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鸿声里

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日志

 
 

诚知此恨人人有——记连天伟与高岚(《大喜之家》)  

2011-08-22 18:28:41|  分类: 戏如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喜之家》——话说这么多年以前TVB的非主流剧,还有人记得么?或者我是不是应该问有没有人看过?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也无须惊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迹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总是在想该如何形容连天伟和高岚之间的种种,不期然想起了徐志摩的这首《偶然》,一段完全不容于世俗道德观念的出轨的爱情,竟然还是让我感受到烟花般的绚烂和美丽。

大抵人过了三十岁以后,对很多事情的看法都会渐渐趋于理性,尤其是感情问题,更看重的往往是道德和责任,然而如今回过头来再看十多年前的这部《大喜之家》,竟仍然无法对天伟和高岚有过多的苛责,反而在心中生出几许伤感和无奈。

或许从世俗的观念和道德的层面来说,天伟和高岚之间的一切并不该发生。似天伟这般的男子,拥有温婉贤淑的妻子,聪明可爱的儿子,收入丰厚的职业,他的家庭几乎可以说是幸福家庭的范本,他本不应该放弃一切去追逐一段突如其来的爱情。然而幸福并没有可以衡量的尺度,所谓的幸福指数,只是世人一厢情愿的无稽之谈,幸福是一种内心最细微的感受,旁人无法理解,亦无法左右。从这个角度来说,天伟的幸福或许很大的程度上只是一个表象。

故事开始于一场热闹而欢乐的婚礼,天伟和颂恩,这对世人眼中天造地设的男女,在众人的祝福声中步入婚姻的殿堂。彼时的欢乐气息尚未消散,下一秒,时光却已逝去了七年,天伟已是一家摄影公司的老板和一个七岁孩子的父亲。于是从一开始,天伟便是以一个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的好男人的形象出现,我们无从得知他的过去,无从了解他的内心所思,只能在他对第N次看婚礼录影带的颂恩说“你看了七年,这卷带子没有坏已经很幸运”的时候,从他的眼底读出一丝疲倦,而这种疲倦,是他和颂恩的婚姻挥之不去的阴影。

故事从这一刻真正展开,从天伟的哥哥连天乐的口中,我开始了解真正的天伟。天乐说天伟读书的时候,曾经突然失踪了三天,一个人躲在山上,仅仅是为了拍日出的美景,而从天伟自己的回忆中也可以知道,他曾经是一名摄影记者,为了拍到最好的新闻照片,他会只身进入最危险的地区,而这样一个男子,如今却变成了一个每天按照模式为一对对新人拍摄千篇一律的婚纱照的影楼老板,他可以为了一宗几百万的生意允许一个对摄影艺术一窍不通的人对他的拍摄指手画脚,也可以为了节约成本,要求员工节省菲林无需对照片精益求精……这样的天伟实在让人无法将他和那个在山上守候三日三夜的执着热爱摄影的天伟联系在一起,然而我并不觉得讶异,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拥有理想,但最终在成长的过程中向现实妥协,天伟对职业的选择亦或是对婚姻的选择,只是这种妥协的外在表现,生活中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只是大多数人并没有这样的艺术天分,更何况天伟还生活在这样一个传统而守旧的家庭,他不愿意做家庭的叛逆者,不愿破坏家庭的和睦,于是他成为了剧集开头我们所看到的那个循规蹈矩的,世人眼中所谓的成功人士。

这样的生活是幸福的么?恐怕天伟很少问自己,他会在体谅颂恩一边教儿子做功课一边和自己烛光晚餐的同时感到扫兴,会在陪着颂恩应酬那些一心贪图小便宜的欧巴桑的同时感到厌烦,他会为了自己日日工作然后每年两次例行公事的旅行感到乏味,但是他不会因此而怀疑自己的婚姻是否幸福,因为他早已经学会告诉自己,大多数人的生活都是如此。然而所有的忍耐和妥协终究是有底线的,纵然不能坚守自己的理想,但也终究不能彻底的放下,所以当我看到颂恩劝天伟放弃影楼跟着天乐学做生意,并且说“你玩了这么多年,也该够了”的时候,我知道他们终究很难一起走下去。对天伟来说,他已经为了家庭做出极大的妥协和让步,但颂恩却把他看作了“玩”,这恐怕是天伟最难接受的。颂恩没有错,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实实在在的柴米油盐,她根本无从理解,那些抽象的感觉或是灵感到底重要在哪里,而天伟也一再地让步,只因他也认同颂恩的实在无疑更能适应现实世界——可以说,如果没有出现高岚,她和天伟之间也不会走到分手的地步,毕竟从第一天开始,天伟就已经清楚地知道颂恩是怎样的女子,然而高岚的出现,却注定要给这个看似根基稳固实则危机四伏的家庭带来致命的一击。

