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鸿声里

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日志

 
 

十年回首——献给我最爱的《妙手仁心》(续集篇中)  

2010-01-06 15:24:41|  分类: 戏如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1日    凌晨5:31     仁爱医院Henry’s office

Annie、Tracy、Henry都焦急地等待着Joe替Paul检查的结果。屋子里很静,时间几乎停滞了,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时刻,大家希望时间可以过得快一点。

终于,门被推开,Joe行色匆匆地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兴奋和狂喜。

Tracy:(抢先迎了上去)Joe,Paul怎么样了?

Joe:没事了,Paul没事了,我刚替他检查过,没有内出血,而且神智清醒,至于手臂上的伤,应该并不难解决。真是奇迹啊,他可以恢复得这么好。

Annie:(仍有些不能相信的)真的?太好了,(望着Henry)Paul醒了,他不会离开我们,是不是?

Henry:(含笑看着Annie,体谅她的心情)是的,Paul没事了,是真的。你可以不相信我,可是你不能怀疑Joe。是不是?Joe。

Joe:是啊,Paul不会有事了,他如果有事,以后还有谁可以被我们欺负?

Tracy:(完全没有理会众人的话,期盼的)我可不可以去看看他?

Joe:最好不要,因为他刚醒,还很虚弱,最好不要说太多话。而且,你自己一个晚上没有睡,现在最好去睡一觉。

Tracy:(坚持的)可是……

Henry:是啊,Tracy,你还是去睡吧,如果Paul看到你现在这么憔悴的样子。他一定不安心,这样对他不好。这样,顶多他能见人了,我们放你第一个进去。

Annie:Tracy,你的脸色不太好,还是听这两个医生的话吧。否则他们可能真的不让你去看他。

Tracy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不放心的回病房去了。

Annie:(叹了口气)我保证她不会好好地去休息。

Henry:那也没办法,换了是你,一样睡不着的。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她。

Annie:(疑惑的)那是什么?

Henry:是你啊。你在这里也等了一个晚上了,现在Paul醒了,你也该回去睡觉了,你的未婚夫我,忍耐力也是有限的,如果你还不走的话,我就真的要怀疑Paul这小子了。

Annie:你不是吧,什么时候学会吃干醋了?好大的酸味。

Henry:这要怪你,平时把家里的醋到处乱放,我闻多了,就这样了。你坐一下,我去换衣服,没得上诉。

Annie:(推他一下)行了,你什么时候这么罗嗦,我又没说不走。

Henry:真是冤枉,我只是关心你,你不知道现在坐计程车很不安全的。

Annie:知道了,快去吧。(Annie笑着一把将Henry推进了更衣室)

 

 

4月1日         上午7:50   开往Henry家的公路上    

清晨的公路上一片宁静,一路驶去,只偶尔见到几个上早班的人行色匆匆的从身边走过。Henry驾着车,Annie坐在他身边,神情显得十分轻松。

Annie:(含笑望着窗外的风景)今天的天气很不错啊,一定阳光明媚。

Henry:(暧昧地笑)是你的心情不错吧。

Annie:(故作生气地瞪他一眼)黎国柱医生,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话里有什么用意。你根本话里有话。

Henry:(笑)哪里,在江新月大律师的面前,我怎么敢话里有话,我不怕成为呈堂证供么?我只是说事实,Paul醒了我也很高兴嘛。

Annie:我现在才发觉,你不当律师还真的很可惜。可惜你口才好不能当饭吃的。家里好像没有吃的了,连速食面也没有了。

Henry:是吗?说起来,Paul住院才几天,怎么就这么凄惨了。

Annie:(不解的)关Paul什么事?

Henry:Paul在家的时候,我哪里需要买面啊,他家里存货好多。

Annie:(恍然大悟,想想好笑,同情的)我看Paul住院还算不得倒霉,倒霉的是有你这个朋友。

Henry:(得意地)继续这么说,很快就轮到你了。下个月,Paul就解放了。

Annie:(若无其事地笑)你也会说下个月,我还来得及后悔。

Henry:后悔?你上了贼车了。(Henry笑着,加快了车速,转了一个弯。)

路的尽头,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Henry把车停下来,和Annie一起下了车。

Henry:我陪你进去?

Annie:不要了,只是买些速冻食品,我一个人就够了,你去买早餐好不好?

Henry:超市里不是有三明治?

Annie:又是三明治?你每餐都吃还没吃够啊?你往后走一段路,那里有个餐厅,里面的肠粉很不错。

Henry:(无奈的笑)原来你有预谋。

Annie:(瞪着他)那你是不是想上诉啊?

Henry:(连连摇头)不是,不是,我现在就去。

Henry说着,忙不迭的锁上了车,就往后走去,Annie微微笑着,看他走远了,才走进了超市。

这个时候超市里照例人不多,Annie推着车,在货柜上挑选着食物,她拿起一盒牛排,想到Henry喜欢吃,脸上闪过一丝温柔的笑意,将牛排放进了手推车。

Annie:(轻声自语)便宜你了,陪你吃牛排吧。

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身边走过,Annie似乎有所感应地抬起头,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推着车走在前面,Annie正想走上去看个究竟,却见那个女人忽然软软地倒了下来。

Annie:(急忙走上去,俯身抱起了她)小姐,你怎么了?(看清她苍白的脸)Monica,是你。

Monica:(慢慢睁开眼睛,脸上有着病态的苍白,看见Annie,有些吃惊的)是你啊,真巧。(她支撑着站起来,拾起从手里掉落的东西。)

Annie:(担心的)你没事吧?怎么会晕倒呢?

