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鸿声里

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日志

 
 

伤逝 ——我看《96新上海滩》  

2009-10-15 15:19:04|  分类: 戏如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是《新上海滩》,实际上也是十多年前的老片了,不过比起周润发的那一版,自然也可以称得上新。

播《上海滩》那一年,我才五岁,守着一部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机,最盼望的就是每个星期天晚上“浪奔浪流”音乐响起的时候,这首歌,是我学会唱的第一首粤语歌,虽然歌词的意思我一点也不明白。

《上海滩》是我对港剧最初的记忆,而许文强是这泛黄的记忆中唯一鲜亮的色彩。很多年以后,当我重看《上海滩》,我已经不记得它到底是怎样一个故事,却还记得那一身雪白的西装,在百乐门前猝然倒地的身影。

我记得那个年轻英俊的男子,眼中倏然而逝的神采——十几年后我才懂得,那是刚刚在心头闪过的一丝憧憬和希望,只是在还没有完全绽放之前,一切就已经终结。年幼时我一直不明白,到底谁杀了许文强,到底为什么许文强会死,直至多年以后,我在另一出悄然上演的剧集里再次重遇当年的故事,才恍惚间明白,悲剧早在一开始就注定。那部剧的名字,叫做《新上海滩》。

人说情人总是老的好,那么剧集也是一样,大抵人的心中总是有一种叫做“先入为主”的东西在作祟,所以总是认为第一个是最好的,所以《新上海滩》在播出前后都不招人待见也在情理之中,陈锦鸿在周润发之后演许文强挨骂是肯定的,(想来此君也颇不走运,每次都派上挑战经典的任务,那部《雪山飞狐》也是一样,其实陈锦鸿的演技是不错的,《创世纪》里的许文彪,《刑侦IV》里的江子山,我都很欣赏)不过这样的比较,算不得公道。周润发是什么人?香港影坛的神话,这几十年里也就出了他一个,莫说陈锦鸿,别管你找谁,演许文强都不可能强过他去,更何况还有“先入为主”这四个字在那里堵着。而就剧本而言,《新上海滩》里许文强这条线,主要情节虽然没有变动,但是许文强这个人物的性格和早年那个版本是有差别的,编导也考虑到了陈锦鸿的年龄气质,所以这个许文强的性格中,多了些文人的气质,少了些上海滩大亨的特质,基本上,前后两个版本的许文强,已经有了质的变化,拿来比较,就缺乏一些可比性。

你我能想到的,TVB当然也想到了,所以,在《新上海滩》里,真正唱主角的是郑少秋演的于振海和郑裕玲演的苏七巧。坦白地说,郑少秋和郑裕玲都是很不错的演员,可惜毕竟年龄已经不小,在这样一出戏里唱主角,就少了一些吸引力,那一出出痴情不悔,生死相许的戏,委实与他们的年龄不符,让人看来没有甜蜜,只有几许沧桑之感。再加上与之配戏的张可颐青春美丽,风华正茂,更令人感叹岁月的无情。不过以TVB一贯保守的态度,这样的安排也在情理之中,好在许文强、丁力、冯程程的这段感情戏,虽然退居二线,却大致和旧版相同,这多多少少又唤起了我对那些人、那些事的记忆。

原来记忆终究是美好,而美好的终将逝去。

 

一、文强与程程

这段爱情开始得毫无新意。

她被人劫持,而他凭借智慧将她救出了险境,然后她不可救药地爱上他,由始至终。

所有的英雄救美大抵都是这样一个结果,感情和感激在某些时候可以混为一谈,假如你感激的对象年轻有为,英俊潇洒,又有着几分难解忧郁。对于程程来说,许文强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就像她读的那些小说里的男主角。他有着和她父亲一样的生存空间和生存目标,但是他却可以读懂《歌声魅影》《朝花惜拾》,他有着和她父亲截然不同的处事原则,她父亲的优点,他全都有,而她父亲为人不齿的一面,他全都没有,倘若没有那一次英雄救美,想必程程若是遇到文强必然还是会爱上他的,因为她的内心深处一直期待着有这样一个人的出现。

