,除了震惊,更多的是连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欣喜,从那一天起,玄烨和冰月的感情日渐明朗,而与此同时也注定了悲伤的结局。
爱到难舍难离又怎样?作为一个皇帝,在现实面前,再美好的爱情都只能被视作年少轻狂,都只能是走投无路。如果不公布冰月的真正身份而娶冰月,不仅仅会让自己失去皇帝的威严和大臣的敬仰,更会令三藩作乱,危及大清江山,假如公布冰月的身世,却会让安亲王罪犯欺君,满门抄斩,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和冰月在一起。当太皇太后心平气和地将利害剖析给他听的时候,他在理智上已经承认这是事实,然而内心却仍然无法接受,“我不做皇帝了”,貌似负气的一句话,其实是他最后的挣扎,只可惜这挣扎终究是无力。
礼乐响起,望着盛装的冰月缓缓走出朝堂,望着冰月泪光盈盈不舍地回首,他想唤回她,却在太皇太后殷切担忧的目光中沉默。他徒劳地伸出手,没有抓住冰月,却只抓住了尚未来得及送出的珠钗,那是他许给冰月的生日礼物,只是这一去,他日重逢,不知天涯何处?
泪,划过面颊,他的,冰月的,在分离的那一刻,流进了彼此的心里。
看着冰月为他守身如玉而不惜让丈夫纳妾,看着冰月整日捧着他送的鼻烟壶失魂落魄,我却在怜惜着玄烨——他,是连缅怀这段感情都成了一种奢望。背负起江山社稷也许不是他的本意,然而既然已经背负了,就不容再放手。终于,礼乐又响起了,这一次,新人却是他自己。新婚之夜,他用最拙劣的借口逃出了皇后的寝宫,然而他却逃不过自己的责任。
今夜过了,还有下一夜,还有无数个日日夜夜,靖南王世子可以有其他的姬妾生儿育女,大清却只能有一个皇帝来延续香火。这是他的宿命,他的责任,无论他愿意与否,他终于接受,只是结果还是在他的意料之外。听着贤良淑德而又识大体的皇后教导他要让后宫“雨露均沾”并且将他赶去其他嫔妃处,我不禁苦笑不已,他终于被改造成了真正的帝王。
舍亲人以笼络臣子之心,娶臣女以获得权臣支持,佳丽三千朝秦暮楚——古来的帝王,不外如是,只不知是否一样的无奈?
也许这就是太皇太后所说的“成人”,走到这一步,玄烨终于符合了亲政的条件,因为一个帝王应该具有的舍弃、忍耐、委曲求全,他都已经学会。
从此,玄烨不再那样任性,不再那样贪玩,不再那样天真,只是,也不再有那纯净而无忧无虑的笑容——原来成长最大的代价,是单纯的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614)|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