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鸿声里

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日志

 
 

人间所事堪惆怅,莫向横塘问旧游——随笔《步步惊心》  

2011-10-20 22:25:28|  分类: 戏如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一   剧情篇

 “停在这里不肯走下去,让悲伤无法上演,下一页你亲手写上的离别,由不得我拒绝……”

         《三寸天堂》婉转忧伤的旋律尚未散尽,《步步惊心》却已经画上了句点。短短一月之间,从小说到电视剧集,这个故事两度令我体味到“九子夺嫡”这段历史残忍血腥的背后深蕴的无奈和悲凉,也因此在多如恒河沙数的网络穿越小说中,《步步惊心》显得尤为特别。

          “九子夺嫡”的情节之于我并不陌生,无论是二月河的历史小说《雍正皇帝》还是ATV近乎原创的《君临天下》,无一不是在这段历史中取材,而众多的穿越小说作者也不约而同地将故事背景选在了风雨飘摇的康熙末年。或许是因为愈激烈的争斗,便愈容易衍生出动人心魄的故事,愈能让人看到人心在情义与名利之间的挣扎和煎熬,就这一点而言,《步步惊心》展现的可谓淋漓尽致。

       世间最珍贵的不外乎亲情、友情和爱情,而人心最不能抵挡的诱惑却是功名利禄,因而世间没有绝对无情无义的人,也不会有未经世事便能看破名利的雅士。人生的际遇和选择,往往都受到生存环境的影响和左右,于是那些不择手段和冷酷决绝,在寻常百姓看来触目惊心、不可思议,而对生长于人人精于勾心斗角,谋划算计的宫廷中人来说,却平淡无奇。世人总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却认为,凡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个中甘苦只有局中人才能真正了解。

          一直以来,我都不能理解,为何总是有人要奋不顾身地投入争权夺位这个随时能吞噬生命的沼泽,天地辽阔,何苦非要自困在狭小压抑的宫苑之中?但当我看到十阿哥的命运被康熙轻巧的一句话而决定,当我看到雍正即位后,众阿哥如同俎上鱼肉的命运,我才恍然明白,其实他们争的不是皇位,而是命,是人人生来就极度珍视的自由和尊严。八阿哥说,我们既然享受了常人不能有的荣华富贵,当然也要承受常人不能承受的痛苦。身为皇室中人,看似风光无限,却随时会成为巩固皇权的牺牲,历史上从来不缺乏血泪斑驳的政治婚姻,不缺乏为保主帅而被任意丢弃的棋子,若是要守住自己的心,让自己摆脱扯线木偶般的命运,唯一的选择就是攀上权利的最高峰,因为只有立于万人之上的强者才能够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纵然不能从心所欲却至少可以用将他人拨弄于掌中的快意来弥补内心的遗憾和缺失。

       于是在这个故事里,我看不到真正意义上的狠毒和绝情,只有深陷命运沼泽的人苟延残喘的挣扎,无论是步步为营的八爷,凶狠阴毒的九爷,胸无城府的十爷,襟怀坦荡的十三爷,得天独厚的十四爷亦或是运筹帷幄。最终赢得皇位的四爷,纵然他们的人生轨迹和结局各不相同,却同样都在这条路上伤得千疮百孔。就如同堕入沼泽的人,倾尽全力挣扎换来的只是煎熬的延续。

其二  人物篇

信古来,才命真相负

      用纳兰的这句词来形容八爷,似乎最是合适不过。天资过人,雄才伟略的八爷却偏偏是辛者库的奴婢所出,在子凭母贵的清朝,他注定要生长在没有阳光的角落。然而他却不甘于上天设定的命运,不甘心永远被轻贱忽略,于是他自幼便勤奋苦读,努力地崭露头角,期望获得康熙偶尔的赞许和关怀。为了有资本和其他阿哥公平竞争,他不得已结交权臣,收买人心,为自己赢得了八贤王的美名,却不曾想这番苦心恰恰成为了他悲剧的根源。康熙是千古圣君,他的经天纬地之才古来少人能及、但这样的君王,习惯于将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中,习惯了将所有人都变成他能够随意拨弄的棋子,在他的眼中,容不下会动摇他地位的另一种权威。八爷的努力,在他看来是对他王权的挑衅和掠夺,因而他才会冷酷决绝地去设计自己的儿子,用那样残忍的手段去断绝八爷继位的希望。自古争权夺位,从来都只是一条不归路,看破名利的八爷纵想归于平淡,却终究不能全身而退。犹记得痛失爱妻的八爷对若曦说“此生已尽,无谓伤感”时心如死灰的眼神,冥冥之中,到底是谁为他安排了如斯命运,悲哀绝望到如此彻底?