可惜彼时的文强和程程的父亲冯敬尧是对立的,这种对立的程度随着时间的变迁而不断变化,却从未消失过,所以程程之于文强,一直是所有矛盾的根源,而这种矛盾,也一直延续到了故事的最后。我不太能够确定文强是什么时候爱上程程的,只知道他一直在克制自己对程程的感情。一开始或许只是出于自尊,当冯敬尧那么明显的表示不希望他和程程做朋友时,他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速度之快,令人觉得也许他早已经对这个问题进行了仔细的思考。所以在去冯家之前丁力问他对冯程程的看法时,他的回答轻描淡写,但却有些难名的暧昧,实际上,文强对这个女子的印象,远比他自己意识到的要深刻。

然而,文强是一个过于聪明和理智的人,所以他可以用那样极端而令人费解的方式骗得程程以为他对她毫无感觉,可是他从来不骗自己,他知道他和冯敬尧之间的关系无论有怎样的改变,他们之间都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这种矛盾很大程度上来自文强自以为已经抛弃的信仰。

许文强之所以是一个至今令人们津津乐道的角色,除却周润发的潇洒英俊,还因为他与以往所有的黑道人物形象不同——他是一个读书人,而且是在那个年代里可以被称为热血青年的北大的高材生。

在中国人的观念里,一向都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所以,一个出自北大的高材生与混乱血腥的江湖原本应该是毫无交集的。“百无一用是书生”,即使撇开所谓的道德规范的束缚,终日皓首穷经,只知舞文弄墨的读书人,又有什么能力可以在弱肉强食的上海滩上站稳脚跟?而许文强的出现,恰恰颠覆了这一观念,他告诉世人,书生也可以翻云覆雨,扭转乾坤。

事实上,古来真正的读书人是不能够小觑的,无能的永远都是那些没有真正读懂书的人。如文强那般,深明时代兴替的根本,通晓在争斗中决胜千里的奥妙,一个小小的江湖再过复杂,又怎比得上历史上的明争暗斗?所以,从一开始,他在这个混乱不堪的世界里就显得游刃有余,看他如何单枪匹马从敌人手中抢回菲林,又如何一步登天,取代自己老板的位置,我不得不承认,江湖人的勇和狠,在智慧面前实在是不堪一击,而文强精明果敢,又何尝还有一丝读书人的优柔懦弱?在杀死老板夺位的事件中,他并不能算卑劣,却也不见得光明正大,以往三年的监狱生活教会他看见世间的残忍,他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正直就等同于对自己残忍。

然而这并不是真正的文强,只是他在坚持信仰而受伤后自我保护的本能,曾经天真地在爱国学生运动中伤得千疮百孔,一无所有的文强,对自己的以往的一切都产生了怀疑,于是他不愿意再提起过去的一切,而是让自己往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方向走去,背离原有的轨迹。然而这种叛逃并不是他心中的意愿,又或者说,在他心底根深蒂固的为人的原则即使再有所改变,也会有一个底线。就好比他可以在幕后操纵美国和法国人的球赛的输赢,因为这两个国家都与他无关,却不能看着日本人侵害中国。而冯敬尧却是一个汉奸,他为了利益可以什么都出卖,这就意味着,他和冯敬尧始终都只能是敌对的。

冯敬尧在《新上海滩》里彻头彻尾地成了一个混蛋,卑鄙无耻,心狠手辣、卖国求荣,所有坏的品行他几乎都有了,可是他却保留着作为一个人的天性——爱他的女儿,而这种爱势必成为文强和程程的障碍。孝顺是一种美德,然而孝顺一个这样的父亲对于程程来说,是一种不幸,我在想如果程程不是那样孝顺她的父亲,孝顺到情愿自欺欺人,不敢面对她父亲是一个满手血腥的凶手的事实,而做他们家庭的叛逆者,或者她和文强之间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阻碍,因为她与文强之间最大的问题在于,程程永远在逃避现实,而文强从不逃避。

