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鸿声里

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日志

 
 

情迷离恨天 ——青天与蓝魔(上)(改编自《倩女幽魂》)  

2011-04-25 17:48:40|  分类: 戏如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申明,其实《倩女幽魂》我就偶尔看到了这两集,很喜欢这个故事,比起整个剧的罗嗦冗长,我还是更喜欢这种简单的爱情悲剧。不过因为没看过全剧,所以有些内容是我自己凭空设想的,与原剧肯定是有出入的。
正文:

        山风凌厉,夹杂着早春的轻寒,肆意划过体肤,余下阵阵刀割般的刺痛。

       我缓缓地向前走去,眼前不足三尺之遥,便是万丈悬崖。师尊说,此崖名曰断魂,堕崖者无论修为如何,都逃不过殒命断魂的结局,数百年来,崖边人迹罕至。
      儿时我曾无数次从这绝岭险峰经过,却总是被师兄狠狠地拽离崖边,他告诫我那是玄心正宗最危险的所在,有人曾在夜间自此失足跌落,待门人寻回他时,早已粉身碎骨,辨不清容貌。这么多年来,我从未曾看清它真实的面貌。
       但如今我却已接近悬崖的最边缘,俯首望去,足下的世界深不见底,令人心悸,终年缭绕山巅的云雾隔绝了尘世间一切的美好与希望。只需再往前一步,就是万劫不复,然而此时此刻,我的心情竟平静如水——这样的结局,从开始我就已经预料。
       “青天。”耳畔突然传来妻幽怨而焦急的呼唤,我不由停下了脚步,我原本以为今生今世,她都不愿再如此唤我。
       “不可以,青天,不可以。”妻的声音因激动而颤抖,“无论你做了什么错事,我们都可以原谅你,你也不需要对我解释什么。只要你肯回到我们的身边。青天,不要离开我们!”
      “此事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宗主金光的声音冰冷而阴沉,“就算你肯原谅他,玄心正宗也被他带来了耻辱。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玄心正宗也会铲除这个千古罪人。”
       “耻辱?”我的心底泛起一丝冷笑,或许对于金光来说,我的所作所为早已经超出了他可以理解的范围。倘若付出真诚的感情都是一种罪孽,那么我确是罪无可恕。然而我的妻,还有年幼的无为,他们是无辜的,却如何要他们背负我的罪孽带来的苦痛?
       心,因负疚而撕裂般疼痛,然而我却没有回头,纵然我可以面对死亡而无动于衷,却终究不敢面对妻的痛苦和绝望,面对无为单纯而茫然的眼神——我明白无论我怎么做,都无法弥补对他们的伤害。
       山顶的风呼啸而过,冰冷如刀,将妻的声声呼唤碾碎在苍茫的天地间 ,那样渺小而凄凉。
      我仰望苍天,茫然自问:是谁让一切走到了这样的绝境?又是谁在主宰着所有人的命运?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还会不会选择这样一条绝路?
       又或者,一切从头来过,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其实从开始的那一瞬间,我就已经料到了结局。

