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鸿声里

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日志

 
 

而今才道当时错——《大丫鬟》人物评论之方少陵(其三)  

2010-01-23 09:55:55|  分类: 戏如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三   少陵的执迷

原本想要说的是少陵的爱情,但我委实不愿意将少陵和采青之间的种种当作纯粹的爱情来评说,佛家有云,贪、痴、嗔是人性的三毒,但归根到底,就是一种明知不可为却不愿放手的执迷,既然少陵已然痴情到至死不悔的地步,那我也不妨将之看作一种执迷。

其实,世界上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执迷,只是对象各不相同:有的人执迷于情,有的人执迷于名,有的人执迷于利,这些执迷有深有浅,无所谓对错,只是一旦失去了度,造成的后果就会伤人伤己,尤其是一个能力智慧超群的人,他的执念往往会造成两败俱伤。

《大丫鬟》里,我亦看到各种各样的执迷,采青执迷正妻的名分带给自己的安全感,清羽执迷灵魂契合的爱情,而少陵所执迷的是能掌控一切的胜利。

我一向认为,评价一个人,不能脱离他成长的环境,因此少陵对胜利的执迷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曾经随着父亲征战沙场的少陵,应该无数次亲眼目睹世间最残酷惨烈的死亡,也亲身经历过九死一生的考验。在那种环境下,退意味着败,败意味着死,因此,在他的意识里,生死可以无所谓,胜利却是无论如何不能放手的东西——一个军队领导者的胜败关系到成千上万人的命运生死,在生死存亡的面前,故作潇洒的退让和放手根本是一种奢望。争取胜利,争取最大的利益是他的责任,这种责任的重量远远超过沈流年或萧清羽对他们各自的家族承担的责任。

于是从一开始,我们看到的少陵就是一个事事精于谋划,处处占尽上风的男子,每一件事的好坏利弊,他都看得透彻清楚,如何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都了然于胸,无论对一件事情的结果还是一番对话都不允许自己处在被动。对别人来说,这个男人充满了攻击性令人退避三舍,对于他自己而言,这只是一种习惯。这种秉性,用于商场或者战场政界都无往不利,在感情的世界里却不免欠缺高明,尤其在那些自命清高,以互相试探为情趣,总是在计较自己在对方心里是否尊贵神圣,天上有地下无如同稀世奇珍,总是以对方是否为自己倾尽所有,不顾一切为标准来评判对爱情的诚恳的男女看来,少陵对感情的态度委实是对感情的亵渎。

对于采青来说,她母亲死前“宁可失身也不要失心”的训诫在她心里根深蒂固,在潜意识里她认为爱情的真诚与否远不及男人对她的诚意重要,因此她的爱情需要一个男人抛弃一切地奉献和追逐才能圆满,她需要一个妻的名份才能有安全感,她总是在确定对方对自己付出真心并不顾一切之后才愿意陷入这段感情,她坚持的是自我的存在而绝不能容忍自己在一段感情关系里是被拥有的,于是,少陵纵然有千般过人之处,也绝不是她能够接受的对象。她需要的是似萧清羽那样将她的喜好心愿放在第一位并全心全意去成全的男人,而不是成为任何人的女人,更不愿意那个男人对她的感情掺杂任何专心付出和全心奉献以外的东西。所以,从一开始少陵对采青的感情注定是无果的,而最可悲的是,少陵对这个女人的感情的缘起,竟也是因为她毫不犹豫地拒绝,而他对她的爱情也不可避免地掺杂着已经渗入血液的好胜之心。

其实在大部分看戏的时间里,我都在质疑,少陵最初遇见采青是否是真的动心,因为纵然少陵冷静睿智,洞悉人心,若真的爱上一个女子,难免也会感情用事,乱了方寸,怎能够如此从容地与沈家和萧家周旋,将采青一步步引向自己?莫非真的只是因为好胜争不到而念念不忘?直到我看到少陵怀疑清羽和采青设计私奔,到采青房中试探而对采青说:“我方少陵有过很多女人,但只有你是我不能放手的。”我才恍然明白,或许争强好胜之心始终存在于这段感情中间,但其实少陵的确是一开始就爱采青的,只不过连他自己都没有明确地认识到。