不逃避的结果就是,文强终于还是接受了程程,实际上只能说是正视了自己内心的感情,这似乎是他们之间唯一温馨甜蜜的时光,文强忘记了他的原则和坚持,而程程对他心中深藏的顾虑一无所知。然而他和冯敬尧的矛盾却在暗中渐渐激化。虽然表面上看,许文强已经投靠了冯敬尧,是他的得力助手,但实际上,文强在心底里是有些痛恨冯敬尧的,丁力是个武夫不明白,但文强却是清楚的,他知道冯敬尧故意在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见死不救,却又在他们走投无路时候故作大方地施以援手,实际上是逼他投靠自己。文强和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是一个敏感执著而又有些孤傲的人,对于他来说,冯敬尧这么做,他不可能不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而冯敬尧杀死了他的好朋友鲁秋白,还利用他来害死于振海(当然没有成功)则成了文强彻底与冯敬尧决裂的导火线,他没有公然反对冯敬尧,只因为他还没有这个能力,但是他很明白,冯敬尧已经跨越了他的底线,所以终究有一天是要站到冯敬尧的对立面去的,那时候程程必然要面对最艰难痛苦的选择。

于是文强平生第一次选择了逃避,他企图以和程程结婚的方式,来逃避替冯敬尧帮助日本间谍,可惜的是,冯敬尧并不会因为爱女儿而善待女婿,在他的心里,选择女婿就等于在为自己找寻心腹,女儿无可替代,女婿却可以更换人选。文强一直在忍耐,但是终究不能逃过自己的良知,这可能是古来所有读书人的弱点,他们太过正直,因此永远被一些“大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的观念所束缚,在关键时刻,他们能够看清利害关系,却不能拗过自己的本心,他们并非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有些事情他们做不出来。就好像文强,他明知道背叛冯敬尧的结果是什么,但是面对于振海的指责和日本人的残忍卑劣,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杀死日本间谍山口香子,毁掉那些可能祸害中国人的武器,也因此让自己陷入走投无路的境地。我不能说他错或者他迂,只能说他终究还是不适合上海,不适合这个江湖。

我不知道文强坐在车里,看着程程在江边苦苦等候,自己却不能出来相见时的心情,我只能感叹,在关键时刻做出的选择的时候,他毕竟还是忘记了程程。或者爱上文强这样的人,就必须接受一个事实——永远有一些东西比他爱的人来的重要,以前是做人的原则,以后是他的仇恨。

侥幸逃离上海的文强,终于得到了他自己认为最理想的生活,这生活里没有程程,也没有爱情,只有世间最平凡的温情与平静,和夜阑人静处只属于他自己的想念。当程程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知道,今生今世他都只能亏欠她了,除了故作冷漠,他别无选择——在道义和责任面前,爱情是那样微不足道。我同情彼时程程的心碎欲绝,然而我庆幸,她还可以痛快肆意地流泪,而凝视她背影远走的人,却连伤感的权利也没有。倘若这就是故事的结局,或者文强与程程之间只能算作是遗憾,然而当真正的结局展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才知道,原来很多时候,重逢并不是上天给予的恩赐。

再重逢时,文强又回到了上海,只不过这一次他不是一无所有,他带回的还有满心的悲愤和怨恨。一切是注定的,当他看见妻子和家人倒在血泊之中时,他明白,以前的许文强是真的死了,从那一刻起,除了找冯敬尧报仇,他的生命已经不可能再有任何其他的选择。他不再想不再提过去的种种,除了报仇,他不敢去想任何人,任何事,因为任何一点动摇,都会令他被内疚和自责吞噬。所以,当他面对苦苦哀求他放弃对付冯敬尧的程程时,他只能冷冷地说今天的许文强已经不是以前的许文强,也许程程不知道可是他很清楚,他根本没有原谅冯敬尧的权利,因为他欠子君的,比欠程程的多得多。于是,我看着他近乎残忍地对待程程的付出,而实际上,他对自己又何尝不残忍?或者,文强与程程有着一样的执著,因此他们相爱,也因为如此,他们的生命总处在对彼此的煎熬里。