Monica:(脸色渐渐恢复正常,尽量显得若无其事)没事,可能是没吃早餐,血糖低吧。

Annie:(有些不相信,却不好说什么)那你自己要小心点。要是不舒服的话,记得去看医生。

Monica:(语气冷漠)我会的,谢谢你的关心。

忽然,鲜血从她的鼻子里流出,落到了她那件雪白的衬衫上,一点、两点……血流不止,看起来触目惊心。

Annie:(惊呼)Monica,你在流鼻血。(上前扶着她)你是不是有病啊?

Monica:没事,没事。(有些慌乱的在包里找纸巾,一不小心,从包里掉出了一包药。)

Annie眼明手快,俯身捡起了药,她看看药瓶上的字,说明书上简单明了地写着用于治疗癌症。

Annei:(把药瓶递给Monica)你的药?

Monica:(漫不经心的接过)谢谢。

Annie:(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你吃这些药?这是抗癌药,你得了什么癌症?

Monica:(右一秒钟的迟疑,但随即神色平静的)是血癌,所以会经常流鼻血。

Annie:(难以置信又担忧的)血癌?听说血癌到了末期才会流鼻血,Monica,你的病是不是很严重?

Monica:医生说,运气好的话,还有三个月。

Annie:(不解的)那你为什么不入院治疗呢?也许,还可以控制病情。

Monica:(嘴角扬起一丝嘲讽的笑)这似乎是我自己的问题。

Annie:对不起,我只是关心你,假如……你还能当我是朋友的话。

Monica:(自觉态度有些过火,微感抱歉的)没什么,是我的态度有问题。有些事情,到了没法解决的时候,只能学着去接受。我想,我已经能够接受了。(忽然看见远处Henry正走进超级市场的门口)不好意思,我看我要先走了。(说着急忙要离开。)

Annie:(不安的拉住她)有时间,出来坐坐好么?就当是老朋友聚会?

Monica:(看着Henry越走越近,有些慌乱)好,明天我打电话给你。Byebye。

Monica匆匆离去,剩下Annie怔怔地站在原地,连Henry走到身边都没有察觉。

Henry:(完全不了解刚才发生的一切,微笑着走到Annie身边)买好东西没有?再不出来,你的肠粉就要成面糊了。

Annie:(如梦初醒般)嗯。你回来了?你说什么?

Henry:(被她反常的反应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我说,我替你买来了肠粉,怎么了?你看上去好像有心事。还有什么事情让你担心呢?

Annie:(立即掩饰自己的失态)没什么。可能这两天太累了,所以有点精神不集中。

Henry:(没有过多怀疑,释然的笑)没事就好,那就快回去吃了东西休息吧,要是上庭这样子的话,可能会惹上藐视法庭罪。(关切地拥住她的肩)我们回去吧,肠粉要凉了。

Annie:(被他的关怀所感动,忽然有告诉Henry一切的冲动)Henry……

Henry:(疑惑地看着她)怎么了?

Annie:没……没什么。

最后一秒,还是没有说出口,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有面对的勇气,何况是Henry。

Henry:(开始察觉有问题,却想不出是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应该知道?

Annie:(终于能克制自己的情绪,淡淡一笑)是啊,今天你有牛排吃,这件事你是不是应该知道呢?

Henry:(尚未消除疑惑,却找不到任何异常,想想也觉得自己太过敏感,不由得也放松了心情,笑着说)有牛排这么好?那看来更要赶快回家了。

 

4月1日     19:36    Annie家

桌上燃着三支蜡烛,柔和的音乐飘荡在空气中,Annie和Henry面对面地坐着吃牛排,屋里的气氛显得浪漫而祥和。

Henry:(喝一口红酒,微笑的看着Annie)我发现你最近的手艺真的进步了很多。

Annie:(抬起头笑问)这句话是夸我呢?还是贬我?

Henry:当然是夸你呢,我就算想对不起你,也不能对不起这么好的牛排。

Annie:谢谢。我倒是觉得你的嘴啊,越来越甜了。

Henry:(故作不解的)甜?你说红酒啊?

Annie:(忍不住笑)是啊,你喝多了。

Henry:难得啊,这几天发生那么多事,好不容易可以好好吃一顿饭。今天忙了一个下午,连午餐都没时间吃。

Annie: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忙?

Henry:就是那个的末期血癌的病人,上次她坚持要出院,今天在街上病发,被人送进急诊室,结果抢救到下午两点,所以就没时间吃饭了。

Annie:(不由得关切)那救过来没有?

Henry:(轻叹一声)没有,本来她的病情就已经很严重,现在就这么走了,可能也算是一种解脱。

Annie:我记得她有一个儿子,现在她出事了,谁来照顾她儿子?她不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吗?

Henry:是啊,现在这个问题,恐怕要让政府来解决了,一般情况下,是送去孤儿院吧。孩子的爸爸找不到,找到了,也不见得肯负责任,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法律保护。

Annie:(同情的)那孩子岂不是很可怜?