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总觉得十三爷的故事,最是令人唏嘘。在人人为皇权和利益痴迷癫狂的紫禁城中,难得有如斯男子,由始至终都保持着超然的淡泊和清醒,紧守着心底的宁静和坦荡,从容地游走于红尘俗世。“拼命十三郎”,这个惊世憾俗的名号所透露出的是他对任真生命的执着追求。不同于十阿哥的浑浑噩噩,对于紫禁城中的残忍血腥,十三爷并不是不了解,他也并不是不懂得筹谋算计,只是他情愿选择单纯而真诚的人生。若是可以,恐怕他更愿意如同“性本爱丘山”的陶渊明那样远离争斗的漩涡,站在局外守住属于自己的幸福和平静。然而他终究舍不下,舍不下那个真心爱惜他却时时刻刻处在孤独中的四哥,于是他只能舍弃了海阔天空的梦想,困在那片阴霾密布的天空下。甚至舍弃了他最珍视的自由。   

养蜂夹道的十年凄苦岁月,我不能想象那般心性的十三爷是如何度过的,幸而还有一个绿芜,那个温婉如水却又韧若蒲苇的女子,无惧世俗流言,抛开家族恩怨,陪伴他走过生命中最幽暗困顿的岁月。然而这温暖却不能永远的延续,纵然爱的深刻,却逃不过自己的心,情义两难的绿芜终究选择死亡作为逃离的方式,留下“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的幻想慰藉十三阿哥走过以后的人生中漫长的苦雨凄风。而那个在草原上纵马奔驰,潇洒不羁的翩翩少年,终是在岁月里消磨了锋芒,只余一身落寞憔悴,伫立风中目送胡雁哀鸣而去,江水无语东流。   

信道痴儿多厚福

 或许真正在紫禁城中拥有过单纯而快乐的岁月的人,是十爷,因为他足够简单,足够热忱,所以他才能够无所顾忌地真诚面对自己。若曦说,在所有阿哥里,我最喜欢和你玩,因为你最简单。和你在一起,我可以高兴就笑,生气就哭,完全不需要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悲极则哭,乐极则笑,平常人看来最自然的情绪流露,在深宫禁苑之中,竟然也是一种幸福。可惜,这样的十阿哥,也逃不过所有阿哥的宿命,无奈地成为康熙拉拢权臣的筹码,成为大清纷繁复杂的政治棋局中一枚不起眼的卒子。纵观十爷的一生,先有与明玉的政治婚姻,后又在雍正即位后成为被殃及的池鱼,从来都是身不由己,但单纯豁达若他,却能够在人生的困局中找到自己的出路。不能改变命运,那就坦然接受,于是唯有他最先放下执念,没有错过生命中最真诚的爱情。在众多命运多舛的阿哥里,或许只有他从不曾一无所有。

梦里云归何处寻

最初的十四阿哥,只是一个意气风发,未经世事的少年。不同于八爷或十三爷,十四阿哥从出生伊始就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幸运儿。深受皇宠的生母德妃娘娘,虽然育有两位出色的阿哥,却将所有的关怀疼爱都留给了他。而本就天资聪慧,文武双全的十四阿哥,已毫无悬念地在康熙的心里占据了重要的地位。于是,他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上天赋予他的幸福人生,虽然身处宫廷,却未曾体会到过多的人情冷暖,世事无常。因而他才会时时流露出孩子气的任性,与若曦时而争吵,时而亲近;因而他才会抱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轻视身陷青楼的绿芜;因而他才会莽撞地干预若曦和八爷的感情,一次次义正词严地谴责若曦三心二意……这一切都表明他曾经只是一个善良热心却不谙世事的单纯少年。

