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鸿声里

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日志

 
 

十年回首——献给我最爱的《妙手仁心》(人物篇)  

2010-01-06 15:09:08|  分类: 永远的妙手仁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Paul

 雨后的天空,出现了一道美丽的彩虹,久久没有消失。满心喜悦的男子,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满怀希望的走进病房,他相信,当彩虹出现时,会有奇迹发生。

 然而,病房内如往常一样平静,病床上的她沉睡如故。希望在寂静中慢慢退去,一分一秒,慢慢的,消失殆尽。

 他的心也随之沉入失望的谷底,在那一瞬间,和绝望那样接近。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泪水终于充盈,多少个无眠夜里的辗转反侧,彷徨无奈,都在这一刻,涌上心头。然而他只是说:“没关系,它会再出现,我继续给你说故事。”

《小王子》忧伤的结局,正是他此刻的心情。然后,他握住了病床上心爱女子的手,就这样握住,不再放开。

 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什么是永恒,我看到了世上最伤感的幸福。于是我记住了这样一个名字——程至美。

 然后,开始回想对程至美点点滴滴的印象,回想对他最初的感觉,这才发现,这个看似平淡如水,波澜不惊的男子,却带给我太多的意料之外,犹如玉一般温润,那光芒华美但是平和,如细水长流。

客观上说,至美是那种比较理想的男子:英俊,温柔,专情,有学识、有主见、值得信赖。在他的生命里,责任是努力的动力,而理智占据他性格的绝大部分,但可能正因为如此,他的个性就有一些乏味,沉闷。就像他自己说的,无论做什么,他都要求有结果,没有结果的事绝不会去做,包括感情在内。

 理性的人能给人以安全感,但是却不那么可爱,也让人难以理解,所以很能够理解姿礼对他的误会,很少有男人在面临这么大的家庭变故时,可以如此冷静,他的一切如常,反而显得极不正常。所以,一直以来都更喜欢至美情绪失控的时候,当感情战胜理智的时候,才能看清楚真正的至美。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个个性沉闷的程医生?我想是在看到他痛打林志辉的时候,那场戏真是痛快淋漓。林志辉害死了好不容易从死神手中逃脱的周若晴,一个有着美好心灵的十七岁女孩,而这个女孩,也是至美好朋友的妹妹。

 他们有着极深厚的感情,谁都认为,至美可以在动手术时弄死林志辉,而且不用负任何责任,也绝不会有人责怪他。但至美还是治好了他,说实话,有点不甘心,虽然他是对的。在林志辉出院的那天,至美却忍无可忍的痛打了这个凶手。作为一个医生,他做到了不计较病人的身份、人品、背景,全力医治,而作为若晴的朋友,他却必须痛打这个凶手,在他为林志辉动手术时,他坚守了自己的原则,尊重了自己的专业,而在他挥拳的瞬间,他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有血性的男子。

 其实,在他违反医院规定,去找人捐骨髓给若晴时,就是如此了,当他说:“我不介意你去投诉我,但你记得你十七岁时的理想是什么?因为你,一个女孩子将会有机会实现他的愿望。”时,我看到至美感性的一面,理想和友情,在他心中会有如此地位,甚至胜过了一直坚持的原则。

 然后,就渐渐发现至美可爱的方方面面。

当他坐在病危的小德的床边,为他讲《狮子王》的故事时,我暗暗的相信,他可以成为世上最好的父亲,因为在小德弥留之际,他给予了他父亲一般的爱,尽管他连小德的医生都不是。假如他是小德的父亲,小德绝不会这样不幸。

 当他为了新月认真地读着那一本本他本来永远都不会读的书,我看到他在感情上认真,单纯的一面。那种感觉,像是小学生面对一场没有把握的考试,虽然多多少少知道了结果,却还是想尝试。

 最有趣的是至美喝醉的那一次,很难想象,至美会醉得走不动路,坐在台阶上就睡着了,然后又在姿礼心如鹿撞时,毫不知趣的醒来。歪斜的领带,松散的鞋带,还有那跌跌撞撞的样子,其实至美还是一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大孩子,也会有失态的时候。