Henry:(无奈的叹息一声)那也没办法,我们能做的都做了,其他的,不是我们的能力范围。

Annie:(忽然想到Monica)Henry,如果……我说如果,你是那个孩子的爸爸,你会怎么做?

Henry:(想了想)不可能啊。如果我是的话,我想我当初就不会不负责任。即使我不喜欢孩子的妈妈,但是孩子是我的,我会尽父亲的责任。(忽然想起了什么,疑惑地审视Annie)你怎么了?我记得这类的问题你好像问过我,怎么今天又问?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Annie:(想把Monica的事情和盘托出,却不知怎么说出口,看Monica的反应,似乎也不想让Henry知道)没什么,忽然想到了就问,你是男人么,知道你们男人的想法。

Henry:男人也有很多种的,那种,是男人的耻辱。

Annie看着他,沉吟着不说话。

Henry:怎么不说话?不赞成?

Annie:不是,是有点意外。我以为,你会帮那种男人说话。

Henry:(微笑)你会这么想也不奇怪。不过,虽然我不像Paul什么责任都背到自己身上,搞得进医院,可是基本上,我也算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

Annie:你这句话到底是在夸你自己,还是在损Paul?

Henry:看你怎么理解了?不过我现在对牛排比较感兴趣,再不吃,我对我的胃就不太负责任了。

Annie看着Henry心情愉快的切着牛排,心理异常的矛盾。该把Monica的事告诉Henry么?会有什么结果呢?Annie低头看见手上的结婚戒指,还有一个月,他们就要结婚了,这个时候,她又怎么让Henry去接受Monica的存在,接受Billy是他儿子的事实?

 

 

4月2日     上午11:34      中环某西餐厅

Annie不安的坐在靠窗的桌子边,手里拿着咖啡匙,搅动着面前那杯蓝山咖啡,看上去有些心神不安,不时地抬起头来望向门口。门被推开,走进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Monica,Annie不由放下了咖啡匙,朝她挥了挥手。

Annie:Monica,在这里。

Monica:(看见了Annie,走到她面前,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下)对不起,我迟到了。刚才去复诊,没想到人那么多。你等了很久了吗?

Annie:(诧异于她竟然可以这么平静地说起自己的病)没关系,反正今天不用上庭,我有时间。你的病……医生怎么说?

Monica:(苦笑)能怎么说?没有恶化,也不可能转好,无所谓了,我能够接受得来。

Annie:别这么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别这么快放弃。

Monica: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知道,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好意。

Annie:别这么说,我们……总算是朋友。我和Henry的事情,希望你不要介意。

Monica:(若无其事的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看不开,如果我还放不下的话,当初就不会主动离开Henry,既然我已经走了,就表示不会对他有任何幻想,谁和他在一起我都不会介意,何况是你。其实你今天叫我来,有什么事么?

Annie:(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见她,不由愣了一下)我……我只是想知道有什么可以帮你的。Monica,你有什么打算?

Monica:(讶然的)打算?(忽然明白)你说Billy?

Annie:我知道你已经没有亲人了,那么万一……万一你……Billy怎么办?

Monica:(听到儿子的名字,眼底有几秒钟的失神和感伤)Billy……

Annie:(迟疑着,终于还是说出口)其实Henry很喜欢Billy,而且他又是孩子的爸爸……你真的没想过找Henry解决问题么?

Monica一愣,对Annie的态度感到有些惊讶,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似乎想看清她真实的想法,她是在害怕她破坏他们的关系么?然而她看Annie似乎对她又是如此关切,毫无虚假,不由感到疑惑。

Monica:为什么这么问?

Annie:(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试图解释)你别误会,我只是关心你和Billy,并不是担心你去找Henry会对我有什么影响。

Monica:(原本已明白Annie的意思,现在更相信她的诚意)我知道,其实说实话,我真的有想过。当我知道自己的病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回香港,虽然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我的确想过把Billy交给Henry,因为他毕竟是孩子的爸爸。那天我去医院,其实就是想找Henry。

Annie:(惊讶地追问)那么后来呢?为什么你没有去找Henry?甚至也没有联系过我们任何人。你那天明明碰到我了。

Monica:因为我遇到的是你,不是Henry。

Annie:(有些不明白地看着她)有区别么?

Monica:有。本来我真的很想去找Henry,而且我也看到了他。但是当我看到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改变了主意。因为我看到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忽然觉得Henry变了,或者这么说,我从来没有看见他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一个女人,他对你是认真的,和对所有的人不同。我想,这一辈子他都不会这么对我。

Annie:(仍然不解)可是,这和你去不去找他谈Billy的事,好像应该是两件事。

Monica:(苦笑着)其实你应该比我了解Henry,在工作上他可能很出色,可是在感情上,他根本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我不能想象在这个时候,让他知道这件事情,他会有什么反应,其实,他在感情上能够承受的,真的很少。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他可能愿意对我负责任,可是我能得到的只有他的内疚,而Billy会成为他最大的负担,那么以后,他就可能不懂得怎么和别人相处,当他看到Billy的时候,他又会想到什么?你们要结婚了,Annie,你真的可以一点也不介意?你真的有把握,这件事情不会让你和他都很困扰?你怎么向他解释,三年前你对他隐瞒了这件事?