然而是什么悄然改变了他的心性?是愈演愈烈的宫廷争斗还是血腥残酷的战场上无休无止的无情杀戮?八爷的失势,四爷的隐退,战场上的累累战功,终于催生出这少年攀向权利最高峰的野心和欲望,但造化弄人,这场帝王梦尚未展开便已草草收尾。雄心仍在,但身已被困在荒凉的皇陵。

或许他最终的希求,是与若曦平平淡淡地共度余生,哪怕只是如同小时候,闲坐着聊聊天,斗斗嘴,但纵然这个心愿卑微如此,也只是奢望,一切,都回不去了。

命属天定,运乃人为,十四阿哥争得了命,却终究败给了运。

独立荒寒谁语?依依残照,独拥最高层

  古来帝王皆寂寞——因为高处不胜寒而寂寞,因为忍受住寂寞才登上了权力的最高峰,不得不说,这样的四阿哥委实是一个天生的王者。然而这样的孤绝,却不是出自于他的本意。

相较八阿哥,四阿哥的幼年生活或许更是惨淡。虽然良妃不能给八阿哥尊贵的出身,但却能够给与他毫无保留的母爱,因而八阿哥虽不能如太子那样获得康熙的重视,心底却也不乏温暖,更何况他的身边还有那么多感情深厚的手足相伴。

那四阿哥拥有的又是什么?父亲的忽略,母亲对弟弟的偏爱,手足同胞对他的不了解,这一切促成了他孤僻冷酷的性格——他的心因为寒冷而关闭的太久,以至于门锁蒙尘生锈,没有一把钥匙可以打开。或许只有十三阿哥才是他的世界里唯一的温暖,他懂得那冷漠的外表下对温情的渴望。因此当十三阿哥为替他解围而被幽禁养蜂夹道,四阿哥对于八爷党的恨意便已根深蒂固,他不惜隐退多年韬光养晦,不惜孤注一掷阴谋夺位,只因他不能舍弃生命中仅存的温度。我一直认为,四阿哥真正对若曦用情至深,矢志不渝,是从若曦为十三阿哥在雨中跪求康熙的那一刻,纵然他明白若曦的行为更多的是出于和十三阿哥相知的情分,但在他最彷徨脆弱却又无能为力的时刻,是这个女子替他完成了心中的愿望,救赎了他的心。于是注定了这个女子将成为他生命里最明媚的一道阳光,成为打开他心锁的钥匙。第一次,他向一个人敞开了他的心扉,却也是第一次,他会将一个人伤害得如此彻底。

真的是身不由己,他是一个帝王,为了维护皇权,必须扫除所有的障碍才能自保,即使那是他的同胞手足,但她却只是一个寻常女子,她能理解他的残忍,却不能接受她所关心的人被自己最爱的人伤害。在爱情里,四阿哥只是一个笨拙的孩子,他想牢牢地握紧手中的沙粒,却不曾想,越是握紧越是流失了它。

所以最终他只能独自站在紫禁城的最高处,俯瞰脚下金碧辉煌的皇城,他坐拥天下,却又似乎一无所有。或许这就是古来帝王共同的悲哀, 至尊无上的背后,往往只是一个孤独的剪影。

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

若曦的一生,是心一步步沦陷的悲剧。

穿越到陌生的清朝,她身不由己却无可奈何,而在这个混乱的时局中保全自己,平平静静地生活,是她唯一的祈求。因此,从一开始,她就选择了让自己站在局外。她回避着八阿哥火热的追求,亲近心性单纯的十阿哥,淡泊名利的十三阿哥,为的只是不让自己陷入九子夺嫡的可怕漩涡中去。她用现代人的理智和清醒,紧守着自己的心。

