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断鸿声里

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日志

 
 

可惜不是你——记念中与家琦(《屋顶上的绿宝石》)  

2009-10-15 15:15:50|  分类: 戏如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惜不是你

——记念中与家琦

可惜不是你

陪我到最后

曾一起走

却走失那路口

感谢那时你

牵过我的手

还能感受那温柔

                         ——梁静茹《可惜不是你》

 

第一章 海南篇

    生命中最单纯的快乐,似乎都停留在那段年少的时光,就好像海南终年碧蓝如洗的天空一样,纯净、透明,不带一丝杂质。笑或者泪,坚强或是犹豫,永远那么纯粹那么清晰地留在了记忆的海滩上。

   “农历八月初四,是白露——太阳过黄经165度,夜凉,水汽凝结成露。听说,在白露第一道曙光出现的时候,把一颗绿宝石交到恋人的手上,那么,这对恋人,不管遭遇多少的磨难,他们的恋情将永远无坚不摧!”

家琦对念中说着一个关于绿宝石的传说,带着对爱情的憧憬和向往,带着年少的勇气和懵懂,在白露的第一道曙光初现的时候,将绿宝石项链放进了念中的口袋里,也从此将她的心交到了念中的手上。生命中最初的爱情,在晨曦中悄然绽放。或许此时此刻,他们并不一定真正了解爱情的意义,却不曾想到,这一刻的回忆竟成了心中唯一的慰藉,如同绿宝石般闪烁着永恒的光芒,在生命的百转千回中牵引着他们走向彼此,却终究没有替他们守住一个永远。

是否,生命里唯一的爱情来得太早,以至于那时候,念中和家琦都不懂得爱情。他们吵吵闹闹,争来斗去,和无数不识愁滋味的少年一样,对彼此的感觉应该是比爱情少一点,又比友情多一点。其实他们之间的爱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得到过人们的祝福,且不说双方家境悬殊,造成了念中的自卑和犹豫;且不说家琦的继父对她不怀好意,虎视眈眈的觊觎;且不说家琦的母亲狗眼看人低的势利嘴脸,单只聂凯对家琦的爱慕,就已经令念中和家琦的爱情充满了阻碍——像念中那样的人,或许没有多少朋友,却一定很珍惜朋友。

尽管有着种种的阻碍,但是他们之间还是有着太多美丽的回忆。

喜欢看家琦和念中一起打扫厕所时的针锋相对,明明很关心彼此,会偷偷窥视对方的一切,嘴上总是一句都不肯吃亏;喜欢看他们勉强一起跳舞时别别扭扭的样子,明明全然不合拍却又似乎隐藏着莫名的默契;喜欢看念中骑车送家琦回家,嘴里说着“烦死了”,心中却暗暗窃喜的神情;喜欢看家琦骗念中要去三亚嫁给有钱人时念中的抓狂和那句多少有些耍赖的“我不准”;喜欢看家琦在念中以“聂凯是我的朋友”为理由来拒绝她的感情时说“我不是你送给朋友的礼物”的坚决和坦白……或者,他们之间还有着幼稚无知,他们之间还有着家境造成的距离,可是,勇敢真的是年少的特权吧,对于年少轻狂的心来说,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无论如何,爱了就是爱了,义无反顾。

所以,家琦一次又一次地执着地要念中心里的答案,即使面对念中的犹豫不决,面对念中不愿说出口的怀疑,她还是勇敢地表白着自己的感情。我想很多人都是从那一刻开始喜欢家琦,喜欢她面对自己的坦白,而相对而言,念中却是那么腼腆,终究没有把那三个字说出口。于是很多人不满于念中的自卑和懦弱,总是以“我配不上你”这样的理由来拒绝家琦。可是,当我看到念中面对家琦妈妈的侮辱,坦然地说出“这一点点钱,买不到人的尊严”,看到他面对母亲的责备坚持要和家琦做朋友,看到他在屋顶上对着绿宝石那样满足快乐的笑容,我知道,家境从来都不是他和家琦之间的障碍,他的犹豫,只是因为太年轻,他的迟疑,只是因为在他年少的心里,还有着同样重要的友情。