Annie无言以对,Monica的确说中了她的心事,这些天来,她为这件事已经坐立不安,那么Henry知道后的反应,她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如果他真的会处理感情问题,就不会为了Suki逃避了十年。

Monica:其实你也不用为我担心,我有一个朋友,结婚很多年都没有孩子,他们很喜欢Billy,也许让他们收养Billy,对你、对Henry、对我还有Billy都更好些。(握住Annie的手,诚恳地说)其实这些年你付出的也不少,我也希望你可以幸福。答应我,就当没有遇到我,三年前,你没有说,现在,我希望你一样什么都别说。

Annie:(动容的看着Monica,曾几何时,她们之间为了Henry似乎有了一道无形的墙,然而现在,她们却似乎走的很近,为了那个让她们都为之付出的男人)其实……你还是很爱他。

Monica:(无奈而释怀的笑)现在再谈爱或不爱,根本已经没有意义了。你还有机会,所以,不应该为了任何事情放弃的。

Annie:谢谢你。Monica,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Monica:什么?

Annie:让我帮你,至少在你需要的时候,来找我。

Monica:其实你不用这么做的……我知道你是为了Henry……不过,还是谢谢你。(笑着转换了话题)叫东西吃吧,光喝咖啡不行的。这里有什么好吃的?

Annie:牛排吧,这里也只有牛排还OK。

Monica:好,不好吃的话,这一餐就你情。

Annie:(不介意地笑)没问题。好吃的话,一样我请。

 

 

4月2日下午6:18    仁爱医院加护病房

病房里很安静,Paul沉沉地睡着,刚刚脱离危险的他,看来还是那么虚弱。

Annie悄悄的走进病房,已经是黄昏了,屋子里的光线很暗,这个时候,不论是护士还是病人都抽空去吃晚餐了,除了当班的护士,走廊上几乎没什么人。

Annie望着熟睡的Paul,轻轻走到他的病床前坐下,他的脸色苍白而憔悴,仿佛在睡梦中都能感受到伤口的灼痛。

Annie:(神情复杂的看着他)你怎么样了,Paul?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小心呢?要是Jackie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很伤心,可是她看不到了,是不是因为她看不到,所以你就不好好照顾自己?其实这一年来,你一直都很辛苦,我知道,因为只有我了解失去Jackie对你的打击有多大,就好像只有你会明白,失去Henry对我意味着什么。

Paul,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应该把Monica的事情告诉Henry?告诉他其实Billy是他的儿子。可是Henry会怎么样呢?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太大的打击,他能不能承受这样的压力呢?又或者,我应该聪明一点,什么都不说,让一切就这么过去,当作我从来也不知道这件事。可是Monica怎么办?我知道她和Billy都很需要Henry,我这么做,是不是太自私了?到底怎样才可以不伤害任何人?

Paul轻轻翻了一个身,好像听到了Annie的话,又好像什么都没听到,睡梦中的他眉头微蹙,显得那样的忧郁——也只有在睡梦中,他才会这样轻易的流露出自己的脆弱。

Annie:(如有所感)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对不对,Paul?其实我不应该来烦你,你要面对的问题,一点也不比我少,只不过,以前我还能够对Jackie说,现在都找不到可以诉说的对象。Paul,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Jackie,虽然她不在了,可是她还是比我幸福。(眼中泛起了泪光)

Paul的手指微颤,轻哼一声,醒了过来。

Paul:(看到Annie,有些讶然)Annie,你来了,怎么不叫醒我?坐了很久了吗?

Annie:不是,我是不是吵醒你了?你没事吧,是不是伤口很疼,要不要打止痛针?(她走过去按动开关,让Paul的床抬高一些,使他可以靠着床头坐着,不至于那么辛苦。)

Paul:(勉强笑道)不用了,是睡久了没力气。对了,你怎么来了?刚才我好像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和我说话,是你么?

Annie:不是,我没说什么,只是来看看你。

Paul:我知道,这几天让你们为我担心了。

Annie:别这么说。(看着他苍白憔悴的脸,忽然心中百感交集,眼眶一热,她急忙侧过头去。)

Paul:(立即发现了)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和Henry有关?

Annie:(急忙掩饰)没有,我们怎么会有事?我只是……只是很担心你。Paul,Jackie已经不在了,你不可以再出事。

Paul:(完全没有怀疑,因不安而自责的)对不起,是我让你们担心了。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Annie:怎么这么说?Paul,你不要老是把责任都推到自己身上。Tracy已经把事情都告诉我了,是她一直在利用Eddy来刺激你,才搞出这么多事情。

Paul:其实也不能怪她,她这么做,也是为了我。如果我当初不接受她,可能她现在就不会这么痛苦。

Annie:那么你呢?你承受的一点也不比她少,所以你不应该自责的。其实最难过的是你。

Paul:(黯然的笑,淡淡的道)我?其实我没什么。Annie,你们不用担心我,倒是你,你和Henry就快结婚了,很多事情要准备,不要被我的事情耽误了。

Annie:(苦笑,对前途毫无把握的)也没什么要准备,还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有些事情,是不可以预料的……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Paul:(关切的)怎么了?Henry又做了什么惹你生气?他这个人,有时候是很粗心大意的,不过我知道这次,他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从没见过他对一个人这样认真。

Annie:(叹息着)我知道他是认真的,可是有些事情连他也没法控制。

Paul:(担心的)Annie,你好像真的有心事,不然的话,你现在不应该这么说话的。

Annie:(掩饰地勉强笑道)你是医生啊,难道没听说过婚前忧郁症啊?