但可惜她最初遭遇的,不是夺位的血雨腥风,而是一段年少轻狂的岁月。那个时候,大家都还是孩子,可以在一起哭一起笑,一起驰骋草原,一起闲坐品茶……在若曦的心里,不存在所谓的太龘子党或者八爷党,只有一群真心相待的朋友。所以,她可以为了替十爷解围而在康熙面前用茶汤泼他,可以为了藏匿十四爷而以身犯险,也可以为了十三爷彻夜跪在雨中恳求康熙……这一步步走来,她以为自己守住了最后的心防,但其实在不经意间她的心早已逐渐陷落。十阿哥曾经问她,为什么你总是在害怕将来,好像总是希望一切就停在原地,不愿向前走。若曦无言以对,因为没有一个人如她那般了解最终的结局,因此也不会有人真的懂得她的迟疑和纠结。

“马尔泰-若曦,你到底想要什么?”十四阿哥为八阿哥向若曦愤愤不平地怒吼,或许想要对若曦提出疑问的人不止他一个。在所有人看来,若曦没有理由去放弃一个温润如玉,才华横溢又对她默默付出,一往情深的八阿哥,她的拒绝只是太过保护自己,明知道八阿哥最终的悲惨结局,所以不愿意和他一起万劫不复,生死相随。但倘若作为一个现代人,抛开对生死相许式的爱情浪漫而不切实际的幻想,理性地站在若曦的位置去看待这一切,谁又能够保证自己不会做出相同的抉择?不能说没有人会为深爱的人不计生死,孤注一掷,但那是因为他们并不真正知晓结局,所以内心深处或多或少会存着一丝希望,无论环境多么险恶,总还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能够走出困境,毕竟世事不到最后揭盅的一刻,谁也不能断言结局。但若曦却不能,她知道的是铁一般的事实,她连一分自欺欺人,自我麻醉的余地都没有,她的诸多顾忌便是理所当然。更何况,八阿哥并不是她的初恋,早在她穿越之前,就有过一段因时间和空间的距离而无疾而终的感情。因而她懂得,再多的热情,都会在现实中渐渐消磨,两个人之间如果没有在一起的基本条件,爱情只能是在夜空灿烂一瞬的烟花。秦观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有一个愿意和你一样为这段感情不顾一切,甘于惨淡和寂寞的人共同守护,而八爷并不是这样一个人。在他心里更难舍弃的是对皇位的欲望,这个诱惑太大,大到若曦不能相信他一定不会在爱情和权力的取舍中选择后者。并非若曦不愿意全情投入,只是她面对的那一个,不是她的“一心人”,而八爷对她的感情因为有若兰的存在而不可能真的那么纯粹。若曦是一个现代人,她可以接受最残酷的事实,却不能够接受表面充满脉脉温情但实际有所保留的感情,所以她接受了四爷,这个可以负尽苍生却对她全无保留的男子。

如果说最初若曦接受四爷,或多或少是出于保全自身的考虑,那么当四爷奋不顾身为她挡箭的一瞬间,她严守的心就彻底地为他沦陷。纵然四爷一脸冷淡地说:“假如让我多想一秒钟,我就不会这么做了”,但若曦却明白,生死关头他的眼里心里都是她,全然忘记了自己,即使只有一瞬间,但他是真正会为她倾尽一切的男子,是真正将心全无保留地袒露在她面前的男子——甚至是他的自私怯懦,野心勃勃。自此以后的若曦,终于变得义无反顾,为了这段感情,她情愿忤逆康熙沦落辛者库,情愿抛开海阔天空的心愿,身陷紫禁城中忍受煎熬。倘若她不是那么深爱,或许她完全可以远离之后的血雨腥风,逃离让自己进退两难的境地,不去面对自己最爱的人伤害自己最关心的人的残酷现实;倘若她不是那么深爱,她可以选择简单地去恨——恨四爷害死了玉檀,恨四爷让自己的手足生不如死——但若曦不能。她说:“我很想让自己只是恨你,但偏偏怎么也恨不起来”,十几年的风雨同路,若曦和四爷之间有着真正的相濡以沫的感情。

不能爱,亦不能恨,便只好相忘于江湖,但心是何其难以捉摸的东西,以为离开就可以忘却,但偏偏真的逃离了以后才发觉思念如影随形,所有的恩怨其实都微不足道。

人生若只如初见,亦或是相见争如不见?

(终于写完鸟,撒花~~~~~)

  评论这张
 
阅读(2111)| 评论(5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