我不喜欢聂凯,自始至终,就是因为他对感情的不尊重。

诚然,爱一个人去努力争取并没有错,可是,至少不能是这样。在家琦清清楚楚地告诉他自己爱的是念中而不是他时,他却故意在念中面前将捡到的绿宝石项链说成是家琦在白露那天放进他口袋里的。他可以说,念中从来没有说过喜欢家琦他全不知情,但是他又怎能凭空捏造家琦对他的感情,从而断绝家琦和念中之间的可能。我只能说,在感情上他是一个太过自私的人,即使他再爱家琦,却缺少了最重要一点,那就是尊重,他从来没有尊重过家琦对感情的选择。《一帘幽梦》里,费云帆曾经对近乎疯狂的绿萍说:“爱情的珍贵,在于它是可以自由选择的。”聂凯一直在以一个情圣的姿态为家琦付出,这的确令人感动,可是他的问题就在于他从来没有问过家琦愿不愿意接受,需不需要他的付出,他甚至认为家琦不接受他的爱和付出,不和他在一起就是一种背弃和错误,而因为他的无限付出,念中就必须退出,这才是成全了他们的友谊。

我不能妄自评价他这么做对还是错,或者很多人说,感情本来就是自私的,我只能说,假如换作是念中,他决不会做出同样的事情,因为他真的很看重他们的友谊,同时很在意家琦是否会幸福。

我相信,如果不是在家琦生日那天念中亲眼看到聂凯亲吻家琦的那一幕,他是不会放弃家琦的,因为他很清楚地知道友情是不能靠爱情来换取,只是那一幕和之前聂凯所有别有用心的话实在太容易形成令他深信不疑的误会,而他在上海种种不堪回首的遭遇,使他此时此刻对一切都太容易丧失信心,于是那一刻,他拒绝了家琦。不是因为没有勇气,只是他深信,在两个人之间,家琦更爱的是聂凯,而他违心的断然拒绝只是想成全他们完整的幸福。

于是念中转身离开,将他心中假想的幸福留在了海南,却带走了所有的记忆,经历了他与家琦的第一次错过。

 

第二章           英国篇

    绿宝石真的有着奇异的灵性吗?

    看到家琦和念中在英国一次又一次地错过却最终重逢,或许我应该相信,在冥冥之中,真的有着能够牵引他们重逢的力量。

    在英国的日子,或者是念中与家琦的生命中最需要感恩的一段经历,即使,那其实是他们悲剧宿命的开始。

或许在画面转到了伦敦那个古老而又充满着浪漫气息的城市时,我才豁然发现念中与家琦的爱情真正的珍贵。在海南的分手,即使是因为误会,但念中和家琦都已经切切实实地在这段感情里伤得伤痕累累,而这种伤害,来源于他们都认为对方并不爱自己。对于一段感情来说,没有比这更致命的伤口。但即使如此,他们却从来不曾对自己的心说谎,由始至终,或许家琦会责怪念中的不勇敢,或许念中还会心痛家琦对感情的不专一,却从不曾对自己否认和放弃过心中对对方的挚爱,即使明明知道或许一辈子都不可能重逢,这种深情会得不到任何的回报。当念中面对着贫病交迫的生活,却咬牙坚持,当家琦被好赌的母亲一次次地劝说嫁入豪门,却依然坚持用自己的双手来支撑困窘的局面,他们不约而同地来到灯火辉煌的伦敦桥,凝视着手中的绿宝石项链,仿佛只要这样,就可以找回面对一切的勇气。而我知道,其实勇气来自他们对彼此的爱,我很难形容这种爱情的奥妙,它仿佛一粒种子,一旦在心中萌发,无论会如何演变,成长或是颓败,只要你触摸到它的存在,它就会带给你希望和力量,,便可以坚持着孤独而坚强地走过自己困顿的人生。