再回头去看河边的初遇,其实真的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见钟情,可能少陵在对采青说“我打双金绣鞋送你”的时候,只是想要和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调笑一番(美丽是编剧设定的,我就暂且这么认为吧),并不认真,但是流年突如其来的一拳惹怒了少陵,而采青居然敢为了保护流年冲撞他,这时候少陵对采青是真的有了好感,因为他佩服这个女子的勇敢———在一个军人的眼里,勇敢并不稀罕,但女子的勇敢是令他意外的,这并不奇怪,因为战场始终是男人的世界。当采青离开时,少陵微笑着说“采青,我们会再见面的”,其实他已经动心,而且不知不觉已经是情根深种了,只是他没有意识到,而我们也不相信,这个只凭琴箫声就能洞悉别人曲折心事的男子,一个应该已经在红粉从中来去自如片叶不沾身的男子,竟然也会像不谙世事的纯情少年,仅凭一眼就爱定了一个陌生的女子。可是我们却忘记了,这是少陵第一次经历心动,第一次陷入爱情。

或许像少陵这样的男子,曾经有过轻狂的过去,但却一定不是爱情,似他这样的男子,太容易使女子动心,因此那些感情来得过于容易,对心高气傲的少陵来说不可能刻骨铭心。而采青的拒绝令他看到了这个女人不同于其他女人的地方,不管出于什么理由,他就这样爱上了。一个初陷情网的男子,通常都是无所适从的,就好像萧清羽以为自己爱上流云时笨拙得不知如何与她相识,差点被当作登徒浪子,少陵也是一样。只是少陵经历的事情多了,为人又生性沉稳睿智,所以他依照往常处理其他事情的方式去赢取他的爱情。与其说少陵是在不择手段地谋算,不如说他只是一个初涉爱情的一心想得到心爱的人的少年,他的行为看似精明,处处占尽上风,实则动机却单纯得和寻常人一致。只是他的确过于骄傲聪明,所以不仅别人看不出他在这段感情里沉溺之深,连他自己都只是觉得他想要得到一个女人而已,于是所有人都认为,他对采青的爱仅仅是想占有。

这就可以解释少陵在以为和采青洞房以后那种心满意足,发自内心的单纯欣喜的笑容,因为他是真的爱着这个女子,倘若他的心不真,那么这夜以后,他不会看到采青就神采飞扬地跳下马说他准备好二十万大洋准备迎娶她过门。你可以说他只是守承诺,可以说他只是从不愿意放弃已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但是从心底流露的快乐是无法伪装的,若他只想占有,便不会是这样的反应。然而采青给他的回答却是这个协议不作数了,他们的洞房也只是一个局。辛辛苦苦筹措二十万,本以为自己终究得偿所愿,却不想被这样一句话就轻易地从天堂拉到地狱,少陵的气愤和不甘可想而知。其实少陵虽然有些霸道,精于谋算,但是绝非蛮横不讲理,卑鄙无耻。他的确抓住了沈家的弱点和沈夫人的私心去夺取采青,但只是堂堂正正地谈交易,没有使用一点见不得光的手段,也没有以自身的家世来强逼,而结果也是采青自己来找他谈条件的。少陵是个守承诺的人,也是个骄傲的人,因此,采青的单方面毁约对他而言不能接受,而他一直对采青都十分坦诚,从未有过欺骗,采青却在他的洞房花烛之夜趁他酒醉,欺骗算计了他,令他对流云无法交待,换作任何一个男人都很难接受,更何况是骄傲自负的少陵,这对他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倘若采青好言致歉,少陵未必会罢休但也不至于闹到如此田地,偏偏采青毫无愧色,还大言不惭地说当是给少陵一个教训,心高气傲的少陵如何会善罢甘休?更何况还是被自己所爱的人戏弄,心中就不仅仅是愤怒而已了。可以说在这件事上,理亏的是采青,不管你如何遭受打击对爱情绝望,也不能利用少陵来报复流云,让流年死心,更不能知道真相以后立即反悔,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好似别人一定要体谅你才算仁义。,你的绝望痛苦需要体谅,那么少陵就活该被你利用?孰是孰非谁都能辨得明白,是采青先伤害了少陵,才造成了少陵对这段感情的执迷。倘若采青利用耍弄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那么后果不会如此严重,但是以少陵的性格,他断然不会允许自己遭受如此欺骗和挫败,无论是出于好胜心还是出于爱情的需要,他都必须要得到采青才能够对自己交待,这是少陵的执迷,但恐怕大多数人此时此刻都会产生同样的执迷 。