Paul:(微一皱眉)这个……心理不是我的专长,我好像只听说过产后忧郁症,这个估计Anson可以帮你。

Annie:(满怀心事也不禁莞尔)Paul,你做人能不能不要什么事情都这么认真,那你可能会开心一点。

Paul:会笑了?那就是没事了,其实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和Henry商量,一定可以解决的。

Annie:(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放心吧,我们没事,我不吵你了,你的伤还没好,休息吧。我先走了。(起身要离开)

Paul:(叫住她)Annie。

Annie:(询问的)什么事?

Paul:现在Henry多半在办公室里,刚吃过饭,最好有一杯咖啡。

Annie:(明白他的苦心,微笑着)谢谢你,Paul。

 

 

4月2日下午6:58    仁爱医院Henry’s office

(办公室内)

Henry坐在转椅上,双手插在口袋里,靠着椅背,手中拿着行动电话。今天的急症室似乎特别宁静,整个下午,就只有一个小男孩摔伤了脚被送进了急症室,处理完这个case,Henry就回办公室休息。

(办公室外)

Annie拿着刚买的热咖啡走到门口,本想敲门的,却忽然缩回了手——现在见Henry,她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能够忍住不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对Henry说。她看了看咖啡,犹豫着,一连几十秒,却没有进去。

(办公室内)

Henry想起了什么,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他在行动电话上按下几个数字,静静等待它接通。

(办公室外)

Annie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这时,衣袋里的行动电话却响了。她急忙拿出电话,来电显示上清晰地显示着Henry的号码,她愣了一下,刚按下了接听键,办公室的门却忽然打开了,然后就看到Henry站在门口,脸色从惊讶到惊喜。

Henry:(微笑着)怎么来了也不进来?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啊。

Annie:我刚买了咖啡,刚才走过来的时候差点弄洒了,所以就没敲门。等我想敲门了,你就打电话来了。(她掩饰着自己的心烦意乱)

Henry:(笑得有些得意,搂住Annie的腰)这个是不是叫心有灵犀?我刚打电话给你,你就送咖啡来了,你怎么知道我想喝咖啡呢?

Annie:(轻轻推开他)这里是医院,你还穿着医生袍的,我只不过刚看完Paul,正巧经过,顺便买给我自己喝的。

Henry:(不相信的)是吗?你不是喜欢卡布基诺不喜欢摩卡的么?怎么今天会买摩卡呢?(接过咖啡杯,毫不客气的喝了一大口)嗯,好香的咖啡,反正你也不喜欢,就便宜我吧。

Annie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却任由他把那杯咖啡据为己有,和他一起走进了办公室。

Annie:你今天怎么这么空闲?

Henry:(端着咖啡笑)有没有人告诉你,我要是太忙的话,可不是件好事。

Annie:不做事和有事做比起来,当然不用做事好了。

Henry:原来你是这么看你的未婚夫的?我是这种人吗?

Annie:我看我还真的要重新考虑一下。怎么样?你什么时候能走?

Henry:(抱歉的)今天中班,还有几个钟头才能走。不能送你了。

Annie:(不知为什么松了口气)没事,你忙吧,我有开车,自己可以回去。

Henry还想说什么,忽然衣袋里的传呼机响了,他看了一眼,神色变得凝重。

Annie:怎么了?

Henry:有case。

 

4月2日晚上7:05           仁爱医院急症室

Henry:(一边戴手套,一边走近病人)什么情况?

助手:在街上晕倒,昏迷,大量流鼻血。

Henry:(皱眉)看来很严重,你去问问送病人进医院的人,看看她有什么病史,或者会有帮助。(低头轻轻叫病人)小姐,小姐,你醒醒。

病人似乎稍稍有了反应,侧过头来,Henry看清她的脸,不由愣了一下。

Henry:(难以置信的)Monica?

 

4月2日晚上9:40       仁爱医院加护病房

Henry处理完手头所有的case,没有回办公室换去工作服,径直向Monica的病房走去。

加护病房里很安静,Monica坐在病床上,脸色虽然还是有些苍白,但是比起刚才在急症室的时候,已经红润了许多。她看见Henry近来,丝毫不感到惊讶,只是微微坐直了身体。

Henry:(掩饰着自己的忐忑)怎么还不睡?生病的人不是应该多休息的么?

Monica:(微笑)知道你要来,在等你。

Henry:(故作惊讶)不是吧,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这么聪明。

Monica:那你是不是有点后悔,以前没选我。

Henry:(笑)好像有一点,不过可惜,我已经没机会了。(他下意识的看看自己的结婚戒指)对了,Billy怎么样?

Monica:他很好,还经常提起你,现在我的一个朋友在照顾他,他们夫妻结婚很多年没有孩子,所以很喜欢Billy,我想要是我有什么事,我也不愁没人照顾他。你是医生,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Henry:(触到正题,一时不知如何开解,只能轻轻咳嗽一声)其实你不用这么快放弃,现在医学昌明,应该可以……

Monica:好了,Henry,怎么说我以前也做过医生的女朋友,如果你想安慰我,我很感谢你,不过我自己知道自己的事,而且也能接受这个现实。你今天能来看我,说明你还当我是朋友,我很高兴,我也希望我这个朋友的病,不要带给你任何的困扰。很多事情,不能改变的话,我们只有学着去面对。

Henry:(无语)……

Monica:(微笑)怎么了?没有话说了吗?