于是,我毫不讶异他们会在茫茫人海中重逢,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恐怕上天还是不忍心不给他们这样的眷顾。似乎看到了他们在重逢之后的种种,我才真正彻底地被这份爱情而感动:我感动于念中在误会家琦自甘堕落,去墓地埋葬所有属于他们的回忆之后,还那样坚决地对佩妤说“我的心不在这里,在我梦里的屋顶上。”而梦里的屋顶,只属于他和家琦,即使埋葬了回忆,也无法从心里抽走,从心底背弃;我感动于家琦在误会念中和佩妤相爱,却在念中拿出收藏所有属于他们回忆的盒子之后,那样感动地抱住了念中。仅仅是一个解释,仅仅是一霎那间的表白,她就可以放下所有的疑惑,感受实实在在的幸福,而不去追问任何的事。因为即使在她看到佩妤亲昵地靠在念中身上的时候,在她内心的深处,总还是坚持相信着念中,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或许家琦和念中给我最深的感动,就是他们始终都是爱得真诚而纯粹的人,没有任何任何人和事可以介入他们的感情——念中不会计较家琦有一个好赌的拖累他的母亲,家琦也不会因为有这样的母亲而自卑,拒绝和念中在一起,因为他们知道,假如彼此的处境互换,他们还是会选择对方,经过了海南的犹豫和错过,经过了奇迹般的重逢和相爱,自卑对于他们来说,似乎已经微不足道。

欣赏念中,应该是从这里开始,因为他对感情的坚持和坦白。无论当初有着怎样的理由,在海南的错过,责任最大的都是念中,然而,在英国的岁月里,我终于看到了他的蜕变。一直以来,我最反感的就是纠缠不清的三角恋情,尤其是被恩情所阻挠的爱情。世人似乎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一种逻辑,即使一方从来没有爱过另一方,但只要另一方对他付出过真诚的感情,处处为了他着想,他仿佛就欠下了一笔债,理所因当地牺牲他真正的爱情,来成全他必须回报的恩情,否则就是自私。于是所有狗血的剧情就此展开,男女主角困在数不尽的误会和干醋中,把好好的一段感情搞得伤痕累累,然后惨淡分手。

所幸的是,念中和家琦从来没有走到这一步,在对彼此的感情不确定的时候,他们就莫名地信任着彼此,更何况现在,他们已经对彼此许下了一生的承诺。所以,尽管出现了佩妤这样在我所看过的所有三角恋情中最有杀伤力的第三者,却丝毫没有影响家琦和念中的感情。家琦没有因为自卑而在佩妤面前退缩,念中也没有因为欠佩妤的恩情而舍弃家琦接受她。他恰当地把握着分寸,婉转而又明确地拒绝了佩妤,在这件事上,他完全没有责任,因为他和佩妤自始至终没有暧昧不明的关系,一切只是佩妤在假想。或许有人说,佩妤对他那么好,没有佩妤就没有现在的念中,念中的拒绝太绝情,但是,即使欠了恩情,也不应该用爱情来偿还。念中用心地照顾着情绪反复,身体虚弱的佩妤,而家琦无比信任地看着念中照顾着自己的情敌,然后,一起幸福地携手走出,令佩妤再也找不到挽留的理由。这样的一份感情,在我的心中无比珍贵,因为爱情中最珍贵的是诚实、信任和坚持。

倘若你问我,世界上最可怕的力量是什么?我会回答,命运。是的,只有命运可以轻易地摧毁承诺,可以将唾手可得的幸福击得粉碎,而念中和家琦的爱情,终究输给了他们的命运之轮。长久的分离,可能的误解,都没有动摇彼此,于是上天开了一个最残忍的玩笑,在他们最贴近幸福的时候,将他们推落了痛苦的深渊。死亡露出狰狞的面目,以最残忍的方式,宣告他们的幸福的灰飞烟灭。

我无法形容念中在坠机的死亡名单上看到家琦名字时的感受,我只看到画面上的念中几近崩溃的表情。在此之前,念中已经因为家琦的不告而别苦苦寻求答案而心力交瘁,他以为自己已经掉到了深渊的底部,但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明白在沼泽中没顶的感受,那是一种可以令人窒息的无力和刺痛。