说到这里,我倒是不禁想谈谈我对这部剧里采青和其他两个男人的爱情的看法。先说流年,你若说流年爱采青,我信,但你说采青如何爱流年,我倒不太相信。青梅竹马的爱情,很美好却也很靠不住,因为常常会和兄妹之情混淆,当然流年对采青是实实在在的爱,但是采青对他的感情是否如他所愿地发展呢?在我看来,采青之于流年的情感,只不过是基于他对她的呵护,这种感激可以是爱情,也可以是亲情,然而在当时采青要改变丫鬟的命运,做流年的妹妹是不可能的,所以只有做妻子。于是她很计较是做流年的妻还是妾,因为如果做妾,她的命运还是不能改变。至于后来发生了假洞房的事情以后,她退让说愿做流年的妾,也不是因为爱,只是此时她的名节已毁,流年对她心存怀疑,她不得已退而求其次想使流年相信自己对他的感情是真诚的,同样做妾,至少流年比少陵要容易把握,晚晴比流云要大度,谈不上什么为爱牺牲。而流年,尽管他是爱着采青,但他的爱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杂质,假如采青真的与少陵洞房,恐怕他是不会再接受采青,即便是做一个妾,这样的爱情就算是真的,也自私脆弱得不堪一击。

再说清羽和采青,我倒是不否认他们是真心相爱的,事实上,这两个人的确很般配,从外貌性情人生态度价值观都十分一致,但是仔细想想,他们能够在一起还真是神灵庇佑。人说文人过于理想主义不切实际,做事不靠谱,本来我还不信,看了萧清羽在桃花庵的错爱,我真是不得不信。我看编剧大概是看多了传统的才子佳人戏,深知琴瑟和鸣的恋爱桥段过于烂俗,所以来了一个创新,在原有的基础上大大提高了心灵相通的境界,让萧清羽与采青素未谋面的情况下就被一次合奏弄得心有灵犀了。可惜的是,这无比珍贵的灵犀通错了地方,居然让萧清羽以为他心仪的对象是流云,并且立即跟粉丝追偶像似的紧随不舍,还立即表白,在我看来他的行为和少陵在河边对采青的举动也无甚区别,不过他说话比较含蓄没那么直接,其实心里想的同样是抱得美人归,不然他爹说要想法子让流云嫁给他怎么不阻止,还面带喜色,他又不是不知道他爹的方法不会多正当,非要等沈家有难跑去出卖老爹做好人,美其名曰成全流云。其实看到这里我捏了一把汗,假如真的让萧汝章得手了,少陵又晚了一个月到沈家提亲,流云嫁到了萧家,萧清羽又发觉和他琴箫和鸣的不是流云,摆的这个乌龙又该如何收场?萧清羽是否会委屈他至高无上的爱情而善待流云并努力爱上她?我不敢妄自揣测,倘若他牺牲流云,他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但倘若他真的放弃了爱情,那么又让爱情至上的他和欣赏他的人情何以堪?