Henry:我想说的话,你都替我说了,我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看来我真的没什么可以帮你的,你自己处理得很好。

Monica:你可以的,你可以多买些花啊,水果篮之类的来看我,反正你以前欠我的,现在补给我也不错。

Henry:要不要这样?这么土的事情也要做?

Monica:什么土,看病人不都是这样的么?还有啊,Billy老是惦记着你什么时候带他去迪斯尼玩。

Henry:是不是真的,他到现在还记得?

Monica:那当然,小孩子不能骗的。

Henry:那好吧,我出去通知我的病人,叫他们这个星期不要生病,因为我赶着去迪斯尼。

Monica:也好,不过你要记着这次不要再失约……(忽然想起Henry以前失约的往事,Monica和Henry都沉默了,许久Monica才打破沉默)谢谢你,Henry。

Henry:谢我什么?

Monica:谢谢你还会来看我。

Henry不说话,只是轻轻拍拍她的肩,病房里又恢复了原来的安静。

 

4月2日晚上10:58      Annie家

Annie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仔仔趴在她的脚边安静地贴着她的拖鞋睡着,电视似乎很不好看,所以Annie用遥控器不停地换台,却仍然没有找到一个喜欢的节目。

门口传来钥匙插进门孔的声音,Annie转头向门口望去,Henry正开门进来,脸色显得凝重而疲惫。

Annie:你来了?

Henry:(心不在焉的)恩。(把公文包放进一边的柜子里)

Annie:(察觉他的疲惫)怎么了?很累啊?你不是说今天回自己家吗?怎么会过来?

Henry:(已经走到Annie身边坐下,这才恍然的)噢,我也不知道,从医院出来,什么都没想,就朝你这里开过来,你要是想休息,我……

Annie:(拉住他)没事,我只是有点奇怪。(感觉到他今天的异样)你怎么了……今天发生什么事?

Henry:(看着她,目光有些异样的东西在闪动)没什么,我只是忽然觉得其实我们能在一起是很值得珍惜的,真的。

Annie:(不解地看着他,失笑)怎么了?你很少这么说话。是不是Paul又替你开过脑我不知道?

Henry:(正色的)不是……我今天在医院看到Monica。

Annie:(脸上有一秒钟的慌张,但立即平复了心境)她不是去加拿大了吗?你怎么会遇到她?

Henry:(轻叹一声)她得了白血病,而且到了末期,真没想到是这样。

Annie:那Billy怎么办?我记得Monica和她的丈夫分开了,她也没什么亲人了。

Henry:她说有朋友照顾Billy,我想她是会有办法解决的。

Annie:Henry……

Henry:(询问的)什么?

Annie:(几乎要把真相说出来,但终于还是没有说)我想去看看Monica,毕竟大家朋友一场,而且她在香港又没什么朋友。

Henry:(丝毫没有察觉Annie眼神中的为难)我也是这么想,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该陪她走完最后这段日子。

Annie:好,明天我看完Paul就去看她,你什么时候有空?

Henry:我明天要去医管局开一个会,下午才有空,不过无所谓,你先去吧,顺便替我看看Paul,最近有两个MO请假,A&E人手不够,都没什么时间去看他,不过我听Joe说,他恢复得不错。

Annie:还好,目前他的情况很稳定,Tracy一直在照顾他。其实Paul这次真的不知道算是幸还是不幸。

Henry:他们的问题,我们帮不上忙的。(他站起来拉着Annie)不早了,去睡吧。

Annie:你先睡吧,我想起明天有些事情要和Paul谈,现在去准备一下文件。

Henry:(讶异的)什么事情这么严肃,你和Paul也有公事谈?

Annie:是关于Paul撞车的案子,律政署已经决定要以故意伤人罪起诉Eddy,希望Paul可以提出诉讼,并且作为原告和控方证人出庭。律政署那边知道我和Paul比较熟,所以让我去和他谈。

Henry:是么?看来事情还没完,那个Eddy会不会有麻烦?

Annie:如果罪名成立当然会,不过比起他制造的麻烦,相信是小的了。

Henry:(笑)我看他最大的麻烦,是遇到了你,江大律师。不过我看看以Paul的性格,未必愿意出庭作证,尤其是这件事情还牵扯到Tracy。

Annie:那倒未必,相信Tracy那边是没有问题的,不过Paul……希望他会比较客观地处理这个问题。

Henry:(叹了口气)有些事情是客观不了的,总之,我们尊重他的决定就行了,不要太勉强。

Annie:我知道怎么做,你不用管我了,先洗澡睡吧。

Henry:(似乎这才想起自己的疲惫,轻轻打了个哈欠)那好吧,你也别太晚睡,小心身体。

Annie:知道了,晚安。

Henry:(轻吻她的面颊)Goodnight。

Henry转身进了房间,Annie关上了电视,却仍旧坐在沙发上,她的心情就如窗外的夜色,沉沉的,看不到自己的方向。

 

 

4月3日上午11:45     Paul的病房内

午餐时间,Paul坐在病床上用午餐,Tracy坐在他的身边,Paul左臂受伤,单用右手,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不时地要把手里的勺子放下去拿水喝,一顿饭吃了很久,还剩下大半,他叹了口气,干脆把勺子放下了。

Tracy:(立即留意到了)怎么,吃这么少?

