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鸿声里

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日志

 
 

经典回顾之《我本善良》(人物篇)上  

2010-05-30 22:47:31|  分类: 戏如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本善良》是记忆深处一出难忘的经典。

纵然时隔将近二十年,纵然我已经不能够完整地说清剧中纷繁复杂的人物关系和恩怨情仇,却依然能够忆起那个叫做石伊明的女子举手投足间独特的明朗和倔强,依然能够记起那个叫做齐浩男的男子眉宇间挥之不去的阴郁和寂寞,还有那个当年不幸错过,只能凭借剧迷追忆的文字来想象的动人结局。 

重温《我本善良》实属偶然,无意间在音像店堆积如山的新剧影碟中找到了这部DVD,令我得以重遇当年的经典。打开DVD,随着熟悉的《笑看风云变》的乐曲声在每一集的开头一次又一次地响起,我骤然发现,曾经的感动依然未变,而那一幕幕悲喜和挣扎却无疑令已过而立之年的我有了更深的感慨和唏嘘。

 

其一  星空下的寂寞——齐浩男

我不得不佩服编剧,他给了这部经典剧集一个画龙点睛般的名字——我本善良。一个“本”字,轻而易举、不露声色,却又如此准确地道出了主人公齐浩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

理想和现实之间永远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而善与恶亦常常由不得人选择,这样的痛苦和挣扎,似乎时时刻刻都包围着浩男,令他困在命运的桎梏里,抽身不得。

一直以为,喜欢独自看星的人,内心总有着难以言说的寂寞,于是当我第一眼看到浩男独自躺在游艇上仰望星空的时候,我轻易地在这个外表冷峻沉默的男子的眼中读到了一种深沉的阴郁和孤独。四周是黑夜笼罩下的大海,天空的星暗淡无光,浩男的游艇犹如一座孤岛,漂泊无定,找不到依靠。这样的夜令人局促不安,但浩男却显得那样平静淡漠,目光深邃却带着些许茫然,或许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寂寞,习惯了将自己的心浸没在黑夜之中,而不敢去期待破晓的曙光。

我总觉得,在彻底摆脱齐乔正的掌控之前,浩男的生命一直是困在黑夜之中的,而最可悲的是,他从未想要挣脱这种掌控,甚至自己在给自己的心加一道更坚固的锁链。“我齐浩男永远是齐乔正的儿子”,当浩男一遍一遍地重复着这句话时,等于在心里给自己判下了无期徒刑,齐乔正的儿子,因着这一重身份,他必须舍弃自己的良心和原则,舍弃自己的理想,甚至舍弃他最心爱的女人,只因为他要扮演好这个他从四岁以后就不得不去扮演的角色。

我不太清楚是怎样的“视如己出”或者“恩重如山”使得浩男敬爱齐乔正的信念如此强壮,但齐浩男最初打动我的就是这样一份对亲情的执着,尽管我不认为齐乔正值得浩男付出如斯的真情,但执着的本身是令人感动和钦佩的。  当浩男为了救浩儿单人匹马地找到敌友难分的包向天,当浩男以性命为担保救回仅一面之缘的石伊明,我看到了这个男子内心的柔软和善良,于是从一开始我就认定,令浩男为难的从来不是善与恶而是情与义的抉择,因他的心始终都是善良的。 

因此,我读懂了浩男的孤独和寂寞,一个将恩义看得重逾生命的人,却不得不遵循着自小被灌输的“一将功成万古枯”的信条,以冷漠而残酷的面目行走在他本无意涉足的江湖。他不能退,因为退就意味着背叛,他很清楚对齐乔正的报答就是成为他所希望他成为的人;他也不能倾诉,因为他的言谈中任何一点的愧疚或者软弱,都会引来齐乔正的不满和母亲的不安,所以他只能沉默,只能逃避。他拒绝去想他为了帮助齐乔正获得更多的利益而造成的罪孽,拒绝向任何人袒露他的心声,我们只能在他轻描淡写地对伊明说“人总是要死”的时候,听出他内心的疲惫和厌倦;只能在他偷偷出海在狂风暴雨中为刚刚去世的疼爱他的老佣人痛 哭流涕时看到他内心的脆弱,只能在他为了戴安娜的死不顾一切地飞车坠下悬崖的时候惊觉他内心的痛苦和崩溃。

