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鸿声里

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日志

 
 

经典回看——追忆《魔域桃源》  

2010-01-28 20:15:41|  分类: 戏如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的是很老的片子,真的是很久以前写的文字,主要是今天在一个博友处看到了他和我一样喜欢这个片子,所以才把旧文翻出来共享。

 

终于还是去看了《魔域桃源》,怀着些微的忐忑和更多的好奇,仿佛是去探寻一个人曾经年轻过的轨迹。

告诉自己不要抱着过多的希望,对二十年前的旧片的喜爱,除去对旧时岁月的念想,其实是苍白无力的,很多东西回头去看,常常只得失望。就像几年前重看《上海滩》,一样的演员,不变的剧情,却竟然破坏了心中对它美好的回忆——面对拖沓的剧情即使是周润发那样的光彩也无法掩盖我内心的失望——原来只是我自己在记忆中美化着它,而它,只是逝去了的精彩。

更何况眼前的这部《魔域桃源》,是我曾经错过的精彩。

然而也就这样去看了,竟然也就看到了底,一直以来,不满意的剧集往往都只看一两集就丢到了一边,而《魔域》竟然成了一个例外。

我是一个沉迷武侠小说的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几乎有武侠剧必看,对我来说,武侠的世界快意恩仇,如梦似幻,虽然辗转无奈,却能够避开人生的营营役役,令人向往。然而,近两年来,我却很少看武侠剧,因为受不了那样的轻浮搞笑,看不得那样的云淡风清。江湖,岂是如此来去自如的人间乐土?

那么《魔域》该是个例外了,与众多新一代的武侠片比较,它显示出罕有的凝重,整部戏里,我看不到任何新武侠片中必有的搞笑片断,从头到尾,它都是严肃而紧凑的,我几乎记不起任何让我开怀一笑的情节,无论是友情、爱情还是亲情,似乎只能让人读到苦涩,连回味都不带一丝甘甜。想来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处在江湖中的人本来就是与痛苦孤独相伴的。江湖,其实更像佛家所说的无间地狱,又何来那样多的荒诞与欢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魔域》所展示的江湖,也许倒是还了江湖的本来面目。

于是注定了,逃不过这一场感叹和思量。

 

(其一)魔域?桃源?

对桃源一词的了解,其实还停留在初中时语文课上学的陶渊明的那篇《桃花源记》。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中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一派平静祥和的景象。

所以,当看到桃源前冠以魔域两字的时候,心头不免感到迷惑,而后才知道,魔域就是桃源,桃源就是魔域,问题只是在于,它是在什么人的眼中。桃源内的人说自己是世外桃源,而桃源外的人,却说它是魔鬼之域,这个问题,从开始争论到最终,始终没有一个定论,于是便有人,执著着它的答案,不断讲述着桃源的故事,从青丝说到白头,而桃源,其实早已不复存在了。

不知道为什么,但凡执著到了最后,结果总是可笑,虽然到头来,不见得真的笑得出来。由始至终,太多的人为了桃源的善恶争论不休,太多的人为了桃源的存亡无辜枉死,然而最终却发现,这争论从一开始就错了,错在太过天真,错的太过可悲。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个地方究竟是魔域还是桃源,桃源里的人到底是正义还是邪恶,而其实问题的症结却恰恰不在此处,事实上,无论这是魔域还是桃源,都不会允许它存在。

桃源是魔域还是乐土,其实各人心里都很明白,桃源的人很清楚,那些正派人士也明白。就算它如何的神秘,前有林芷君,后有付青云、慕容白,白蝶儿,他们的亲身经历,都足以证明桃源的真面目。然而杀戮还是在继续,流血还是不可能停止,难道真的是为了所谓的正邪不两立吗?也许最后还是慕容白一语惊醒梦中人:其实世上根本不可能有世外桃源,只是付青云自己不肯接受这个事实。从桃源被外人发现的那天起,它就不可能继续存在。从古到今,世间的人总是服从于一种权威,也只能服从一种权威,没有人可以游离于这种权威之外,除非你可以将它推翻。从这一点来看,掌握着江湖的正派人士,是绝不可能容忍桃源的存在,即使它与世无争,却代表着另一种权威,这种权威虽然并不强大,却永远是一种威胁。尤其是桃源的宁静,本身就对世人有一种很大的诱惑,从林芷君到付青云,进入桃源的人几乎无一例外的开始向往这种生活,无形中背叛了他们原本生存的世界的法则,而他们越是想解释越是想保住桃源,就越是使当权者不安,他们害怕这个看不见的敌人随时会威胁到现有的一切,于是消灭它是势在必行,而把桃源说成奸邪,无疑是最好的理由。