我说的不是妄言,你若仔细看剧,便会发觉很有这个可能,从头到尾萧清羽都没有好好问过流云琴箫和鸣的事情,而直到他发觉采青才是弹琴人时才说了一句难怪我和流云没有心灵相通的感觉,这根本是事后诸葛亮,只能让我觉得他将自己之前的为情所困的真诚全盘推翻。这样的爱情,是否美好,我不敢妄断,但实在有点玄,稍有不幸,就要永远错过。再说他得知真相以后的表现,他没对采青说明自己的感情,而是心心念念能不能找回当初灵犀相通的感觉,看采青是不是爱他,表面上看,好像很尊重和成全采青的决定,实际只是自私。邓sir在评价《妙手1》中的Paul时说得好,有些人在感情里一味地说尊重对方的决定不去给他压力,实质最是自私,因为他怕被拒绝要保护自己,于是把一切选择的权力交给对方,同时也把感情无疾而终的责任加诸在对方身上,我深以为然。感情本来就是自私的,过分的尊重忽视自我,非要等到确定对方爱自己才表态,根本就是不够勇敢的表现。从这个角度来看,我是否可以认为少陵在感情上是坦诚和勇敢的,他不仅一次又一次地表白他的爱情,也敢于向母亲承认他对采青的一厢情愿,世事是相对的,少陵的执著也需要面对被拒绝的痛苦的勇气。

其实,人的执迷并非不可解,少陵也是一个人,即便他固执骄傲,却也不是真的那样决绝,问题是采青的态度。无论你再不爱一个人,这个人对你那么好,你至少也要让他感觉到他的付出是有回报的,即便不是爱情,感动也可以是一种回报,那么至少让对方心中有一丝安慰和放手的理由。但是我看到采青对于少陵是如此吝啬,我可以体谅采青认为少陵不是真心爱她而只是出于好胜心,但是当少陵不顾一切地为保护她而受伤时,她便不该这么想,一个人再好胜,也不会为一件战利品牺牲性命,少陵的确是爱她的,即使你不爱他,你至少要有些感动,给与一些安慰。而采青,却在这个时候和少陵谈条件,并且自作聪明地谋划着欺骗少陵,和清羽私奔。倘若采青只是很有骨气地拒绝,少陵不至于那样对待清羽,但既然要耍手段,就不是那么无辜,技不如人就要认输。采青可以不爱少陵,但至少该了解你的敌人,他决不允许自己第二次被欺骗,不管他是否爱她。

这以后的少陵,真的愤怒了,不仅仅是因为采青的欺骗和拒绝,还因为亲人的责难,少陵自问对亲人从无亏欠,即使将清羽介绍给心怡有私心,但前提是他不知道清羽会爱上采青。一番舌战,少陵句句在理,采青最后只好以绝食威胁,这就是采青令少陵执迷的原因。她总是自作聪明地想要和少陵周旋,失败以后又只好利用少陵对她的感情威胁他退让,可以说除了不让她走少陵都让了,但她对少陵的承诺却从未兑现。尔淳说得对:一个人最可恨的不是无情,而是利用感情。而对少陵而言,或者对任何人而言,被所爱的人欺骗,是最不可忍受的痛苦,这种痛苦会令人执迷不悟,毁灭一切。

其实聪明如少陵,不会不明白自己和采青终究不可能有善果,不会不明白自己的执迷的确伤害了无辜,连累了萧汝章丧命。因此,他要求替志强受四十军棍,甚至对方夫人说你若要我放手,我情愿你现在就打死我,足以说明他也知道自己为了这段无果的爱情做出了太多荒谬的事。他知道自己是错的,但他却在爱恨纠缠间,在自己的傲气驱使下已不能回头。其实他也想过放手,在方夫人说出他身世的时候,他那样的震撼和悲痛,因为他看到了自己和采青的结局,他不愿意。所以,当他忍着伤痛跌跌撞撞地走向采青的病房,说着多见一次就多一点回忆的时候,我们第一次看到他憔悴若斯,脆弱若斯,失去采青的念头使他被无力地击倒了,但他没有说要留住采青,只是在那种情况下,他误会采青和清羽在一张床上养伤,的确会令他疯狂。在他看来,爱情已经无望,他所要的就是一点点回忆和尊严,但是现在,连尊严都已经失去。