心死的悲哀是怎样的?在念中的身上,我看得那样清晰。在得知家琦死讯以后的那些日子里,我没有再看到念中任何悲痛到难以自控的行为,但是,却感受到他仿佛被抽走了所有生命的活力。在他和佩妤回到上海以后的那场欢迎派对上,他如同局外人那样坐在不起眼的角落,漠不关心地看着不属于他的欢乐,甚至连那个他应该怨恨的亲生母亲,在面对她时,我也看不到任何怨恨的情绪,他就那样轻易地,无声无息地隔绝了自己,远离了所有的快乐,就连怨恨,也都变得毫无意义。即使在他失意地远走英国时,他的生命里至少还会有一些期盼,会因为家琦和聂凯的幸福而得到一些安慰,但此时此刻,生命的轨道俨然已经失去了方向。

于是,真的要感谢佩妤的存在,才使念中没有继续在悲伤和绝望中沉溺。这并不是因为她的爱和善解人意,使念中获得了安慰,获得了重生,而是因为,她的大度和全心全意的付出,令念中看清了自己生命中另外的意义。在念中当众拒绝了佩妤父亲提出的婚事以后,佩妤却毫不计较自己的面子和感情受损,反而陪着他到英国去散心,鼓励他振作,无论什么人,都不可能不为之动容。所以,当佩妤决定要永远地离去时,念中骤然发现,这个女子对他的深情,已经超过了他能够坦然负荷的界限,他知道佩妤的离去,就如同他失去家琦,从此陷入心死的悲哀,而他太了解那种感受,所以不忍让佩妤也陷入这样的悲哀。

其实他明白佩妤对他的深情,却在那一刻才真正了解这份感情的深刻,于是他别无选择。我想任何人在那个时刻,都不可能不接受佩妤,所以,当念中出现在机场,佩妤幸福地向他飞奔过去的时候,我谅解了念中此时无爱的接受,至少在这一刻,终于有一个人得到了幸福,即使这种幸福并不真实。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很多人说念中自私,有时候,我很希望念中能够自私一点,倘若当时他能够自私地任佩妤离开,或许他与家琦这第二次的错失,就不会演变成永远的错失。

 

第三章           遗憾篇

相见不如怀念。

看到念中与家琦的重逢,我深深感受到了这句话中的无奈和遗憾,也隐约看到了这段感情悲剧的宿命。

假如说英国的错过,仅仅是因为造化弄人,那么当他们各自回到海南,回到这段感情的起始之地以后,这段感情却渐渐展露出它悲剧的实质,因为此时此地,这段感情的主导权已全然不在他们的手里。

念中与佩妤的婚约,多多少少让人感到有些突兀,因为念中一直到病房中举行婚礼时,才说出那一句“佩妤,嫁给我好吗”。那么,这次订婚又该是如何促成的?我只能理解为,他实在不懂拒绝,也找不到理由拒绝。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婚姻却常常是两家人的事情,无论如何,在两家人的心中,这两个年轻人在一起,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于是,一场隆重的订婚仪式在海南在最华丽的酒店中举行,仿佛童话中的王子与公主最终的结局,而这也成了念中被人指责对感情不负责任的最有力的证据——既然不爱,你又何必接受这个婚约?

但在我看来,这仅仅是一种约定,或许从责任的角度,我可以苛责念中的不负责任,但是从感情的角度,如果任由这个婚约继续下去,又何尝不是另一种不负责任?我相信,念中如果真的和佩妤结婚,这一生都会善待她,给她幸福,可是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以为家琦已经去世。这并不是说,他自私到用佩妤来填补感情的空缺,而是当最爱的人出现在他的身边时,他根本已经无法保证自己能不能再全心全意地给佩妤幸福。他很清楚地知道,在他的心里,从不曾放下过家琦,从他知道家琦的心意也从未改变的时候,他就不可能再给佩妤真正的幸福。

