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鸿声里

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日志

 
 

我看《胭脂雪》  

2009-10-15 15:22:17|  分类: 戏如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罢《胭脂雪》,我发现,自己又一次高估了于正。

   听于正说戏,永远比看他写的剧本要精彩,因为说的仅仅是一个理念,一个构思,从这点上来说,《胭脂雪》无疑是吸引人的,它包含了各种矛盾冲突,各种性格迥异的人物形象,但是当我们真的去看剧或是看原著小说的时候,却又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大抵是因为故事框架即使构建的再好,实际吸引人的还是合理的转承,动人的细节,对人物有层次的塑造。这就好比,要你设想一个人物的性格,你很容易就可以找到相应的词汇,但是要你写具体的事情来表现,恐怕就要大费周章了。而《胭脂雪》的致命伤就是情节的跳跃及不合理,人物塑造的表面化。

先说情节。一个以贞节立世,家中不是寡妇便是待嫁少女的大户人家,竟会请这样一个年轻英俊,来历不明,尚未婚配的男人去做管家,本身就是不合情理的。照剧中所设定的时代背景来说,倘若辜老太太真的这么做了,估计早就已经被族长和族人的唾沫星子淹死了。而这位夏管家不仅可以在府中自由来去,掌握支配辜家内外的大小事务,而且公然与三少奶奶眉来眼去,与四小姐过从甚密,搞得辜家反倒成了恋爱胜地了。另外,一小裁缝,一样是风华正茂的年纪,长得也算端正(个人以为长得更好一些更符合剧情,这个长得有点抱歉),三天两头往府里跑,可以和大少奶奶、四小姐单独在一个房里呆着,好像除了方嫂,老太太就没有可以盯住四小姐的眼线了。其实以老太太的精明,早该看出四小姐的性格,在守贞身边穿插一个监视她举动的丫环老妈子是必然的。虽然这可能给守贞往外溜设置了障碍,但这样写更合乎情理。整个剧的前三分之二就看着守贞有事没事,不管白天晚上一个劲往管家房里跑,就算辜老太太真的默许了夏管家做上门女婿,那文玉和总该避这个嫌吧,毕竟有事可以在灯笼坊里谈。最离谱的一出,就是云开和玉禾偷偷放走了默心,辜老太太竟然罚这两个人一起画灯笼,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有说有笑,难道她不怕文玉禾成了第二个宁默心?还是她觉得四小姐已经留不住这个有才华的夏管家,所以让三少奶奶用这种暧昧的关系来牵制他?这恐怕算是本剧很不合理的一处。其他的诸如阿桃成了姨娘以后对玉禾的刁难处理的十分过火,最后的结局前脚出门,后脚被人抢光钱财和《最后的格格》里沈世豪的老婆如出一辙(编剧是一个人),就此不一一列举。

当然,到了今时今日,在能拍的新奇情节都拍得差不多的情况下,我们已经不能要求一部电视剧的情节完全的合理,例如《金枝欲孽》里太医和小主私会是完全不可能的,而没有这些私会这戏也就拍不成,但是一部剧至少要合情。金庸说过,小说的情节有些是不可能的,但是人的性格总是可能的,而性格决定命运。所以,撇开情节是否合理,再来看《胭脂雪》的人物,同样有不尽人意之处。

“七个女人一台戏”,编剧在讲戏的时候如是说,可见这是一出女人戏。但是看完之后的总体感觉,其实还是围绕着文玉禾、夏云开、辜少棠和白依玲的爱情纠葛展开。至于筱如梦只不过是为了情节需要,利用这个人物引出贵三与辜家的仇恨并且间接促成少棠最终爱上玉禾,又让玉禾真正地爱上云开。而守贞在这场爱情里,其实没有被爱,我也认为她并不是真的爱上云开,仅仅是一个小女生对帅哥老师的崇拜和迷恋,这个人物本身也塑造得较为单薄,其实是被浪费掉的一个角色。

文玉禾应该是剧中着力塑造的角色,我以为,照原有的思路,她应该是敢爱敢恨,有先进思想又很有能力的一个女人。可问题是,真的塑造出来的却不是这么回事。除了前几集逃婚、礼堂上杀鸡,半夜出逃、被诬通奸后据理力争这几场戏之外,我实在觉得她和一般苦情戏里贤良淑德,被人欺负的无力还手的苦命女主角没什么不同,一样的忍气吞声,一样的软弱无力。看来辜老太太的恩情真的很管用,不仅留住了文玉禾,还把她彻头彻尾地改造成了一个认命的好儿媳妇,完全达到了她的期望值。这样的女子确实是值得同情和赞美的,可是这样的女子在那些什么《顺娘》《芸娘》《大珍珠》里随便抓抓一把,作为这出戏里的女主角未免显得毫无新意。这出戏里我觉得塑造得最好的女人是宁默心,一个被命运捉弄最终又自我毁灭的女子,不过这样的角色,在很多家族戏里似乎也出现过。辜老太太这个角色刘雪华演的是挺到位,可是这个人物我感觉有点人格分裂,一会好像对玉禾真的很好,一会又狠的绝情绝义(参见少棠出走后,玉禾去找他,下雨了,方嫂问她是不是担心玉禾,她说把玉禾捧在手心完全是要她绑住少棠那一段,真的冷得毫无感情),看她那么狠地陷害玉禾,一回头又在临死前真心忏悔,这个女人,我实在看不懂。