难忘少陵躺在地上绝望地狂笑,泪水却溢满了眼眶,那一刻的少陵,无法不令人心疼。

如果说这只是疯狂的开始,那么心怡的受伤就将少陵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少陵是多么爱护他的妹妹,从小到大,宠着她让着她,结果却为了杀萧清羽误伤了她.看着少陵的惊慌失措,几近崩溃,我知道,他再也无法回头了。为了这段感情,他付出太多,错得太多,如同一个倾家荡产的赌徒,不可能放手。看着昏迷的心怡,他无法面对自己的内疚,他只能将这种怒火转嫁到萧清羽的身上。因为他不能放手,放手就意味着承认自己的错,而承认自己的错便无法面对心怡和自己的亲人,他的逃避令他残忍,却也令人心疼。所以,当他终于可以杀死萧清羽的时候,却因为心怡睁开眼睛而罢手,他亏欠她的,便不能在她面前杀死她最爱的人,尽管因此他的生命会陷入危险。

当沈流年用枪逼着他发誓放过清羽,他无比强硬地叫他开枪,并且决绝地说自己就算发了誓也是假的,其实违誓是否会天打雷劈还是未知之数,但眼前的死亡却真真切切,少陵仍是骄傲得不屑说谎,却未偿不是身心俱疲,在寻求一种解脱?此时此刻,他已经无法摆脱自己的执迷,死亡才是终止一切错误的方式。然而一切没有发生,流云救了他,是救赎还是延续痛苦,无从判断,但他却又欠下了她似海深情。将近十个月的时间,他寸步不离地伴随流云,强压住寻找采青的念头,独自面对痴傻的心怡,内心的煎熬恐怕无人能解,无人能体会,但他终究做到了,或者这是他对流云偿还的方式,至少孩子给了她的生活一线希望和憧憬。

回到青城的少陵早已不是当初的少陵,他的种种行为根本不是要得到采青,他要的是毁灭。从采青以死相胁开始,他就已经知道,无论如何,他是挽不回这个女人的心,而即使得到了她,他也不可能心安理得地生活下去。尽管他说要用恨留住她,尽管他说情愿痛苦一世,但我却看到他内心的决定——他不想重复父亲的悲剧和痛苦,他只是想让一切了断。

他早已看透了结局,但是世间聪明人最可悲的是,能看得透,却不一定能看得破,于是终究将自己逼到了绝境。

有毒的簪刺进胸膛的时候,他惊讶,但更多的是痛,一声声的为什么,不是问她,他一早已料到她是这样的女子——她能为了萧清羽刺自己,又怎会不忍心刺他?他只是想问,为什么会执迷至此?为什么始终只被认作是一场执迷?

然而他已无力再问了,那决绝的一枪结束了他的悲剧,也成全了他的爱情,至少,他终于让她明白,他是真的爱她的。对于千疮百孔的少陵来说,一滴泪已经够了,幸福早已是消受不起的奢望,死亡是一种解脱,也是一种灵魂的救赎。

于是方少陵还是我们所爱的方少陵,无论如何,他已为他执迷犯下的错付出了代价。他曾用心地去爱,也终究是一个爱得起的男人。

而今才道当时错——《大丫鬟》人物评论之方少陵(其三) - 雪泥孤鸿 - 断鸿声里

而今才道当时错——《大丫鬟》人物评论之方少陵(其三) - 雪泥孤鸿 - 断鸿声里

  评论这张
 
阅读(1365)|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