只是这一次的抽身离去,远没有在英国那么潇洒和轻易,正如念中所说的,他欠了佩妤很多,而且,他并不是一点也不在乎佩妤。于是,原本劫后重逢的欢喜被悲哀取代,念中与家琦的重逢是那样压抑而令人心痛,曾经以为的远隔天涯,曾经以为的生死两茫茫,都比不上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的疏远来得伤人。看着念中不顾一切地飞奔向音乐教室,悲喜交集地对家琦说:“你怎么可以一点消息也不给我,聂凯说所有的答案都在你这里,可是我现在看到你,我忽然发现,所有的答案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还好好的。”时却换来家琦冷冷淡淡的一句:“早知如此,还不如让我死在你的记忆里,那一定会是一个很凄美的结局”,我想,我更心疼的是家琦,当我作为一个局外人都为念中的表白而感动得唏嘘不已的时候,深爱他的家琦,却要面对着他说出那么多刺伤他的话,又该是怎样的心情?更何况,他们身处的是他们的爱情萌发的地点。

在这一瞬间,我突然发现,相爱的人之间那一句“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和你一起分担”其实是最不可靠的誓言,因为只有你真正面对绝望的时候,你才会知道,你根本做不到。就像家琦,如果瘫痪的是念中,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留在念中的身边,可是换作她自己,却绝不可能。坚强若此的他们,在最残酷的现实面前,终究还是不能免俗。所以,家琦作出了一生最不负责任的决定,接受了聂凯,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想家琦确实是抱着自私的想法,因为这是唯一能够令她远离念中的方式。可是,对于一个对生命都失去信念的人来说,这时的自私,只能说是溺水的人捞到了一根浮木吧,她不曾想过未来,更不曾想过念中还会重新出现在他的生命。

倘若一定要说念中与家琦接受佩妤和聂凯是自私的决定,那么,他们确实为他们的自私付出了同等的代价。从重逢的那一刻起,家琦和念中便一直沉溺在无法挣脱的纠结的痛苦中:为了报答聂凯,家琦不断地欺骗着念中,隐瞒着车祸的真相,一次又一次做出决绝的举动,让念中不得不相信家琦的失踪,是为了她深爱聂凯,她甚至放弃了重新站起来的信念,只因为她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为了报答佩妤,念中依然留在了佩妤的身边,并且承诺会努力放下家琦。我相信他们努力接受佩妤和聂凯的心是真诚的,他们真的努力过,只是最终还是失败了。

记得念中无意间听到了家琦在英国出车祸的真正原因是想拿回那个装满他们的回忆的盒子时,恍然明白一切的他用力地捂住自己的嘴,任凭眼泪肆意地落下,他艰难地忍着,直到家琦和庆珠走远时,才能够以几乎自虐的方式肆意地释放自己的悲伤和震惊。这个近乎崩溃的画面,我同样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只是在那一幕以后,我想我可以原谅他们所有为了爱情自私的举动,倘若那些举动真的可以称为自私的话。在这段感情里,他们为别人承受的已经够多,已经超出了可以承受的范围。

当念中向佩妤退还订婚戒指,当家琦终于坦白地对聂凯说出自己不可能爱他,或许他们是残忍的,可是,我委实想不出更好的决定。即使他们可以违心地接受这两个他们很感激却又不爱的人,他们又能够给他们什么?是感激还是内疚?记得《人龙传说》里,周处曾经对叶希说:“真心真意爱一个人,是不应该内疚的”,而我只知道,内疚是不可能带给对方任何真正的幸福。我不能说,聂凯为家琦付出得不够多,但是我相信,换作念中,他愿意付出的不会比他少;我不能说,佩妤不如家琦,事实上,你几乎说不出你不爱她的理由,可正是因为如此,念中更不能欺骗她,说出爱她的谎言。这本来就是一个困局,怎样解都不可能圆满,我们可以选择的,只是坚持自己的心吧。

所以,念中和家琦终于决定背负着犯罪感来坚持自己的心,这种坚持,让家琦重新振作,站起来面对自己的人生,令念中回到了海南,面对他没有解决的残局,也令他们面对他们彼此的家人对这份感情的反对,面对聂凯和佩妤。