岚者,山林之中的雾气,随风而聚,逐风而散,这样的一个名字,确实很适合高岚,却也似乎暗示了她悲剧的命运。我不知道是怎样的倔强和执着才能造就高岚这般坚持自我,敢于离经叛道的女子,但我相信每个女人的心里都或多或少有着对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的渴望。对于我们来说,高岚的种种仅仅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幻想,但对于天伟来说,高岚就如同他的过去。在这个女子的身上,有着和他一样对摄影艺术的热情和天赋,也有着他早已经失去的执着和洒脱,她的出现,无疑对天伟并不安于现状的心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天伟开始不断地抨击高岚的不切实际,却一次次败下阵来,事实上,他是在一次次地说服自己要在既定的人生轨道上继续走下去的决定是正确的。但有时候,没有底气的坚持就如同在沼泽地里的挣扎,越是用力,就越可能更快地彻底沦陷。天伟没能够说服高岚,却在这一过程中被高岚唤起了内心封存已久的对摄影艺术的热情,失去的创作灵感渐渐回归,而与此同时,另一种潜在的危险亦在不知不觉间滋生——天伟爱上了高岚。

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最致命的诱惑是什么?不是名利,不是地位,而是知音。有才华的人常常都是孤独的,不被理解的,因而天伟选择了走一条寻常人都走的路,他从来没有也从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样的幸运,遇上志同道合的女子,这个女子坚强独立,洒脱且才华横溢,并且懂得他的世界,于是情感的天平毫无悬念地开始倾斜。

背叛婚姻,对于薄情寡恩的人来说,只是面临一次财产的再分配,例如天伟的哥哥天乐。而对于善良的人们来说,却显得沉重。抗拒内心意志的过程从来都是痛苦而纠结,我无比欣赏高岚对天伟说:“我承认喜欢你,但我知道游戏是怎么玩”的时候的坦白和果决,我不知道高岚此时离开对颂恩的伤害会不会减少,但我知道,那对于她和天伟来说,一定是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

有时候人生的悲哀在于,明知道一些事情是错的,明知道不会有好的结局,但我们依旧希望它真正地发生过。于是天伟终究偏离了他为自己设定的人生轨道,去追逐他一生最炽热的爱情,这种背弃,与其说是为了爱情,更可以说是想要叛离原有的生活方式。或许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错,怎奈人的一生,除了用理性做决定之外,常常都希望会有那么至少一次,让自己的心来做决定,于天伟而言,终于能有一次机会,让他的爱情和理想配合的如此完美,纵使要背负良心的谴责,对颂恩的亏欠,却依旧难以放手。我心疼颂恩近乎崩溃的伤痛,但诚然这也是一次让她重新审视自己的机会,走过婚姻失败的阴影的颂恩犹如浴火重生,成为了更坚强而完美的女子,可惜的是这一番纠结牺牲,最终只换来了天伟和高岚短暂的幸福。

是否为了警戒世人不要轻易地背弃婚姻?故事的结局无可挽回地陷入了女主角身患绝症的狗血悲剧中去,所幸高岚没有给出一个狗血的回应。在生命倒数的日子里,高岚陪伴着天伟一步步地走向他人生的最高梦想,然后悄然离去,将自己最美好的一切留在天伟的回忆里。那是专属于高岚的结局,她是风一般洒脱的女子,所以终究不会让自己陷入生离死别的悲痛决绝的剧情中去。

其实我不喜欢那个开放式的结尾,导演用种种拙劣的暗示,说明天伟和颂恩复合的种种可能,但我却认为,在经历了那样一段过往以后,在颂恩目睹过天伟和高岚的感情以后,他们之间不可能再回到过去。天伟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一家人在一起吃顿饭”,只是作为一个父亲对共叙天伦的渴望,而他和颂恩感情,应该会像多年的好友一样,彼此关怀,彼此温暖,但永远不会再提升至恋人的温度。于颂恩来说,对的那个人或许还没出现,于天伟,对的那个人已经永远地离去了。

人生的遗憾往往在于,他给了你想要的,但从不承诺期限,幸与不幸,由不得自己,也不会因情深而改变。

  评论这张
 
阅读(1107)|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