所以,无论事实如何,我们永远都只能听到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在重复着桃源是魔域,桃源必须消灭的宣言,有时候立场,往往超越了正义或者良知。

故事最后,桃源的消亡,付青云的被杀,使一切都成为了历史,令人感叹的是,付青云没有死在保卫桃源的战役中,却死在一个疯疯癫癫的小贼手上,这是不是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他所做的一切,他曾经被桃源里的人们看得异常重要的生命,其实微不足道。逆着历史的必然性走的人,终究只能是一抹随风而散的沙尘。

忽又想到了《桃花源记》,再去寻找桃花源的渔人,找寻的结果却是“遂迷,不复得路。”记得那时老师解释说,这个结果暗示了桃花源永远只能是一个理想,此刻想来,竟然别有一番感伤。

 

(其二)慕容白

我并不是执著于善恶的人,在我的观念里,没有绝对的善或者恶,所以在《魔域桃源》中,我最欣赏的不是正直执著的付青云,而是睿智果决的慕容白。

我不知道二十年前,人们对于慕容白这个角色有着怎样的看法,是切齿痛恨还是因他的英俊潇洒而心动神迷。但我认为,这却是启华所有的反派中,塑造得最好的一个,一个好的反派,不仅要让人痛恨,还要让人同情,而慕容白恰好做到了这些。

凡人都有求生的本能,所以当一个人因为想要生存而为恶的时候,我往往会比较能够原谅,尤其是在这同时,他的本人也在受着煎熬。从这一点来说,慕容白似乎是我看过的反派角色中,内心最为痛苦的一个。

片中没有讲述慕容白的童年,只说了他是孤儿。但是从他师傅对付青云的偏爱,对私生子的偏心来看,他这个师兄做得并不顺心,常常是被忽略的一个。对于庸才来说,被忽略是一件心安理得的事情(就像那个憨厚的初七,为救慕容白死掉的那个),可是对慕容白那样胸怀大志,人生目标明确的人来说,他的不甘心是可以想见的。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在武当七子随同师叔去剿灭魔域的时候,他表现得那样残忍果决,可以毫不犹豫的杀死从小一起长大的受了伤的同门——十年磨剑,终于有了公平竞争的机会。

然而不幸的是,这次的围剿铩羽而回,同门几乎伤亡殆尽,连师叔都死在了征途中,可恨的是他们连对方的真面目都没有看清楚。他们还来不及为自己的幸存而庆幸,命运却向他们展开一张无形的网,一切的改变,从此开始。

一夜之间,慕容白和付青云被诬蔑是杀害师叔的凶手,江湖上的人个个欲杀之而后快,走投无路中,他们进入了传说中的魔域,同时也了解到了魔域其实只是一个世外桃源。成为桃源中一分子的慕容白,开始在黑暗中实行他的计划,背叛师门的真相令人心惊,这场逃往和追逐,为的只是混进桃源作内应,找机会消灭桃源,消灭那些收留了他们的好心人。

人是世间最复杂的动物,同样在桃源受到礼遇,付青云有的是内疚,慕容白想的只是如何早日颠覆桃源,分歧由此开始,人格的高下也立时显现。付青云一心想说服师傅放弃攻打桃源的计划,而慕容白正凭着自己的聪明将桃源搅得天翻地覆。慕容白陷害付千石的手段固然阴险卑鄙,但是同时我又不得不为他那些天衣无缝的计划而感叹——智慧与高尚,几乎总是不能在同一个人身上显现。然而我却不想苛责慕容白的种种行为,因为消灭魔域是他们唯一的活路,他深深知道,没有他们,无尘会找另一批人混入桃源,而他将不会有任何活路,能不能消灭魔域,关系到他们能不能重新安安稳稳的做人。在这样的关头,付青云选择了义,想要挽救桃源的命运固然是值得钦佩,而慕容白却也不过是选择了生,为了更好的生存,他也只能够打开桃源的缺口,将这片世外净土,变作血流成河的人间炼狱。

有时候成功带来的并不是喜悦,顺利消灭桃源的慕容白,想要回他应得报酬,让无尘实践他的许诺,将武当掌门的宝座拱手相让。他自然也知道这不是件容易的事,生来就心思细密的他,做好了一切准备,想好了所有的退路,然后就朝着掌门的宝座一步步的迈了出去。看到慕容白残忍的斩断师弟的手脚,一剑杀死了无尘,我竟然没有任何的气愤,实实在在的,无尘和他的私生子并不值得同情。慕容白不杀他们,他们也会处心积虑杀了他。这一次要感谢付青云,没有他的搅局,慕容白也不可能杀了师傅无尘子坐上掌门的宝座。他终于凭借自己的力量,摆脱了别人的束缚,只不过他没有想到,另一种危机正在产生,将他从此推入了两难的境地。