有时候我很好奇,为什么上天总是可以让已经遭透的情况变得更糟,现实,总是残酷得超过我们的想象和承受能力。从家琦和念中再次接受彼此的时候,我所看到的,是他们幸福的笑容,可是,我更看到笑容背后的不安和内疚。尽管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对彼此承诺要坚持这份感情,每一次都会令我感动,可是这一次次的承诺,却恰恰证明了他们内心的脆弱,责任、自责和爱情之间,已经形成了一场拔河,势均力敌,只要有一点点的变故,就可能完全改变结局。所以,他们必须互相鼓励,互相扶持,才能承受内心的压力。如果可以,他们很希望可以彻底走出聂凯和佩妤的世界,如果可以,他们不想再亏欠任何人,然而现实还是让他们不得不接受这两个他们最不想亏欠的人的恩情。为了洗刷念中的的不白之冤,聂凯和佩妤倾尽全力,尤其佩妤,几乎因此而惹上官司。面对佩妤的牺牲,聂凯的恩情还有佩妤父亲诚恳的托付和完全的信任,念中平生第一次迷惘了,并不是因为作为凌家女婿可能拥有的的名誉地位,而是因为这份恩情太过深重,他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

于是,才有了片中最感动我的一段对话:

“如果一个人,受了别人很大的恩惠,却无法回报,会怎么样?”

“好一点呢,会被人唾弃。”

“那坏一点呢?”

“会天打雷劈吧。”

感动于念中此时释怀的笑:“那好,这些我都受得住,你就让我受吧。”

感动于家琦此时善解人意的安慰:“别人唾弃你的时候,有我赞美你,天打雷劈的时候,你可以躲到我的怀里。”

或许,这才是完美的爱情应该有的模样。

可是,与此同时,我也不得不看到,这已经是他们对内疚承受的极限,因为这些话,其实真正来说,是对自己的诅咒。

所以,结局真的是一个很难令人接受的结局。原本以为,当念中坚决地离开凌家,当念中死里逃生,从死亡边缘走过,当家琦的母亲终于接受了他们的婚约,当聂凯和佩妤终于决定放手,这段爱情应该已经经历了世间所有的困难而得到上天的祝福,可是,一切竟然还是在这个时候完全地逆转。

在整个故事中,其实那些反派真的很少引起我的关注,因为念中和家琦太过坚强,他们的作祟根本不能动摇什么。可是,直到结局,我才不得不承认,他们真的成功地制造了悲剧。唐世杰,这个一直被我忽略不计的人,他的一把火,彻底烧断了家琦和念中的爱情和幸福。原来,所有的苦难,换不到命运的怜悯,所有的坚持,敌不过残忍的现实。

如果说,在佩妤为救家琦而烧伤昏迷以前,念中还可以任由自己离开她,追求自己的幸福的话,那么在他看到病床上的佩妤面目全非的样子时,他和家琦就真的回不去了。因为他一直认为,佩妤是那么美好,那么出众,即使离开了他,还是会有幸福的可能,可是到了这一刻,连这个理由都已经不复存在,他再也不可能逃避自己的责任。

“无论我做什么决定,你都会支持我的,对不对?”

念中问家琦,家琦没有回答,只是决绝地转身离去,或者,这是此刻唯一爱他的方式,又或者说,念中对佩妤的偿还,并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家琦,毕竟佩妤受伤,是为了救家琦。

“连月亮都会有阴晴圆缺,我们凭什么这么笃定?”家琦无限悲哀地说着这句话,给与念中最后的拥抱,所有的无奈,就这样静静地永远留在了生命最初的海滩。我一直在想,如果念中是一个有一点点事业野心的男子,又或者家琦是一个有一点点贪慕虚荣,贪图安逸的女子,或许这个结局并不会让我们觉得这么悲凉。而事实是,对他们来说,在三亚时一起当街卖烧烤的日子,可能才是最幸福的。留在佩妤身边的念中,可能会获得很多:金钱、地位或者是事业的成功,然而最大的讽刺是,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最后一次的错过,也是永远的错过,一切都只因为,爱情或许很珍贵,可是在现实面前,它却常常是最早被放弃的。

绿宝石的传说,或者真的是一个预言,无论如何,他们的心永远在一起,可是却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其实很喜欢结尾的镜头,念中独自走在海滩,微笑着仰望天空,耳中塞着家琦留给他的MP3。明朗的天空,湛蓝的海水,属于回忆的微笑,至少会让我相信,他会很好地生活下去,至少,在回忆的时候,他选择了让自己记住那些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28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