      我曾经以为,世间的一切纷纷扰扰都与我无关。
      从记事起,我就是玄心正宗的门人,在远离尘世的山间度过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世人总是对修道之人充满好奇,但其实我们和尘世间的人没有什么不同。有急功近利、野心勃勃的阴谋家,也有除暴安良、淡泊名利的英雄,金光属于前者,我的师兄燕赤霞属于后者,而我只是一个冷眼旁观的局外人。很多年来,我对玄心正宗和魔道之间永无休止的争斗漠不关心,对玄心正宗的门人处心积虑想要谋夺的宗主之位毫无兴趣。在我看来,世间所谓的正邪人魔之争只不过是两个不同的派系争夺权力的说辞,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而谁也不可能成为永远的胜者,谁都无法阻止争斗的发生,于我而言,心灵的平静自由才是人生最珍贵的东西。
       玄心正宗并不禁娶妻生子,二十岁那年,我奉师命娶了同门的师妹为妻。妻是一个贤淑温婉的女子,虽无出众的容貌,却时时处处细心周到,全心全意地打点着我的生活,在她的世界里,夫君就是她的全部。我们的儿子无为的出世,使我的家庭变得完整,亦使我在玄心正宗的地位第一次变得重要。因为他天生拥有七世姻缘的命格,众人皆知七世爱侣是对付魔道的关键,纵然没有人真正知道关键的所在。我一直i认为这样的生活便是我想要的幸福,我也以为生活会一直这样继续下去,直到有一天我在山下遇到了镜无缘。
       我想古人所说的白发如新,倾盖如故就是如此,虽然我在玄心正宗有众多的同门,但是从没有人似镜无缘这般给过我得遇知音的感觉,而我并不知晓,眼前的这个知音,竟是我的同门视如洪水猛兽的魔道中人。一连数日,我都沉浸在遇到知音的欣喜之中,而师兄燕赤霞的到来却从此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的人生走进了既定的悲剧中去。
       师兄说,六道魔君想要一统三界,覆灭人间,因此正加紧找寻七世怨侣。如果要阻止他,就必须先一步找到七世怨侣并将之除去,为此玄心正宗需要派人混入魔宫,打探七世怨侣的下落。原本他想自己来做这件事,但是魔宫中的很多人都认识他,因此才会来找我,不曾想我竟和镜无缘结成了知音。镜无缘曾经杀死月魔有功,以他在魔宫中的地位,很容易能将我引荐给六道魔君。
       师兄的要求令我在震惊之余,亦感到十分为难,一方面我并不愿意插手人间与魔道之间的争斗,另一方面,我更不想去利用一个与我惺惺相惜的知己。但我不能拒绝师兄,因为他是我最敬重的人,在玄心正宗的门人之中,他是唯一一个毫无私心,一心救赎苍生的英雄,我一向认为他是比金光更适合做宗主的人。师兄说六道魔君会令人间生灵涂炭,我绝不会有丝毫怀疑,因此,尽管很痛苦,我还是答应了师兄利用镜无缘混入魔宫当内应,毕竟作为玄心正宗的门人,我也不希望人间成为炼狱。
      如师兄所愿,一切进行得异常顺利,不多久,镜无缘便将我引荐给了六道魔君。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所发生的一切,子夜时分,我终于在镜无缘的引领下走进了世人眼中神秘诡谲的魔宫,见到了一向行踪隐秘的六道魔君和阴月圣后,见到了那个改变我一生的女子——蓝魔 。
      夜晚的魔宫笼罩在一片幽深的黑暗中,而蓝魔就如暗夜里最美丽的精灵,忽然间闯进我的视线,后来在逃亡的数百个日日夜夜里,我恍然明白,其实在那一刻她已经闯入了我的心里。
      然而初次的相见竟是充满了火药味的,显然她是第一次在魔宫中见到外人,因而对我这个来自人间的陌生人满怀戒备和抗拒,她硬说我是欺世盗名之辈,非要我说出人与魔有什么差异,否则就要杀死我。她的语气凌厉而任性,似乎还带着一丝杀气,但我却从那双湛蓝澄澈的眼睛里看到了无法掩饰的好奇 。我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告诉她,无论是人还是魔,只要拥有真挚的感情,其实并无分别。我看到在那一瞬间她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惘,随即幻化成一种不易觉察的渴望之色,那是每一个对爱情充满幻想的女孩最寻常的神色。于是我在心里笑了,原来这朵带刺的玫瑰其实只是一个对感情充满了好奇和憧憬的孩子。
       我们之间的对话,却意外地让我得到了六道魔君的赏识,破例邀我在魔宫居住下来,一连十几日,我都忙于和六道魔君探讨人魔之间的问题,闲暇时便在魔宫四处走动,想打听到七世怨侣的消息,我渐渐发觉,其实魔宫的大多数人,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那里,他们对人间充满着好奇,我每次讲人间的故事,他们总是静静地听,然后为了故事里的悲欢离合而欢笑流泪,看来比世间大多数的人更单纯,我在想如果不是师兄所说的话,我真的不相信他们会对人间有任何的威胁。
      自那夜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蓝魔,这个有着魔宫第一美女之称的美丽女子,彻底在我眼前消失,仿佛从来都不曾出现过,直到那一天我在魔宫外的小树林遇见她,才知道一直以来,那双美丽的蓝眼睛,一直在不知名的角落偷偷地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其实那一天,我是想找一个无人之处与师兄联系,却发觉身后有人跟踪我,回头看时,却是多日不见的蓝魔。