如果说入狱之前的浩男,他的人生是困在一种隐形的悲剧之中,那么戴安娜的死无疑将这种悲剧推到了极致。那是浩男第一次顶撞齐乔正,纵然他没有说出口,但他很清楚地知道造成一切悲剧的就是这个教养他二十多年的恩人。他磨灭良心,背弃道义,舍弃爱情,换回的竟然是如此的结果,于悲痛和愤怒之余,恐怕是他第一次感到迷惘。或许一直以来,他很痛苦但是从来都很清楚自己已经选择了一条不归路,他早已准备好牺牲属于自己的一切,然而愿意为齐乔正牺牲,却不能够接受齐乔正夺走他最深爱的人。挣脱宿命的冲动在他的内心隐约涌动,然而长久以来根深蒂固的信念终究令他再一次选择了逃避。

监狱的生活辛苦而乏味,但好在那里可以远离齐乔正的视线,身体的束缚却换来了心灵上的自由,整整四年,在监狱狭小的空间里,浩男却拥有了自四岁以后不曾呼吸过的自由空气,在这里他可以选择做他自己。一个人如果能够甘心沉沦黑夜,那是因为他不曾有窥视阳光的机会,因此,出狱以后的浩男注定不能再沿着齐乔正给他设定的道路走下去。记得浩男出狱后在酒吧遇见石家荣,家荣羡慕他有齐乔正这样父亲做靠山,但浩男却明白显露出对这重身份的不堪负荷。齐乔正总以为是蒋定邦的出现改变了浩男,但其实自出狱的那一天起,浩男的内心就已经改变了,只是他自己都不曾意识到。

如果要找出一个齐浩男最应该感激的人,我认为不是齐乔正,也不是蒋定邦,而是石伊明,只有这个女子,自始至终都坚信浩男是善良的,只有这个女子,以更为强壮的信念,不惜一切地将浩男的生命拉出了悲剧的轨道。或许每个人都在期待自己的生命里出现一个如同太阳般把自己的生命照亮的人,那么对于浩男来说,伊明正是那样一个女子。外表坚强而固执的浩男其实脆弱而孤独,当他在深夜里出海独自仰望星空的时候,他是寂寞的,但是太多的束缚令他他无法走出这片寂寞,而他也不敢希求任何人走进他的天空,因为他害怕自己良心上的伤口会伤害到对方。然而伊明却是那样聪慧、勇敢而又执着的女子,在引导浩男摆脱齐乔正的束缚的这件事上,她是坚决的,但是她从来不咄咄逼人,她只是用善解人意的方式,告诉浩男,她会等他,但不会放弃自己的信念。我始终认为,真正爱一个人可以不计较得失, 但决不能放弃为人应有的原则,只有这样的感情,才能将浩男从罪恶的深渊中救赎,获得新生。始终记得浩男近乎歇斯底里地向伊明讲述他十四岁时不堪回首的血腥经历的那场戏,浩男问伊明:“我是砍过人的,你怕不怕?”而伊明的眼中却是满满的怜惜,从那一刻起,我知道浩男终究能够走向他想要的生活,因为眼前的这个女子能给予他的远超过他的想象。

此后的浩男渐渐改变了,他开始学着表达自己的感情,开始义无反顾地背弃那条错误的道路,他终于对齐乔正说“我想过一些人的日子”。从为了报恩盲目地顺从姑息,到为了拯救齐乔正而与之决裂,浩男终于破茧而出,做回了那个真实的自己。当浩男面对近乎疯狂的齐乔正,坚定地告诉他“我齐浩男永远是齐乔正的儿子”,这个男子深深令我折服,浩男的珍贵在于无论面对怎样的情况,无论在旁人看来多不值得,他始终不会放弃对恩义的坚守。不管齐乔正展现怎样的面目,浩男永远记得他对他的恩情,人的心性或许有善恶之分,但这份恩情却始终客观地存在,无法回避。当子弹穿透浩男的身体,当浩男泪流满面地告诉齐乔正“爹地,你知不知道,其实我很疼你,这两枪是我还给你的,这二十多年来我不欠你的”,我想齐乔正是真正地感到了后悔,他终于明白浩男从不曾背弃他,但在这一刻他是真的要永远地失去了浩男,因为他的怀疑,使浩男无可逆转地离他越来越远。或许从一开始他就是明白的,他的所作所为,只是害怕会失去如此美好而忠诚的浩男。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浩男和伊明的重逢第一次令我感觉到黄昏的夕阳原来也可以如此温暖,相比那寂寞的星空,斜阳似乎有着一种能够延续至天荒地老的温度,不炽热却很持久,如同浩男手心的温度。我相信英伦的星空一定也是宁静而美丽的,而紧握的双手定能将寂寞编织成幸福的永恒。

  评论这张
 
阅读(5345)|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