Paul:我饱了,天天躺着,也没什么胃口。

Tracy:(关切的)我知道你没胃口,不过也要尽量多吃一点,才会康复的快。不如下午我去替你买些水果来吧,现在我先去拿毛巾给你擦擦脸。

Paul:不用了,这些事情可以让护士做。麻烦你每天来照顾我真的不好意思。

Tracy:那你为了我搞成这样,我不是更不好意思?还是你不喜欢看见我?

Paul:(急忙解释)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怕妨碍你。

Tracy:不麻烦,我现在失业呢,根本也就没什么事情做。你就不要跟我客气,我现在去拿毛巾,你的手呢,最好别沾水。

Tracy正想起身,听见有人轻轻敲门,她转头望去,就看见Annie走了进来。

Paul:(笑着招呼)Annie,你来了?

Annie:来看看你,顺便谈点事情。(细心地发现他餐盘里剩下的食物)怎么吃这么少?不舒服么?

Paul:不是,整天躺着不动,当然没什么胃口。对了,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谈?

Annie:(看Tracy一眼)关于你这次被撞车的事,律政署决定要以故意伤人罪起诉Eddy Li,而你作为受害人,希望你能够提出诉讼,并以原告和控方证人的身份出庭,所以律政署委托我来和你谈谈。

Paul:(有些出乎意料的)你们要控告Eddy?(第一反应就是去看Tracy)

Tracy:(回避的)我去拿毛巾给你擦擦脸。

Annie:(等Tracy出去,继续说)不是我们,是律政署,Eddy存心撞你和Tracy这是事实,你只需要上庭把真相说出来。

Paul:如果我拒绝呢?

Annie:(虽隐约猜到这个回答,却仍然追问了一句)为什么?

Paul:如果罪名成立,他就会有案底,这对于他的将来来说,会有很大的影响,况且我现在没事……

Annie:Paul,这不是你要担心的事情。事实是,他已经犯了故意伤人罪,这是刑事罪,你不告他,律政署一样会起诉他,而你作为一个香港市民,出庭是你应尽的义务,于公于私,你都应该出庭。

Paul:但是如果我不提出诉讼,他的问题会小很多,我不想把这件事情继续扩大。

Annie:(不解的)Paul,现在是他犯了法,难道不应该接受法律制裁么?Paul,你一向不是这么没原则的人。

Paul:这不是原则的问题,我们在说的好像是一个人的将来……

Annie:又或者,是什么人让你有什么顾虑?

Paul:(神色略变,这时他看到Tracy已经拿着毛巾走了进来)不是,我只是希望能够给他一个机会。

Annie:(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过火)好吧,你考虑一下再给律政署那边答复。那我先走了。

Paul:(抱歉的)这么快?你才来了没多久。不如再坐一会?

Annie:不坐了,我有一个朋友进了医院,我还要去看她,改天再来看你。

Paul:好吧,不耽误你,Bye。

Annie:Bye。(转而向着Tracy)Bye,Tracy。

Tracy:Bye。

Annie出去了,Tracy这才在Paul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把毛巾递给Paul。

Tracy:先擦擦脸吧。

Paul:谢谢。(接过毛巾擦脸)

Tracy:(有些犹豫的)Annie是不是找你谈起诉Eddy的事情?

Paul:(怔了怔)是啊。

Tracy:那……你决定怎么做?

Paul:我……还没决定,我对Annie说我还需要考虑一下。

Tracy:(有些讶异的)为什么?他那么对你,害得你伤得这么重……

Paul:我相信他只是受不了失恋的打击,一时冲动,才会做出这么不负责任的事情,现在也一定很后悔,那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呢?我相信他以后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了。况且你们两家也是世交,我不希望伯父难做。

Tracy:(倏然省悟)Paul,你是不是因为顾虑我,所以才不愿意追究Eddy责任?

Paul:(急忙解释)不是,怎么会呢?你不要胡思乱想,和你没有关系。

Tracy:(不相信的)你不用瞒我,我知道,这件事情归根结底都是我的错,是我想利用Eddy来气你,他才会误会你,如果不是我没把事情处理好,他也不会撞你,你也不会受伤,Paul,对不起……

Paul:(被Tracy深深的自责弄得手足无措)不要这么说,Tracy,不是你的错,真的,问题在我身上,是我没有理解你的心情,你在说分手的时候,我不应该把它当成你的真心话。是我自私,我以为这样,我们彼此的压力都会小一点。

Tracy:(抬起头看着他,眼神很迷惘)为什么到现在,你都还要为我们着想,Paul,其实你没有做错任何事,可是为什么每一次都是你在道歉?