回头再说男性角色,我认为辜少棠这个人物塑造得要比夏云开好,这和演员没什么关系,完全是剧本的设定。辜少棠的感情,前后变化,起伏转承,都算得合情合理,从对筱如梦的倾心,到对玉禾的爱恋,再到后来因妒嫉而惹上阿桃,这些都在情理之中,他本来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选择逃避责任,选择找寻安慰都是符合他的性格的。一直到他成全玉禾和云开,挑起一个家的重担,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成长的轨迹,到他死的那一刻,他已经真正的成为一个男人,如果他和玉禾一起生活的话,可能他们的婚姻也可以是很幸福的,因为他已经学会了珍惜。

但是夏云开的角色设定,恐怕就有些问题了。新换旧爱这种情节,其实屡见不鲜,但人人都爱看,爱争论,所以拿来做文章也不算过分。可是问题是,有一个时间的把握。云开来辜家,为的是找依玲,玉禾不知道,凑巧云开帮了她很多,救了她几次,而她的丈夫又是个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她爱云开是很正常的,她的感情线索,心动痕迹也算是很清楚的,但是云开的感情就显得有点混乱。照理说,以作者塑造完美痴情男人的初衷来说,云开决不应该在找到依玲以前,就对文玉禾有什么暧昧的感情出现。我觉得比较合理的解释应该是云开知道自己间接害玉禾进了辜家,又看到她受到诸多刁难,觉得很内疚,所以会怀着这种心态一直帮助她,后来冒险和玉禾去山上救少棠,以他的性格也是合理的,后来在山崖下,云开为救玉禾昏迷,这个时候应该是玉禾对云开的感情剧增,而云开应该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照片子来看,他刚醒就被人找到了。在小说里,玉禾用体温救云开(这个情节其实挺狗血,《神话》里有,N多武侠剧里有),电视里可能被删了,不过就算这样,云开对玉禾应该还是歉疚感动多过爱情,在他的心里,还有依玲。从他后来找到依玲就义无反顾地带她走这个情节来看,他是一个很重承诺很执着的人,断不会在这个时候就爱上文玉禾。再后来,辜老太太宣布依玲死去,云开伤心欲绝,而玉禾又因为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和少棠成了夫妻,两人相约出走。这个时候,其实两人的关系也不应该是情侣,只是相互扶持,寻找新生活的伙伴,可是自从出走没成功以后,他们就迅速成了情侣。两人在蒸房里的对话,表明两人是想如情侣一样私奔的,这个感情的转变实在太快,快得找不到转折点。再往后,就只看到云开在默默无闻地为玉禾付出,好像依玲彻底从他的生活走出了,果真能够这样快地投入另一段感情,当初来辜家似乎就是多此一举,所有的悲痛也变得空洞。实际上,云开与玉禾相爱是必然的,但是在转化到爱情的过程中,应该有一些特殊的事情发生,而在跳崖之后,云开和玉禾之间趋于平淡,但感情忽然变深,委实不符合情理。我看了一些小说,里面有说玉禾故意和少棠亲热刺激云开,而云开吃醋的情节,但我觉得那样的处理,太过轻浮,还不及电视剧。相较之下,我更喜欢找到依玲以后的那些情节,云开对依玲尽心尽意的照顾,将对玉禾的思念深埋心底,云开的细心和温柔以及对自己内心的压抑,霍把握得很好,而出狱以后,与玉禾的那一个拥抱,更是令人感动(我就是被片花里的这一段吸引而看剧的)。或许这一段戏才符合编剧所说的“管家云开,为人极冷静,不到生死关头决不轻易说爱字”(貌似这个意思,记不清了),而这个爱字,由生生地因为各自心中的责任而再一次咽了回去。正是因为情节的突兀,所以夏云开这个角色遭到了很多人的指责,与完美失之交臂。

当然,《胭脂雪》还是有其成功之处,投资方的确是花了很大的价钱,剧中的服装,真是美仑美奂,连玉禾的守寡以后的丧服,都格外的漂亮。而片尾曲《卸妆》真是首好歌,配上片尾的画面,感觉十分完美。

  评论这张
 
阅读(59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