      “怎么,那天杀不了我不甘心啊?"我镇定地笑问,对这个女孩,我或多或少有些好奇。
     她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会被我发现,因而显得狼狈而愠怒:“你知不知道,没有圣君的批准,凡人是不能在魔宫中乱走的,单凭这一点已经足够杀了你。”她的神情咄咄逼人,却掩盖不住内心的慌张。
       我笑了笑,对她的警告不置可否,慢慢走到她面前,淡淡道:“你不会杀我的。”
       “你别太自以为是,我要杀你是轻而易举。”蓝魔被看穿心事似的挣扎着辩解道。
     “我可以从眼睛看穿一个人的心,你的眼睛里根本没有杀气,有的只是疑惑和迷惘。有什么事要问我?”我索性挑明她的来意。
    “我有什么要问你的?”蓝魔依旧回避。
    “好,那你看着我。”
    “你说看就看哪?!”蓝魔虽这么说,目光却停留在我身上。
    我望着她那双奇异的充满忐忑和好奇湛蓝色的眼睛,笑得更自信,我肯定这个女子绝不会是我的敌人:“还是那句话,你根本就不想杀我,还有,你的眼睛好美。”
     蓝魔完全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样一句话,连我自己都不能够理解自己当时的行为,在我的一生之中还从未说出过这样轻浮的话来。
    出乎意料的是,她完全没有动怒,反而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去,我自知失言,立刻引开了话题:“你想问我什么,不妨直说。”
      蓝魔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迟疑着,终于问道:“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恋爱是什么感觉?”
     她认真的样子令我哑然失笑,这个女子真是单纯的可爱,我有些不可思议地喃喃道:“魔宫第一美女蓝魔,竟然没有谈过恋爱?!”
     “很奇怪吗?你不想说的话,就当我没有问过。”
     她又羞又恼地转身要走,我叫住了她:“等一下。”
      她不做声,却停下脚步,我走到她身边,伸出手去:“把手给我。”
       “ 为什么? ”她疑惑地看着我,没有伸手。
      “你想知道恋爱是什么感觉,就把手给我。”我见她仍在迟疑,便伸手去握住了她的手。
        她没有抗拒,只是茫然地看着我,我柔声道:“把眼睛闭起来。”
       蓝魔没有说话,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其实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已经爱上你了。"我也闭上双眼,轻声说道。
       四周很静,静得可以听见她的呼吸,从急促渐渐恢复平静,可以感受到我说话的那一瞬间,她掌心传递出的不安和悸动。我知道她已经彻底忘记了周围的一切,陷入无限的憧憬和遐想之中。
      忽然之间,我的心竟也似被什么触动了,嘴角轻扬起一丝微笑,或许是因为她的单纯可爱,令这个寻常的午后充满了平和欢乐的气息,谁说魔宫仅仅是一个充满了血泪和邪恶的地方?
    “感受到了吗?”过了片刻,我低声问道。
    “什么都感觉不到。”她忽然间用力地抽回手去。我睁开眼睛,恰好窥见她匆匆收回的笑意和掩藏在眉梢眼角的羞涩。
   “当然了。”我清醒过来,正色道,“因为我根本不爱你,我刚才说的话是骗你的。”
   “你活得不耐烦啦。”蓝魔脸上浮现出被戏弄之后的恼怒,美丽的蓝眼睛闪过一丝杀气。
   “就算杀了我也没有用。”我依旧气定神闲,我一早已经看出这个女子任性乖戾的外表下单纯柔软的心,“我也回答不了你的问题,因为人间的千言万语都无法形容爱情的真实感受。我只能告诉你,什么是虚情假意,不是真实的感情是什么样子的。等你学会去分辨的时候,就可以找到答案了。”
     愤怒从那双蓝眼睛里慢慢消失,随即而来的是深深的迷惑,望着她迷惘的眼神,我忍不住道:“还有,你不要刻意去追求,因为那样的话很容易受伤,当爱情来的时候,你可能不知道,但失去的时候,你就会肯定它的存在。”
      蓝魔的眼神,依旧迷惘,却有一种异样的神采,令人忍不住要迷失在那目光之中。不知为什么,我的心竟隐约不安起来,语气也有些生硬:“好了,我能告诉你的都说完了,我要走了。”
      我转身欲走,她竟叫住了我,迟疑片刻,她才问道: “人间是不是有很多爱情故事,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些?”
      我知道我不应该再停留,但是她渴求的双眼令我不忍心拒绝,没有人能拒绝那样美丽而又纯洁的眼神吧,于是我不由自主地驻足,坐在树下,给她讲那些久远的传说。
       我记得那天我讲的是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故事,凄美而动人的爱情悲剧令蓝魔屡屡落泪,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谁也不曾想到,我和蓝魔有一天也会成为那些悲剧故事的主角。