Paul:(看着Tracy,温柔的目光似乎能够抚慰所有的伤心和内疚)有问题么?不是应该男人迁就女人的吗?无论我做得好不好,我都不希望伤害到你,只是有些事情我不能够控制,所以我还是给你带来了困扰。

Tracy:不会,以后我不会再困扰了,Paul,只要我们还能在一起,以后我不会再计较那么多。

Paul无言地拥住Tracy,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想要的幸福,他可以肯定的是,Tracy是幸福的,这就够了。

 

4月3日下午1:48      加护病房

Annie吃过午餐,就去Monica的病房看她,出乎意料的是,Henry已经在座。Monica看来气色很差,但是精神似乎不差。Henry就坐在她床边的椅子上,床头柜上有一大篮水果,想必是他送的。

Monica:(看见Annie)Annie,怎么你也来了,Henry也刚来,你们真是心有灵犀啊,时间配合得这么好。

Annie:(略有些不自然的)巧合吧,我以为他今天下午要开会到四、五点钟的,没想到这么早就回来了。

Henry:(走到Annie身边)哦,我看没什么事情,所以就先回来了,反正有Joe在也是一样的。

Monica:(微笑道)是吗?那我真是面子不小。Annie,说起来你真是调教有方,Henry这么粗心大意的人,现在居然知道探病要带水果了。

Annie:……

Henry:(立即接住话头)Monica,你这就不对了,没道理连Annie也耍(转而看着Annie)不行,看来要找些东西塞住她的嘴才行,这样吧,你们先聊,我去洗水果给你们吃,你……

(指着Monica)喜欢吃橙,至于Annie嘛,就苹果吧。

Monica:(笑)你厉害啊,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不过Annie喜欢吃苹果吗?我记得她应该是比较喜欢奇异果的。

Henry:(怀疑的)没道理啊,你比我了解她?(看着Annie)是不是啊?

Annie:(略感失望又心不在焉的)无所谓了,苹果就可以了,反正我对水果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这句话的意思显然是说Henry搞错了)

Henry:(有些抱歉地看着Annie,随即岔开话题)越说越错,我去洗水果了,你们聊。

Henry拿了水果出去了,Annie这才拿了一张椅子坐下来。

Annie:感觉怎么样?医生有没有说你的病情?

Monica:还能怎么样?现在我能够醒过来和你们说话,就已经是赚了。倒是你,记住我们的约定,不要让Henry知道那件事。

Annie:Monica,你真的打算把Billy交给你的朋友?你觉得这样对Billy好吗?

Monica: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Billy,也是为了你和Henry。Billy从小就不在Henry身边,Henry对Billy来说,只是一个对他很好的叔叔,一下子叫他接受Henry是他的爸爸,我想连Henry都未必能够承受。Billy九岁了,这个时候的孩子,已经开始懂事,又特别敏感,假如他要Henry解释这么多年为什么他都没有过问我们,你认为Henry应该怎么解释?何况你们就要结婚了,我绝对相信,你不会对Billy不好,可是你们以后还会有你们自己的孩子,到时候你或多或少会对自己的孩子比较偏爱,那Billy又会怎么样呢?我不觉得把Billy给Henry是一个好的选择。

Annie:可是不管怎么说,Henry也是Billy的亲生爸爸,他有权知道自己有一个儿子,而Billy也有权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你这么做,对他们两个很不公平。我觉得Henry应该知道。

Henry就在这时走了进来,正巧听到Annie的最后一句话。

Henry: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说我,我应该知道什么?

Annie:(不知道怎么解释,忍不住要和盘托出)Henry,其实……

Monica:(及时打断Annie)其实我和Annie在说,我根本不喜欢吃橙,你记错了,你的记性实在太差。

Henry:(不太相信地看着Annie)是吗?

Annie:(表情略显得不自然)不然你以为是什么?你觉得你还有什么值得我们谈的么?

Henry:(看不出异常,释然地笑)那倒是,我一向没有Paul那么受欢迎。

Monica:你知道就好。我的橙呢?

Henry:你不是不爱吃么?我正打算拿去轧橙汁。

Monica:我只说我不喜欢吃,没有说我不吃。(看着Henry递过来的一只完整的橙,彻底无语)不会吧,你让我就这么吃?

Henry:不然你还要怎么样?我很认真地洗过了,保证没有细菌。(把苹果递给Annie)Annie一向连皮吃的……

Monica:(彻底输给他)可是她那个是苹果,我这个是橙……

Henry:(得逞地笑)我刚才去洗橙的时候你没有反对,现在不能再上诉了,Annie,是吧?

Annie:(从Monica手里取过橙)好了,你别耍她了,人家生病你还玩,我来削吧。(说着去拿水果刀)Henry:(笑)现在知道了吧,我平时从来不削水果的。

Monica:(也笑)也对,被你削过的苹果估计只有苹果核可以榨汁了。

Henry:笑我?无所谓,反正我有人削苹果给我吃。(很自然地搂住Annie的肩)是吧,Annie?

Annie:(毫无防备之下有些慌乱和轻微的抗拒,不知怎么办,只好把手中刚削好的橙塞到Henry的嘴里)你洗的橙啊,还不知道干不干净,还是留着你自己吃吧,Monica,我去替你重新洗一个。

Monica:(微笑地看着一脸无辜的Henry)好,不过用不着这么大,我怕我的嘴巴塞不下。

Henry:(终于咽下了一半的橙,可以开口说话)对啊,你的橙这么大,塞得进去是我运气好。

Annie:我会替你切成片的。(说着站起身来,拿着水果往外走。)

病房里,Henry和Monica继续聊天,看着似乎毫无芥蒂的Monica和毫不知情的Henry,Annie暗暗叹了口气,她问自己,这世界上是不是会有永远不被揭穿的秘密,假如真的有,对于Henry和Monica是不是会更好?

 

  评论这张
 
阅读(120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