于是结果是可以肯定的,程程终于决心摆脱这样无望的纠缠,她选择丁力,选择了一份简单的感情,这丝毫不令人感到意外,从头到尾,程程习惯于逃避。然而在她的心中还是怀着隐隐的期盼,当她和文强意外地在婚纱店门口相遇,她期待着文强会袒露心中真实的感情,然而这一次,他只给了她一次礼貌的握手和道贺。

或许所有的人都只会在失去时才懂得珍惜,而对于文强来说,一切都明白得太迟,当他伸出手去想挽回什么的时候,他只看到程程微笑着向另一个人许下一生相守的承诺。是他错失了幸福,还是这幸福原本不应该属于他?或许上天不给他机会是对的,那样程程受到的伤害就不会如此之深。

也许世间最痛苦的不是得不到幸福,而是在自以为得到幸福的时候,却发觉一切都只是误会。当丁力终于离程程而去,当文强在昏暗的火车车厢里对程程说“我什么都可以放弃,但是我不能放弃程程时”,我真的以为幸福终于眷顾了这对情侣,即使这一生文强要背负痛苦和内疚。那一夜,程程依偎在文强的怀中,安然入睡,他凝视着她在睡梦中含笑的脸庞,等待她醒来时欣喜的一瞬。然后,程程终于醒了,她问他正在看的那本小说是怎样的结局,他说男女主人公最后一定会有美满的结局,可惜他说的只能是小说,并不是他自己。

我不知道是冯敬尧指使的那次暗杀令文强改变了放弃报仇的打算,还是由始至终文强从来都没有真正放弃过这个念头,又或者是冯敬尧的暗杀令文强明白他们之间必须有一个人死去一切才会真正结束,在这段江湖恩怨中,程程的存在不能改变结果,只能留下一些短暂的美好。这时候我忽然很恨文强的自私,或许他只想在那个必然的结局到来之前,留给彼此一些甜蜜的回忆,来温暖分离后的日日夜夜,可是他给程程的虚假的希望无疑是令程程最终心碎的原因。枪声响起时,程程终于要面对她始终不敢面对甚至不敢想象的结局,我看到文强的眼神,麻木而又茫然,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然而输了的人,输的是性命,赢了的人,赢回了性命,却输掉了一生的幸福。

于是我完全明白了结局处为什么在百乐门门前被杀死的是文强,我委实找不到更好的结局,对于文强来说,他的生命中已经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幸福。即使他去了法国,他和程程之间又会有什么改变呢?那只是他在心中留给自己的一丝希望。当他闭上双眼的霎那,他的嘴角残留的是一丝微笑,也许是因为,他知道这一次没有任何人任何事会打破他最后的期望。

记得文强说:“上海每天都有人被杀死,我可能也逃不过这样的命运。”程程回答:“你信命运我也信,算命的说我不会做寡妇。”彼时的言语,竟然成了他们命运的预言,文强终于倒在了他离去的前夜,而程程,这一生都只能曾经是别人的妻。

江水无语东流,能够留住的,究竟是什么?

 

二、文强与子君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忽然想起,鲁迅那篇著名的短篇小说《伤逝》中的女主人公也叫子君,截然不同的两个故事,女主角却有着同样的名字,这一个忧伤的巧合,是否预示着文强与子君之间悲剧的结局?