 说到酒醉,又想到至美的另一次醉酒,那是姿礼不愿意做手术,悄悄离家之后,至美在酒吧里喝醉了,出来之后差点撞到前面的一辆车,然后他走出来,大声斥责那辆车的司机,居然还把酒瓶用力扔了出去,因为担心,温文尔雅的程医生,竟然也情绪失控了,姿礼是对的,只有失去,才能逼出至美的感情,不是他没有感情,是他一直都太忽略感觉。

 很多人都很喜欢至美带姿礼去看日出的那场戏,但是不知为什么,总是要记起姿礼第一次带至美去看日出的情景。是那一次让至美转变了吧,当他看到太阳从海平线上升起,天与海融为一体,黑夜在片刻间消失,大自然的神奇将他折服,他平生第一次感觉到,喜爱一样东西,可以是不由自主,不要理由,甚至也不需要任何结果的,只要在此刻拥有,就是足够。如果没有患病的经历,没有姿礼的孩子气的举动,也许他未必会在知道姿礼得病之后,还愿意接受一段可能没有结果的感情,《妙手仁心》之所以经典,是因为他的每一个人物都是在不断成长的,至美内在的东西,就是在一次次的打击中,慢慢逼迫出来的。

 逼到最后,至美终于表白了,好漫长的等待,不仅是对于姿礼,也是对看片子的我。但是有这样一段表白,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因为无论他说什么,都可以相信。

你记得至美在手术室出过错吗?答案是,在姿礼之前几乎没有。姿礼的手术,几乎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从没见过至美的眼神这样不自信,从未见过他的脚步如此沉重,唯一一次失误,是为了爱,但这次唯一,使他失去了姿礼。当他觉得不能再继续,当他逃出了手术室,他的心里想的是什么?自责?不安?还是永远失去的恐惧?没有答案,但是他必须坚强。

最终是他为姿礼完成了手术,这是必然的,如果他真的逃出了手术室,不再回去,那么他一定也没有勇气守候下去。假如真有程至美的存在,那么我相信他会一直在姿礼的身边。有些人在面对感情时,也许会犹豫,也许会木衲,但是平淡的东西,有时反而越长久。

至美远谈不上完美,但是他可以陪你看细水长流。

 二、Annie

 

初看《妙手仁心》的时候,我还不认识Flora,甚至连她的名字也不曾听到过,当然也不曾想过自己会为她写点什么。

然而今天,当我打开电子文档,真的要起笔写她的时候,忽然发现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困难。也许是因为一直以来,虽然我偏爱着PJ那段童话般的爱情,但自始至终,我对Annie的偏爱,却超过了Jackie。她的一言一行,她那如一场持久战的爱情,无疑都给与我更多的思索的空间。

Annie开始引起我注意是在第一集中安慰失恋的Gil的那场戏,这场戏的设计十分巧妙,几句对白,几个动作,几个带笑的眼神,就将Gli那种同性恋者失恋时才有的情态,Jackie的八卦都表现得异常清晰,当时,Annie给我的感觉,却是特别。

其实很难说清楚Annie真正吸引我的是什么。她算不得漂亮,印象中总是一身大方得体的职业装,显得精明能干,还有那个很少在其他剧集中出现的童花头(话说回来,我一向不喜欢这个发型,觉得剪这个发型总是有点奇怪,看了这么多戏,只有Annie的童花头是让我最舒服的,不仅没觉得怪,反而增添了她的妩媚动人)。然而她与众不同的气质,说话时惯用的反问的语气,还有那些思路清晰,条理分明,论证充分的言辞,都显出她的独特来。如果说她和Jackie都是一本好书,而Jackie是一本只读开头就觉甜美的童话,那么Annie就如同一本深奥的哲学著作,只有真正的投入和思考,才能体会出她的好来。

然而接下来,他们到了After Five,见到了Henry的那一瞬间,Annie的表情变得极不自然,一向对任何人、任何事都应对自如的Annie,在面对Henry时却显得很生硬,好像是没有心理准备地接受了一个突如其来的变故。

“Henry,黎国柱,对不对?”仍是如常的若无其事的反问语气,毫无异常,然而那双注视Henry的眼睛却出卖了她,那眼神,分明清清楚楚的写着一段不为人知,却不曾遗忘的过往。于是忽然间发现,其实Annie也不能免俗,她并没有人们看见的那样潇洒,然而也开始好奇,究竟是怎样的男人,才能令她乱了方寸?