       一切就在我们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发生,从此以后,给蓝魔讲故事成了我每日的必修课,如果不是她,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心里竟有这么多动人的爱情故事。蓝魔听故事的时候,总是很专注,她从来不隐藏自己的喜怒哀乐,团圆的结局令她微笑,悲伤的终结令她落泪。而我渐渐发觉,其实最美丽的爱情故事总是有着残忍的结局,但是深陷爱情的人们从来不会在意结果,就好像蓝魔,明知那些故事会令她伤心,却仍然执着着要知道,并且把它们写成蓝魔小札,在魔宫里流传。
       一种潜在的危险在悄无声息地潜滋暗长,不知不觉间,我竟也为自己讲述的故事中的悲喜而动容。如果说每一个故事都是一场绮丽的梦境,那么我自己也已经深陷梦中不愿清醒,而我梦里的人,竟然是蓝魔。
      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盼望看到她专注的眼神,我为她每一次的落泪而感到心疼,虽然我有妻有子,但这种感觉在我以往的人生里从不曾有过,我知道她也是一样。
        更可怕的是,我开始质疑我在魔宫的任务,镜无缘和蓝魔,他们一个是我的至交好友,一个是我深爱的女子,他们是如此信任我,倘若他们知道我来到魔宫的目的,又会如何?我从不敢想下去。
       然而,无论我多不愿意,我依旧要让自己清醒,在魔宫数日,对六道魔君想要一统人间魔道的野心我已全然知晓,可以肯定的是,干戈一起,生灵涂炭,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误尽苍生。我必须尽快找到七世怨侣,那样我就可以离开魔宫,或许就永远也没有机会去面对蓝魔。
       好在这一天来得比我预期的早。六道魔君和镜无缘的信任,使我顺利地打听到了七世怨侣的所在。我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师兄,并准备趁着六道魔君和镜无缘都离宫之际,立刻离开魔宫。然而在我转身的刹那,我才知道,最想要逃避的始终都逃不过。
     是蓝魔,她竟然一直跟在我的身后,看到了刚才的一幕,我不敢去看那双幽怨的蓝色眼睛,直到这一刻,我才发觉我在魔宫里犯下的最深重的罪孽。
    “你终于可以出手杀我了。“仿佛是有意要激怒她,我故意装作若无其事,但话一出口,心中却真的如释重负。
   曾经无数次在从恶梦中惊醒后,设想过这样的情形,却从不敢去想结果,不曾想真的面对这一刻,心中反而释然——我来魔宫的任务已经完成,对师兄或者玄心正宗都已有了交代,如今,我终于能够偿还眼前的女子,偿还对她的欺骗,偿还她对我的深情。
       我在等待她的愤怒,等待她出手,但她却木然地站在那里,目光凄恻哀怨,令我不敢正视,或者,我情愿面对她致命的一击,也不愿看到如斯伤心的神色。于是,我依旧想要逃离。
      “如果你不杀我,我就走了。”
      “你去哪里?”蓝魔终于开口询问。
      "赶回玄心正宗,我在魔宫的任务已经完成。"我不想,但我终究还是要剥开她的伤口,告诉她我再利用她的事实。
      “是真的吗?”蓝魔不理会我的回答,问道,“你说的人间真爱,是真的吗?”
      “是真的,所以我不能让阴月王朝覆灭人间。”
      “那你有没有爱过我?”蓝魔忽然问。
      突如其来的问题,令我方寸大乱,我该如何回答她?或者应该说我从来都没有爱她的权利,于是我还是选择逃避。
      “我不仅是玄心正宗的门人,我还有妻儿……”
      “我不想听这个。”蓝魔果断地打断我,继续追问,“我只想知道,你有没有爱过我。”
      低头无语,我实在不知道此刻我可以说什么,怎样说才可以不伤害她。
     “你回答我,为什么你不说话?!”蓝魔的声音坚定而焦灼,“你看着我,到底你有没有爱过我?!”
     无言以对,我唯有深深叹息,我该如何让她明白,正因为爱,所以才不愿让她知道,不愿让她为我成为阴月王朝的罪人。而她的眼神却告诉我,她已似飞蛾扑火般,义无反顾。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让你给我知道人间有真爱,当我真的感觉到的时候,你又亲手毁灭它?我现在就连恨你也做不到!”蓝魔缓缓地,一步一步走向我。
       我知道我应该转身离开,但她的眼泪似乎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自始至终牵绊住我的脚步,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双手竟已拥抱住她,任由她在我的肩膀哭泣。或许才是我内心真正的渴望,此时此刻,正邪之分,身份立场都不重要,我所能看到的只有我怀中的蓝魔。原来一直以来,并不是我让蓝魔相信人间有真爱,而是蓝魔教会了我什么是爱情。
       于是我不再抗拒,不再迟疑。无论明天要面对什么,这一刻,我只想顺从我内心的方向。
       
    
  评论这张
 
阅读(11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