文强与子君的初识,是一个平淡的误会。在火车站,文强遇到子君和她名义上的丈夫,文强将她看作一个爱护弟弟,小心谨慎的姐姐,而子君则戒备地看着这个温文尔雅却无法一眼看透的男人。或者因为彼时两人都是初到上海,都有着对前途的茫然,于是彼此间的相望的一霎那,就有了些微复杂微妙的情绪。

之后,故事的发展出乎两人的意料,总觉得在最初的几集里,文强和子君之间的故事,更加牵动人心,这对萍水相逢的男女,因为江湖上永远难以说清道明的恩恩怨怨,竟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是上天故意的安排?还是仅仅因为巧合?每一次,都是文强将子君救出困境,也是文强改变了子君被公婆卖入勾栏的悲惨命运。

我毫不诧异子君会爱上文强,但这段感情却没有按照子君希望的方向走下去。在文强的心里,子君只是一个很温柔体贴的妹妹,在他心里,早已有了程程,即使那时他认为他和程程之间不会有任何的可能。看着子君黯然挥别文强,独自踏上回香港寻亲的旅途,我感叹子君的伤心,却不得不承认,这是让子君摆脱痛苦的唯一方法。或许这时候,子君是真的决心永远地告别文强,告别过去,然而命运却让他们又一次走到一起,而且这一次,是子君梦寐以求的结果。

再见文强,是在遥远的香港,此时的子君,已经开始一种简单而平静的生活,而在上海已经走投无路的文强恰恰正渴望着这样的生活。在香港的日子清苦平淡,却很幸福,心灰意冷的文强在最落魄时,子君给了他一个家。看着子君细心地为文强包扎断指,看着文强为子君买来雪花膏,看着文强,子君,爷爷和小黑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饭,忽然间就有了家的感觉。倘若文强与程程的爱情是浪漫的,那么文强与子君之间是一种相濡以沫的,看似平平淡淡却能够历久常新的温情,而这样的温情,对于历经沧桑的文强与子君是弥足珍贵的。

我一直认为,文强最爱的是程程,然而我总觉得,子君是更适合文强的女子。或许她没有程程的美丽和聪慧,也没有程程的地位与财富,相比之下,她只是一个平凡而传统的女子。然而她却有着程程没有的坚忍和勇气。

    或者是因为,她和文强都不曾受到上天的眷顾,在他们短暂的生命里,经历过远远多于常人的人生变故,所以,他们能够真正了解彼此,而这种了解,并不是在文学艺术上的相知,而是来自于灵魂上的契合。我总觉得,程程很爱文强,可是她并不真正了解文强,以她的人生阅历,根本无法读懂文强内心的挣扎、矛盾和焦灼。这并不是程程的错,她的一生太过顺利,家庭条件太过优越,使她永远无法切身体会生存的艰难,她一生最大的痛苦就是无法阻止她父亲伤天害理,卖国求荣,而她还能够选择逃避。然而正是因为这样,程程并不能给文强真正的安慰,无法真正在他需要的时候抚慰他的伤痛,于是我们常常都只能看到文强在程程面前欲言又止,在文强的心里,程程是珍贵而需要保护的。

而子君则不同,在子君面前,文强很少有所保留,因为他知道,无论环境会变得如何恶劣,子君都能够坦然地承受。当文强为了躲避追杀而实施诈死计划,子君为了他的安慰焦急不安的时候,我看到了一种生死与共的坚定,当文强知道子君为了替他付保证金不惜进入青楼工作而痛心疾首时,我知道文强与子君已经无法再分开。

“你知不知道,一个最没用的男人就是用女人钱,而且是那个女人用尊严换回来的钱。”

“那你又知不知道,一个女人最悲哀的是什么?是眼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走投无路自己却无能为力。为了你我连性命也可以不要,何况是小小的尊严?”

“我不值得你这么做!”

“你值得的,问题是你肯不肯让我这么做?”

这是《新上海滩》中,最令我感动的对白。或许有人会苛责文强的移情别恋,但是在那个时刻,当面对着一个为了自己不顾一切的女人,除了动容,除了接受,还能够怎样?

其实由始至终,文强都对子君很好,但由始至终,文强对于子君都不是爱情,这份感情或许是感激,或许是感动,又或许是家人之间的相依为命。然而无论如何,倘若生活就这样继续下去,我相信文强与子君也会一直幸福地生活下去。

其实在很多时候,幸福与相爱,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评论这张
 
阅读(96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