答案真的是Henry,没有惊喜,没有意外,但却也没有失望,无论从哪方面来说,Henry都是《妙手》中唯一衬得上Annie的男子。工作上,他们同样的专业,感情上,他们同样的固执,固执得一个用十年的酒精和不负责任的感情逃避刻骨铭心的内疚和自责,一个用十年的青春和真实的自我来逃避一场没有机会开始就结束的感情带来的伤害和失落,更巧合的是,他们同样选择了沉默和掩饰。促成每一份感情的原因可以不同,维持每一份感情的方式以不同,然而任何一份感情,都应该需要坦白,欠缺了这些,Annie和Henry的爱情就只能够在彼此的故作潇洒中一再地错过。

很多时候,我都更习惯把Henry和Annie之间的感情,看作是一场不动声色的较量,只是一个清楚,一个茫然。一个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等待什么,另一个却只是处在被动,并且选择了逃避内心的真实想法,唯一相同的是,彼此都用一种太过保护自己的态度在经营这段感情,于是无形之间,就给自己设置了重重的障碍。假如PJ的爱情实质上是一则理想的童话,那么HA就是成年人的故事了。Annie和Henry都是很理智的人,理智的人很少犯错,却也会错失很多东西,包括对感情的信心。

我一直在想, Annie爱Henry,爱了十年,并且为他彻底改变了自己,然而她似乎从来没有真正想让Henry去了解她的感受。如果不是Paul无意中发现了当年的那张纸条,我不知道要过多久,Henry才会知道他曾经错过了什么,Annie才会有机会和Henry开始。理智的Annie在处理这段感情的时候,却总是抱着一种近乎期待奇迹的心情(虽然她曾经多次暗示,但无疑要让Henry凭空想起过去的一切,概率几乎为零)。其实她应该知道,Henry对她多多少少是会有感觉的,她完全可以不必这样辛苦和徒劳地选择一种最消极和没有把握的方式,难道她的理性只是一种迷惑人的表象?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一切的一切,也许只是因为Annie看得太过明白,于是在矛盾中进退两难。Annie是了解自己的,正因为了解,所以她明白自己不能放手;Annie也同样了解Henry,于是她更清楚地知道,即使这份感情得到了回应,Henry也不见得能够给她想要的幸福。理性的人习惯对一件事情做出最坏的打算,于是无形中,她在想象中夸大了失去Henry的痛苦,也夸大了她和Henry之间即将面临的矛盾,尤其是那一个晚上,她目睹Henry在他面前和另一个女人进了房间,她就更肯定他们之间会陷入一种无法挣脱的悲哀的境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Henry又会因为自己的内疚而伤人伤己,她也不知道,怎样才是彼此间最好的距离。

那夜之后的Annie,冷静得不可思议,我很难想象,当她平静地面对这样伤害过她的Henry,并且谈笑自若地说“多做几次也没问题”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心情,然而我还是佩服她的勇气和坚忍,也只有这样,她才是我们所熟悉的Annie——她,毕竟是骄傲的。或者,结束也未尝不是最好的结果,倘若彼此之间,只能是伤害和被伤害。

一切的峰回路转,来得突然而顺理成章,这只能说,谁都参不破命运的定数,那一枪没有带走Henry的生命,却挽救了他们的爱情。记得最后,Henry拉住了Annie的手,然后,一句表白,一丝微笑,一个拥抱,一切在温馨浪漫中结束,然而我真的很想知道,Henry的手,是不是真的给得起Annie想要的温暖?

  评论这张
 
阅读(105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