楚烟寒的出现,是他人生最大的意外,一次偶然的邂逅,注定了一场无悔却不得善果的痴恋。从来都是一切尽在掌握的慕容白,面对感情也不禁乱了阵脚,泥足深陷。《魔域桃源》里多的是纠纠缠缠的感情,前有付千石和林芷君的反复无常,后有付青云、唐琪和白蝶儿的三角恋情,看来只有厌烦,绝无同情,那完全是没事找事的折腾,受苦受难,都只是活该。然而慕容白和楚烟寒的境遇,却让我同情。

从感情上来看,慕容白无疑比付青云更令人欣赏,无论他如何对待自己的对手,如何的奸险残忍,在感情上,他是执著而单纯的,比起付青云的优柔寡断,慕容白在感情上,从来没有伤害到任何人。正如他在楚烟寒执意离去时所说的:“不管我做了什么,我从来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从头到尾,他的心里只有她一个,也是为了她,他经历了本来不该有的挫折和绝望。是编剧的刻意安排?还是上天的有意捉弄?当他忘情绝义时,呼风唤雨,一路坦途,当他为爱奔走时,却总是山穷水尽,生死攸关。然而也正是因为这样,慕容白的灵魂中,还有一丝人性的光辉。

我感动于那个大雨的夜里,慕容白在电闪雷鸣中舞剑的痴情,冒着死亡的威胁,为的只是博爱人的一笑。当他无奈的说出:“我只能为你做到这一步时。”我想有很多人都原谅了他对掌门宝座的渴求,原谅了他对这份感情的胆怯。每个人的人生追求不同,向往着权力最高峰的慕容白能够做到这一步,他的付出,已经远远超过了付青云的那些所谓的牺牲,因为他所要放弃的是他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没有了权利和地位的慕容白,等于失去了人生的支柱,于是他只能却步。

然而爱情的魔力,岂是理性可以控制?那一夜,他终究还是借醉闯进了她的闺房,没有结果的爱情之花,却在那一夜绽放,除却动容,更多的是唏嘘和感叹,不该爱的,然而终究是爱了。记得次日醒来后,楚烟寒问慕容白:“你会不会后悔?”慕容白摇头的同时脸上还带着温柔的笑意,他说:“就算因此失去武当掌门之位,也绝不会后悔。”我喜欢他望着楚烟寒的眼神,永远深不可测的眼瞳中,竟然也会有澄净如水的一刻。在他冰冷寂寞的灵魂中,终于有了一些温暖的东西,一种他一直向往不敢去正视的东西,那是人类爱的天性。

慕容白之所以和一般的反派角色不同,是因为他的内心深处,并不只满足于拥有至高无上的武林地位,还有着对温情的渴望,对孤独的恐惧。当他一路向着权利的高峰攀登时,却发现在自己得到的同时,却失去了更多,渐渐成为了孤家寡人。

师傅已死,昔日的好兄弟付青云也已反目,身边环伺的,是居心叵测的同门,在时时觊觎他掌门的宝座。那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和惶惑,令他恐惧,而这种恐惧却因为乏人倾诉而变得令人窒息。于是在被楚烟寒拒绝的那个晚上,他独自来到密室,对着武当历代掌门的石棺狂饮烂醉,诉说着内心的痛苦。而当武当的弟子发现他和楚烟寒的关系时,他没有立即杀死他,反而温和的对他诉说和楚烟寒的一切,仿佛是面对着自己多年的好友。然而,温柔尚未消失,他手中的长剑已经刺入听众的心房。看着滴血的剑锋,他的声音疲惫而伤感,夹杂着一种残酷的满足,他说:“终于有人肯听我说话了。”孤独到了这般地步,这样的慕容白,不知是可恨还是可怜。

其实我真的很不理解楚烟寒的离去,她的理由,总是让我感到牵强和生硬。作为一个修史的人,她既然知道整个《武林纪史》都是由血写成的,当然也应该知道,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不可能有回头的机会。然而她竟天真地以为,他们可以退回去过男耕女织的生活,是她不够睿智?还是在感情的面前,她也昏了头脑?在这段感情里,实在是她比慕容白自私的多。当慕容白为了她而失去一切,心如死灰时,她想的只是从此可以过耕田种菜的生活。难道她不明白,在武林中扬名是慕容白人生的全部目标,失去了这个目标,等于使他失去了生存的动力?是她疏忽大意?还是由始至终,她都没有真正考虑过他的需要?也许感情的世界里,注定没有真正的公平,谁爱得深,谁就付出的多。

我始终认为,慕容白彻底的灭绝人性,楚烟寒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她的离去使慕容白最后的一点生命的光彩都消失殆尽,对于慕容白而言,一生走来大多是不由自主,只有楚烟寒是真真正正他自己选择的,所以,他可以忍受任何人对他的反对,对他的背弃——因为他自己也被背弃过别人——但只有楚烟寒不可以,因为他对她的付出,完全出自真心。于是在楚烟寒走后,他真的陷入了疯狂,因他的生命,已经没有了目标和希望。这是一种必然,行到了最高处,往往得到的不是喜悦,而是失去目标后的空虚。

于是,最终的结局委实是最为适合的,虽然是一种残酷的方式,可是终于他们生同衾,死同穴。而慕容白,早已没有了奋斗的目标,留在古墓中和楚烟寒厮守到生命的尽头,未尝不是一种成全。

 

 

(其三)傀儡人生

山顶的风很大,慕容白和付青云面对面地站着,他们各自告别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来到了这个空无一人的山顶,一场生死决斗一触即发。

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相见,每一次都是斗的难分难舍,每一次又是不了了之的收场,仿佛注定了,两个人要纠缠不休,又好像这一生,恩恩怨怨都不能面对面地解决,也许只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是自己人生的主宰。

“我不杀你,你只不过是那些所谓正道中人的傀儡,这样的人太多了,杀了一个慕容白,还会有千千万万个慕容白出现。”得胜的付青云就这样放走了慕容白。

“我也不杀你,因为我要你知道,你不比我好多少。是你一直在做梦,梦想这个世界上会有世外桃源,现在你知道了吧,你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还想着会有什么世外桃源。”反败为胜的慕容白,也放弃了杀付青云的念头,冷冷地反击。

一瞬间,两个人的脸上显现同样的惨白,然后,各自朝不同的方向失魂落魄地走下山去,走向的却是同一个地点——一个无声无息的死在一个无名小卒的手上,一个空怀着雄心壮志被封闭在石洞中,无疑被活埋在黄土之中。

这就是《魔域桃源》中最后的那场决斗,本以为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拼斗,到头来竟是这样不了了之。结局纵然惨烈,却与这场决斗无关——最终没有人是死在对方的手上,而是死在了命运对他们开的一个恶作剧似的玩笑里。

是什么缘故?无数次的杀戮争斗中,唯有他们之间,不曾以死亡作为终结?回头细想,却不由让我这个无聊的看客满心唏嘘。

其实慕容白和付青云的关系,远比这个故事中纠结不清的三角恋情更值得玩味。这并不是说他们之间有什么暧昧,又或者说他们之间的感情如何的深厚牢固,非比寻常,而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的人生有着惊人的相似。

我不怀疑,慕容白和付青云之间曾经有过深厚的感情,那把淬过二人鲜血的白云剑就是两人情义的见证,然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即使有再深的感情,到决斗那一刻也已彻底消失殆尽。究竟是什么,一次又一次使他们刺向对方的剑锋偏斜?是恐惧吧,是对自己从此彻底陷入孤独深渊的恐惧。

付青云并没有说错,慕容白是一个傀儡,只不过他不是那些名门正派的傀儡,而是自身野心的傀儡。所谓的正邪不两立,从来只是掩盖野心与欲望的华彩外衣,是用来满足自身权利扩张的冠冕堂皇的理由,这一切,古来有之,慕容白的手段纵然高明,却也毫无新意。与其说是他骗过了天下人或者说是天下人利用了他,不如说是他臣服于自己的欲望之下,是他顺应了那些人的需要。慕容白很清楚,他们要的只是一个傀儡,所以由始至终,他都不曾对那些名门正派抱有任何奢望,即便是做傀儡,他也是头脑清醒,目标明确地去做。他深知自己的利用价值,也很明白自己可以利用其他人的是什么,这本是一场公平的交易,他被人摆布,同时也在摆布着别人。傀儡一般的人生,实际是他自己的选择。

那么付青云呢?其实他又何尝不是一个傀儡?纵然他淡泊名利,正直善良,却也免不了做了内疚的傀儡。从他导致魔域毁于一旦那一天开始,就注定要用一生去殉对桃源中人的内疚。他本不是领导之才,却硬要去担当了重建桃源,领导众人抵制名门正派的围剿的重任。然而一个傀儡所重建的桃源又能有什么保障?随时可以被任何一个手下指责的首领,又能够成就什么事业?桃源的四分五裂完全是必然的——一个曾经背叛的人,又怎能为众人所信服?对于一个混乱的时代,分裂就意味着灭亡。这一点,总是处在风雨飘摇中的付青云,不知是否明白,但是对于自己的身不由己,他一定是清楚明了的。

所以,无论有怎样的理由,立场是怎样的冲突,付青云和慕容白绝不会真正将剑指向对方,只因他们都知道,傀儡的痛苦,只有傀儡才能明白。

  评论这张
 
阅读(1272)|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